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共利用“无神论”迫害信仰自由(三)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31日】(接前文)

四、“无神论”是“有神论”中的一个边界特例

“无神论”和“有神论”谈论起来,在很多时候,相对而言,“无神论”者容易觉得自己比较现实,从而感到有理,而“有神论”者感到虚空一些,毕竟看不见摸不着。其实,“无神”“有神”看起来水火不容,经纬分明,但是,如果我们从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观的视野来考察“无神论”和“有神论”,将会看到一些有趣的现象。

以佛家的世界观来说,有另外空间、轮回转世、高层生命、善恶有报、贫病灾难等不幸皆可统一为“业力场”所致(寻找统一场一直是物理学家们的追求)等等。如果“有神论”对神的认识是个相对的概念的话(不同的宗教信仰,认识也各不相同;同一信仰之中,信徒的认识程度也不一样),那么,当世界观退化到“一个空间,轮回一次,没有高层生命,善恶无报”就变成“无神论”了。

也就是说,“无神论”其实是“有神论”在最低层次的一个边界特例。

有了这个认识,我们就能理解,从一个更宏大的世界观的视野来看,“无神论”比“有神论”要局限得多,实在没有比“有神论”更加“理直气壮”的理由。

事实上,用“有神论”看待世界比作为其一个边界特例的“无神论”要深刻广泛得多。许多现代科学无能为力的东西,都变得很容易理解了。比如说,现代医学看人就看这一生,最多考虑遗传因素,而按佛家的“有神论”,人有生生世世,这一生的病很可能是过去世种下的,而且人在另外空间还有生命的体现形式,造成病的原因可能是历史上做了不好的事,那么这个模型系统就比只看这一生的模型要广阔得多,后者难免有些坐井观天之感。再如,夫妻不和,或者命运坎坷,“无神论”者看到的就是现在的情况,而按“有神论”,这一世的恩怨是由于一辈辈的恩怨积累的善恶相报。可以看出,“有神论”完全是从一个更宏大的视野来思考问题。

在开拓视野和开启新科学方面,“无神论”实际上是限制了人们的思维,阻碍了人类的创造力。人要不相信另外空间,也就不会去发现那里的生命。人不相信轮回转世,也就不会花精力去探索往世前生和重视今生的作为而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中共统治下把“无神论”作为国家的唯一基础理论,把“有神论”作为愚昧无知横加铲除,人为的为科学研究设置“禁区”。现在的西方科学都在突破过去的一些框框,也在谈多维空间,多重宇宙呢,只不过还停留在数学上的一种抽象概念而已。如果有一天,科学家在多维空间中发现了高级生命,那对“无神论”将是致命的打击。

五、中共把“无神论”变成了政治工具

1.“无神论”原本是一门学问

在东西方,历史上有不少“无神论”的代表人物。东汉的王充(《论衡》),南朝的范缜(《神灭论》),清初的熊伯龙(《无何集》),都对鬼神现象提出质疑和反驳。西方的许多哲学家比如费尔巴哈(《宗教的本质》),斯宾骆莎(《神学政治论》),罗素(《宗教与科学》)等,都有一些批评神学和宗教的言论。

“无神论”作为一种世界观,在西方社会是一个被人们研究的课题。人们能够自由的作学术研究,包括对“无神论”的研究,这是一个正常社会的正常表现。但是共产党却把“无神论”变为一种统治人民、打击信仰的政治工具。当“无神论”被一个独裁政权利用时,“无神论”就从一种“学问”蜕变成强大、残酷的杀人凶器了。

2.中共为什么要搞“无神论”

共产党以暴力起家,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实现它自己的终极社会。所以,共产党从一出现,就是“反天、反地、反人类”的,只有把“神”排除在外,它才能采取一切暴力形式而无所约束,才能在地球上宣称它自己的人造天国。

中国5000年的文化是集儒释道的半神文化,中国人信神信佛可谓根深蒂固。在经历几十年“无神论”教育的中国,直到今天,中共仍要强势推行“无神论”宣传,就是因为非常难以从人们心中把对神佛的信仰彻底抹杀掉。中共的极端“无神论”不过是从欧洲传到中国的一个政治幽灵,有中共学者把中国几千年来的“有神论”社会宣传成“无神论”为主体的历史,更有人把老子、庄子论及道家修炼内涵的“道法自然”归为唯物主义的“无神论”先驱,这实在是差之千里。

