大法弟子杜国聪三年中遭大庆劳教所30恶人残酷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2002年3月,大庆市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绑架进大庆劳教所。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恶警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毒打、迫害。刚去劳教所时,首先是脱光衣服进行所谓的“安全检查”,其后是被关进小号被四个刑事犯严厉看管一个多月,在这期间,不准离开小号半步,吃住、行一日生活与外界隔离。

2002年5月,杜国聪被押到一大队严管,强制重体力劳动。在恶警副所长王咏湘、副大队长王英洲的指使下,数刑事犯每天多次毒打杜国聪,多次将他打昏在地后,再把他架起来,其他犯人继续拳打脚踢。在连续折磨毒打的半个月里,恶警副大队长王英洲多次找来卫生所长姜所长,连续四天四次给杜国聪注射杜冷丁,多次灌镇痛片、消炎药。连有正义感的干警和犯人都看不下去了,私下背后议论,这样下去要整死人的。但是刑事犯赵金发、李春龙、费庆威等人只听副所王咏湘、副大队长王英洲的指使,把杜国聪的身体当练武场和沙袋。

刑事犯施暴都是根据恶警们的策划,大多在厕所、卫生间、水房、小号、恶警值班室、休息室,常用的各种手段及工具是:拳脚打、胳膊肘、木方子、2米长的六分胶皮管、灌屎灌尿,浇凉水(每次最少一个多小时,最长达4至5小时)。不能出操、干活,刑事就犯架着他逼迫出操、干活。一次6、7个刑事犯在水房对杜国聪施酷刑时,杜国聪刚喊,几个犯人掐住他脖子不让他喊,犯人李春龙拿来木板一下胳在杜国聪的脖子上,几个犯人一起压,把杜国聪的脖子胳肿了,昏了过去,醒后说不出来话,半个月之久说话、吃饭都困难。刑事犯人费庆威对杜国聪更下毒手,专打杜国聪的心窝和心脏部位,有时垫上垫子打,说这是恶警教的,这样打成内伤表面还看不出来。费庆威在被劳教期间因恶习不改,在偷干警的钱时被发现而自残,其生活不能自理时,杜国聪照顾过他。杜国聪问费庆威为什么这样对待他时,费庆威称因为恶警王咏湘、王英洲答应给他减期。杜国聪问他说:“你不怕报应吗?”费庆威说:“不怕,下辈子变狗就去吃屎!为了减期早回家,就打你们啦!”

2002年10月─2003年3月,在这五个多月里,黑暗邪恶的大庆劳教所里,一大队、二大队对所有的几十名大法弟子进行了邪恶的镇压和残酷的迫害。杜国聪被关进小号,每天坐20公分高的小板凳坐20个小时,连续坐半个月,被四个刑事犯监管,每天只有半夜12点到早三点让休息,早三点强迫起床继续坐,两犯人倒班看管,杜国聪每天都被包夹犯人折磨毒打数次,四犯人分别是赵金发、张铁、郎玉柱、赵军民,它们把新塑料袋套在杜国聪的头上至脖子上,用绳捆紧后,四犯人同时各吸几支烟,把烟用细塑料管轮番吐进用烟熏。犯人把大蒜扒了放饭碗让其吃,扒光衣服绑在老虎凳上,铐上脚镣手铐,浇凉水,10月的东北北风卷地,雪花飘飞,恶人们在恶警们的指使下大开窗户、大开门,并用自制的喷水器不断喷水浇,几个犯人用胶合板扇风,用小木方塞在嘴上用绳子捆住不让喊,有的犯人找来木方子打,几个犯人一夜穿棉衣、棉裤捂上被子还觉得冷。恶人从晚8点到第二天12点,对杜国聪进行长达16个小时的折磨毒打。

恶警副大队长王英洲仍妒嫉气恨,叫四个包夹犯人把杜国聪拖去水房接上水管继续浇凉水1个多小时,并叫犯人拿来刷鞋的大板刷子刷杜国聪的背,一边刷一边浇凉水,钻心透骨的疼痛、麻木使杜国聪昏倒在地,恶人这才罢休。

