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海南省艺术学校教师张晓彤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27日】张晓彤原籍吉林省四平市,出生于1958年11月。她心地善良,性格开朗,多才多艺,毕业于某音乐学院,擅长作曲,任职于海南省艺术学校,在校教授钢琴弹奏。

张晓彤因修炼法轮大法、坚信做人应以真善忍为准则,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于2005年3月10日18时在海南省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46岁。

张晓彤的丈夫宋岳胜是雕塑家,也在省艺术学校任教。现在也被非法判刑、关押。

1995年(具体时间不详)张和她的丈夫宋岳胜有幸在海口得法,修炼后身心受益。宋岳胜九十年代初,在海口市曾遇一群持刀歹徒抢劫他的摩托车,当时他全身被砍13刀,一只脚的后脚跟被砍断,造成他后来走路异常困难。特别是上楼梯,他需要先上一只脚,然后双手抬举另一只脚,手把着扶手艰难的移动脚步。然而修炼大法后,他能健步如飞。艺校师生亲眼目睹宋老师的神奇变化,在他影响下多人走上修炼道路。

张晓彤夫妻俩积极参加弘扬大法,拿出自己节省下来的钱买书送给贫困的人,并辅导新学员学法、炼功。

1999年7月20日,中共调动国家军队、警察、新闻广播、电视、报纸、所有的政府职能部门,竭尽流氓之所能,制造谣言,疯狂无理血腥的迫害法轮大法,接着对法轮大法弟子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精神上摧残、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一系列邪恶镇压政策。中国大陆霎时天昏地暗,江泽民和共产党将中国推入了历史上最恐怖的时期。

张晓彤夫妇与众大法弟子得知镇压消息后,本着大善大忍的胸怀向海南省政府反映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的正面形象,制止迫害、还法轮大法清白、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1999年7月23日,公安以她多次上访为由,将她非法拘留关押在海甸治安拘留所。当时很多上访的学员都被非法拘留。拘留所监仓里人满为患,晚上竟没办法躺下睡觉。她丈夫亦曾被非法剥夺自由。由于当时有部分领导指出因上访而拘留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1999年8月4日被非法关押在海甸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体释放。

1999年7月底、8月初,她的丈夫宋岳胜被公安非法抓捕后进行了连续7天七夜的超长时间违法的车轮式的审讯。七天七夜后,那些公安累了,睡着了,宋从容的离开了魔窟。随后数名公安为此遭到处分。恶警疯狂报复,连续在海口市抄了几户大法弟子的家。

1999年7月20日以前,海南省大法弟子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早上6点在海口市万绿园晨炼。万绿园管理处的领导也同意学员去那里炼功。学员自愿参加。每次有少数学员自动带去录音机、喇叭先行做好准备好,他们不求名、不求利、只积功德。这是师父的教导。每当这一天,会有几千人自动排着整齐的队伍,按照师父的口令按时炼功。炼功结束后,大家自觉的捡拾地上的垃圾和常人扔下的烟头,保持草地的干净整洁。

1999年8月8日是8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天。这天仍有200多人自发的、按惯例到万绿园晨炼。大约早晨7时左右,突然来了大批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防爆警察,高压水车也来了。它们将炼功的群众团团围住,全部抓走。张晓彤那天也在其中,她的丈夫没有参加。她被抓后,填写完姓名住址,由她的单位接回去。事情过后,海南省安全厅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将集体炼功一事上报了中央,江魔知道后气急败坏。“指示”从中共的中央到海南省委和政府一级一级的压下来,要严惩主要组织者。1999年8月中旬,宋岳胜、陈元等学员在太原市与当地学员交流时被非法抓捕。海南省政府趁机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宋岳胜头上,宋因此被非法判决有期徒刑12年,至今仍被关押在海南省少管所狱中。这就是“八·八”事件。其实宋与“八·八”事件毫无关系。况且所谓的“八·八”事件完全是一次自发的群众炼功活动。

1999年9、10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但张晓彤从来没有退缩过。她一次次上访,一次次以慈悲之心向世人讲清真象。期间她多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并被警察抓去关押、审讯。北京警察不给学员吃饭、喝水、睡觉、甚至也不准上厕所。之后,她被海南警察抓回海口市继续迫害,被关在海口市第二看守所,并多次去抄她的家,拿走大法书籍和炼功音乐带。直到2000年初将她释放。

2000年3、4月间,因张拒绝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名,又遭绑架。被关押在海口市白龙南附近的一个街道办事处。她曾亲眼目睹大法弟子闫立有因为炼功长期被双手吊铐在街道办的窗口上。闫也是因为拒绝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名而遭到酷刑折磨的。一个月后,闫仍然拒绝签名,被非法送去海南省男子劳教所。2004年4月12日闫立有被迫害致死。张晓彤因是宋岳胜的妻子(当时宋未被所谓“转化”),恶警对她進行超长时间的非法审讯,但邪恶没有得到所要的结果。因海口市所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已经爆满,遂将她长期关押在某县看守所。她以绝食抗议邪恶的暴行。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折磨,使她的肉体和精神造成极大伤害。她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病症,生命垂危。邪恶的610不得不通知艺校接她回校。回校后,仍让她住在学生宿舍。居住环境非常恶劣,楼下是学生食堂和厨房,她每天被油烟呛着,虚弱的身体深受其害。学校派专人看守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不让法轮功学员跟她接触,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2001年元旦,海口市多处天桥上出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横幅标语。2001年1月4日,恶警又将她抓去审讯。一同被的还有女学员小刘。刘的丈夫即前面所说的闫立有。恶警怀疑横幅是她们挂的。张和刘分别被关进海口市第二和第一看守所。其间恶警多次对张進行超长时间非法审讯并殴打,结果还是查无根据。在她们被关押三个月时,张的身体已经受到极度摧残,全身水肿,眼睛几乎被浮肿的眼皮盖住,腹部明显肿大,有气无力,再度生命垂危。2001年4月4日才不得不将她们释放。

回校后张仍旧住学生宿舍,仍旧被限制人身自由。身体情况每况愈下,腹部肿大象孕妇一般,医院诊断她患了白血病。

经过多次住院治病、化疗,身体仍极度虚弱,完全靠药物维持生命,生活极度困难。她在海南省只有夫妻二人,没有小孩,也没有其他亲戚。她曾多次向有关部门提出要求,让丈夫宋岳胜暂时回家照顾她的生活,每次都遭到政府部门的无情拒绝。很多法轮功学员偶尔去照顾她,大部分遭到校警的详细盘问、驱逐和恐吓。

直到张晓彤病危,政府部门才让宋在恶警的监视下到医院探视她,然后匆匆把宋又送回监狱。在仅有的几次探望后,他们夫妻就从此天人永隔!

张晓彤被罪大恶极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致死,这笔帐一定要邪恶偿还。在我们悼念我们的同修的同时,让我们用我们强大的正念,共同清除共产邪灵!还人世间正法、正道、正气,还人类道德、善良、正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