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三水妇教所设黑房子秘密残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26日】广东省三水妇教所设有秘密的黑房子,专门用于迫害坚定的、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所用手段是指令两个心狠手辣的吸毒者看守一个大法弟子,墙上贴满诬蔑师尊和大法的污言秽语,强迫弟子念,不念就打;长时间蹲坐,长时间坐小板凳,长时间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如弟子绝食抗议,就采取野蛮灌食的手法,故意加重弟子的痛苦,电棍、吊挂、长期锁铐等都是那里的惯用酷刑。只要不屈服,这种酷刑系列就会无穷无尽的施展下去。三水妇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极其严重,严重的超过人们的想象。这里,仅就了解到的一些零星情况,向世人曝光。

1、陈少清,30多岁,教师,已经三次被关入黑房子。第一次是2002年3-4月份。为了逼迫她“转化”,恶人将她关进黑房子,长时间不准解大小便,长时间不准睡觉,她绝食抗议了20多天。在黑房子里迫害了将近2个月,她一直坚决抵制,不配合恶人的任何指令,这一次恶人没有达到目地。

2003年12月-2004年元月,恶人再次将她关进黑房子迫害,依然是不准她上厕所,不准她睡觉,她绝食抗议了很长时间。恶人对她野蛮灌食,她抗议,恶警就把她送至医务所,强行灌食。她坚决抵制,抗议,恶警指令吸毒者用力拖,她坚决抵抗,竟然拖破了三条裤子,皮肉都被磨破。管教梁桂玲阴森森的威胁她说:“再不吃饭,我就在你的脑袋上开一个洞,给你灌食。”

恶人为了强迫陈少清“转化”,断绝她的生活日用品来源,不准她买卫生巾,更不准许其他法轮功学员帮助她。来例假,她只有用破布头顶替。恶人对她的监控非常厉害,把她隔离起来,不准任何人接触她,害怕她讲出受到迫害的真象,曝光其邪恶行径。

2、田惠英,40余岁,被恶人直接从强制性“转化班”送到三水妇教所。被抓后,其不修炼的丈夫离家出走,丢下两个年龄不大的孩子,无人照料。妇教所邪恶的管教用其精神肉体连续不断的折磨方式,强迫她“转化”。在高压下,她曾经被迫写了所谓“四书”,清醒后发表声明作废。

恶人接着用流氓方式迫害她。妇教所有人见到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后来被迫害得精神有些失常,晚上无法睡觉,人显得非常憔悴。恶人怕迫害她的真象曝光,也将她与其他学员隔离,不准任何人接触她,与她说话。后来恶人害怕夜长梦多,干脆把她秘密转移到其他大队,还撒谎说她“已经出去了”。其实,她还在被关押着。

3、薛爱梅,30岁左右。2003年11月在深圳被恶人绑架,被非法送到三水妇教所。她抗议这种违法迫害信仰的方式,2003年12月后,绝食抗议长达52天。劳教所管教将其母亲找来,劝她吃饭。在亲情的引导下,她曾经吃了一点饭。有人见到她,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不稳,目前仍然在妇教所受着迫害。

4、戴英,深圳宝安人,40多岁,其丈夫被当作深圳市的大法负责人被判刑后,她到北京上访,邪恶之徒将她判刑。在监狱里,狱警把她弄到地下室,用电棍电,加以凶狠的毒打,打至她眼底出血。在狱中,其曾经做过中共高官的离休父亲去世,老家的公安机关曾经出面要求监狱同意她回家奔丧,未得到批准,后经过医院检查,其身体不适合在狱中服刑,获保释外出。

回家后,一举一动皆受到监控。后因有大法弟子到家中探望,被再判劳教两年,因身体不适合劳教场所,被保外。

5、其他如余德惠(30多岁)、徐鸿雁(外语教师)、许建瑛等大法弟子因妇教所严格封锁大法弟子的消息,目前未能了解到她们受迫害的具体情况。

劳教所直接责任人:二大队一分队队长梁桂玲。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