那些包夹犯人大多是被判过刑、被多次劳教、关押过的刑事犯。它们把警察对他们用刑的那套全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杜国聪曾问过包夹犯人,谁指使的?它们称都是王咏湘、赖仲辉、王英洲等恶警们指使的,它们拿到指令才动手的,有指令,怕什么!整死了,王大队担着。

2002年10月间,恶人赵金发等犯人把杜国聪的衣服脱光,让他蹬着,用脚踢他裆部睾丸小便等处,把杜国聪的小便都踢肿踢黑了,致使半个月上厕所都困难。

2002年10月至12月间,杜国聪被关进小号,不让吃饱,每顿只给半个馒头,一口汤。

2002年11月的一天,恶警李海涛指使包夹犯人脱光杜国聪的衣服,以进行所谓“安全检查”为由后,用两米长直径为6厘米的胶皮管抽打杜国聪数次,多次将他打倒在地后,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用皮鞋踢他的鼻子,顿时鲜血直流,鲜血湿透了号服上衣裤子,地板上也淌了很多鲜血,恶警李海涛才住手后,并气恨的说地说:“谁要你写劝善信给我?谁叫你指证我打法轮功的。还是使用暴力镇压过瘾。”接下来又叫四个包夹犯人拖杜国聪到楼下水房,用拳脚、胳膊肘、木方子轮番毒打近两个小时。

2002年11月初的一天,恶警副大队长王英洲把杜国聪叫去办公室,随即关上门就打,拳打脚踢近一个多小时,杜国聪多次被打倒,把他架起来靠墙继续毒打,王英洲直到打不动才停止。杜国聪问他:“为什么这样?我与你无冤无仇。”王英洲说:“谁叫你给我写劝善信,谁叫你写信指证我打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你炼法轮功就打你。你告去!你告状最好出去再告,在这里告状是没有用的,这里是专政场所。”“就是要迫害你们!”“就是妒嫉你们!”是啊!

大庆劳教所一大队2002年因镇压迫害大法弟子10多人,被大庆司法局给记集体二等功,这就是大庆劳教所一大队邪恶们的罪证。

2002年11月中旬的一天,恶警副大队长王英洲把杜国聪叫进办公室,进门就一阵拳打脚踢,王英洲一边打,一边骂。王英洲每次打完后都要叫犯人给杜国聪灌镇痛片、消炎药,不吃就从他更衣柜里取出钳子、螺丝刀,撬开嘴就灌。

2002年11月下旬的一天,王英洲又把杜国聪叫去办公室,采取前几次同样的手段,折磨、毒打近1个小时,过后又叫犯人带去水房脱光衣服浇凉水。杜国聪的精神、肉体受到极大的摧残和迫害,致使他经常头晕、眼花、精神恍惚、记忆不清,呕吐等症状。

2002年11月的一天,由于一大队长期对杜国聪进行了长期的折磨、毒打迫害,杜国聪要求去医院检查,恶警王英洲不让,并恼羞成怒的叫包夹犯人张铁、郎玉柱扒光杜国聪的衣服,架着他当着40多犯人的面进行游街,王英洲说:“谁能证明杜国聪有伤,如果说是满身是内伤还差不多。”恶人赵金发说:“打死也没事。转化一个能减二十天期,就是打死也不怕,有王咏湘副所长,王英洲副大队长撑腰。”并说:“王英洲副大队交待了,打死了有死亡指标,他给撑着。”

由于大庆市劳教所的邪恶和邪恶的一大队对大法弟子杜国聪进行了长期的系统的一系列折磨、毒打迫害。2003年7月的一天晚上,杜国聪突然昏倒,口吐大量淤血,约有小半洗脸盆,后送大庆人民医院急诊检查,医院要求立即住院,可劳教所拿大法弟子的生命而不顾,又拉回劳教所。由于长期的强迫重体力劳动折磨迫害,几年来致使大法弟子杜国聪血压严重偏低,血压50/80,60/90,视力下降,经常头晕眼花、供血不足、呕吐、消瘦。

杜国聪在被非法劳教的三年中,不准打电话,不让与家人接见,并先后被劳教所恶警、刑事犯人30人折磨毒打过。

坚信和修炼真善忍是大法弟子的信仰,维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做好人是公民的权利和义务。那些还在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住手吧!善恶终将有报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