没有了天上的神,无法无天的中共就可以把自己塑造成神了,从而胡作非为。

3.中共如何在搞“无神论”

中共搞“无神论”有两大步骤:舆论宣传加肉体消灭。宣传上是从政治、哲学等各种各样的角度来灌输“无神论”,打着“科学”的幌子,丑化“有神论”,而且不给别人辩解的机会。这几年,为了配合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共还要求在高校加强“无神论”理论专业教育,培养“无神论”人才。

对于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信仰,由于这些是中国历史上传下来的或者是外国传进来的,中共不方便直接取缔,便采用自己组建由共产党领导的所谓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天主教来排挤、取代和变异原本的宗教,从而达到控制宗教进而消灭宗教的目地。

对于那些不服从中共“无神论”的人,中共所干的就是无情镇压、群体灭绝。

六、中共的“无神论”带给了中国人民什么?

1.带给中国科技的进步了吗?

没有。因为在“有神论”普及的西方,科技远远发达领先中国。江泽民在访问美国时问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为什么美国科学这么发达,还有那么多人信教?这真是中共本身的愚昧无知的典型代表。其实,克林顿应该反问,中共搞了几十年的“无神论”,为什么还没有得到一个诺贝尔奖?中国科学院就是中共宣传“无神论”的重要阵地,号召“宣传科学无神论要锲而不舍”。

“科学无禁区”,可在中共的科学里就有禁区,超出它政治上(而非客观真理上)认可的范围就不能涉及,这不是在阻碍科学的自由发展吗?

科痞何祚庥等人说对大自然不用敬畏,要敢于挑战大自然。可是,当大自然要报复人类的时候,不可一世的不信神的人就知道人的渺小了。

2.带给中国道德的升华吗?

没有。恰恰相反,没有了对神的信仰,中国社会的道德水平下滑到了可怕的地步。近年来不断出现的毒米毒油毒茶毒火腿,早已越过“再缺德也不能下毒”这个古老的禁忌,害死婴儿的“毒奶粉”事件,更表明缺乏“诚信”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最严重的道德危机。

3.带给人民生活的安康吗?

没有。没有诚信的社会,没有精神的寄托,没有内心世界来自信神的力量,人是不会幸福的。一个被中共灌输成不信神的老人,在病痛缠身面对死亡临近时的哀叹,“要是有神,那该有多好啊”,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愿望。可是,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人还有来生,就不得不去面对无望无助绝望的等待死亡的残酷命运。中共的“无神论”者们现在也谈起要搞“终极关怀”。可是它们认为“身后是个无”(罗素语),这哪里还存在“终极关怀”的问题呢?“安排好后事”同“灵魂不灭”的“终极关怀”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

结语

在一个普遍不信神的社会里,要对某个信神的精神团体,掀起一个批斗的群众运动,真是非常容易而且会进行的“有滋有味”的。

中共数十年把假说当真理的绝对化的“无神论”教育,那种“科学护身,真理在握”的感觉,使得很多人对“有神论”者充满发自心底的嘲笑、讥讽,觉得信神的人真是如中共宣传的那般“愚昧无知”“上当受骗”,甚至为他们痛心疾首,从而给了许多人以借口,在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对包括法轮功在内的信仰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时,麻木不仁甚至为虎作伥。

二十世纪的一位文学家米兰-德拉有一句名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无神论”作为最接近人的表面感受的理论,是人间的正常现象。这里不是要否定“无神论”,而是想让“无神论”者们,在面对中共独裁强权对“有神论”者的信仰自由进行肆意践踏和丑化诽谤之时,能拒绝配合中共,给“有神论”一个生存的空间。

对神的信仰,是人类对先天本性的记忆,是来自心底里同神之间的一点“灵犀”。“无神论”者们挖空心思的批判逻辑和竭尽所能的排斥否定,对“有神论”者而言,是徒劳无益的。

信神或是不信神,是一个人的基本自由。

马克思主义者有两大预言,一是资本主义的灭亡,二是有神论宗教的消失。可是,资本主义没有灭亡,相反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却走向了末日;同样,宗教不但没有消失,而且在包括科学最发达的国家却拥有广泛的信众。

这些难道不值得“无神论”者们去科学的思考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