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对中学教师詹敏的摧残

更新: 2019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6日】四川成都市新津遥县实验中学教师詹敏,女,今年42岁,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以前患十多种病,修炼后都好了。詹敏为了向政府有关部门讲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进京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因此遭受到非法抄家、罚款、拘留、刑拘、开除工作、非法劳教等迫害。曾五次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刑拘。在成都市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

2003年3月26日,在詹敏被非法关押、劳教2年3个月零26天之后,身体被劳教所折磨得奄奄一息,才由单位于将她接回家。在近一年的时间里,由于没有工作,生活无来源。她向教育局等有关部门及领导多次讲真象、写信,申请要求恢复工作,但仍未得到解决。詹敏被迫外出打工,以解决自己的生活来源。

2004年4月下旬,詹敏家里传来信来说单位找她有事,她信以为真,便向打工单位请了三天假,于4月27日回到家里。当天晚上,詹敏到儿子家看望孩子后,正准备打电话与教育局及单位领导取得联系时,被突然闯进来的五津镇派出所王建军,还有实验中学治安人员等等,强行绑架至五津派出所,并派单位实验中学、居住小区及五津派出所人员通宵看守着。詹敏被迫在派出所坐了一个通宵。第二天,也就是4月28日,当地610等有关部门的指使,又将她从派出所强行绑架至地处新津花桥蔡湾的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这里非法关押着从各地先后绑架来的或从拘留所、劳教所劫持来的大法弟子,采取强制洗脑、剥夺人身自由的方式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法轮功、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作为一个合法的公民,因敢说真话,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反映大法好的真实情况,却被非法开除工作,连出去打工都要遭绑架,起码的生存权利都给剥夺了。

詹敏被绑架到派出所的当天晚上,就绝食抗议绑架迫害、要求放人。被绑架至“洗脑中心”后仍未进食,被关在一间小屋里。洗脑中心的非法人员不许她闭眼睡觉,还企图罚她站。绝食几天后,“洗脑中心”开始对她强行灌食、打吊瓶。

“强行灌食”是最残忍的、最令痛苦的一种迫害方式,詹敏在劳教所就几经强行灌食迫害,几次呼吸窒息。在“洗脑中心”主任的指令下,由教导科殷舜尧指挥、安排、带领周琴等人,将詹敏五花大绑在一张木板床上,用绳子将双脚、双腿、双手都分别固定在木板床上。由于身体被固定不能动,又强制打吊瓶,便对她采用插尿管的方式排尿。而强行给她灌食的胶管从鼻子插到胃里后,也固定在那里,不拔出,想什么时间灌,就什么时间灌。

就这样又是固定胃管强行灌食,又是插尿管、打吊瓶,詹敏被固定躺在木板床上几天几夜不能翻身,遭受惨无人道的身体摧残。经过几天几夜的折磨后,詹敏身体极度虚弱,肝脏隐隐作痛。“洗脑中心”从单位那里得知她炼功前得过肝炎,便找来医院的医务人员给她抽血化验,查出是乙肝。这是被“洗脑中心”野蛮灌食,又得不到睡眠休息迫害造成的。

即使这样,“洗脑中心”不法人员仍然不放过对詹敏的迫害,不但不放人,且在第一轮几天几夜的灌食、折磨后,没过几天,就又开始对詹敏的第二轮强行灌食迫害,仍然是手脚、腿都用绳子固定绑在木板床上,身体不能动弹,上面插胃管,下面插尿管,都将其固定,强行灌食、打吊瓶。几天持续的插尿管、插胃管,手、脚、腿被捆绑,野蛮灌食令她痛苦不堪。

而詹敏所遭受的所有这一切折磨,她的家人毫不知真情,那些所谓的工作人员在她家人面前表白对她很人道、很关心,家人被蒙在鼓里,因此被欺骗还表示感谢。大法弟子的家人和外面不知情的人就是这样被欺骗的,而大法弟子在里面却受着非人的肉体折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这里的所谓工作人员还经常威胁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邪恶教导科主任殷舜尧就曾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说:“你要绝食,我叫你生不如死”。这就是所谓的“法制中心”的真面目。

后来詹敏开始进食后,“洗脑中心”几个人又强行将她抬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楼上,监禁在一房间里,继续进行迫害。

这是一栋有6层的楼房,该中心是一座比监狱还监狱的地方,大法弟子终日被关在一斗室里面,各房间终日紧闭,每位关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都有两个经过该“中心”培训的所谓的“陪友”日夜监管,连半夜上厕所都要跟踪监视。“洗脑中心”规定:不准炼功,不准背经文,不准大法弟子之间说话,不准讲大法真象。每天上、下午几个小时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由于不愿承受这种长期的非法关押迫害,詹敏在楼上房间里也曾绝食或进食很少,以示抗迫。于是“洗脑中心”又第三次对她五花大绑强行灌食、打吊瓶。

为了反抗迫害,詹敏在楼道上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于是看守她的所谓“陪友”和该中心不法人员配合,将她完全封闭在房间里,连洗漱和上厕所也不许出房间,并在饮食上刁难她,想使她进食少而无力抗争。该“中心”邪恶教导科主任殷舜尧还扬言说:“要你死在房间里”。真是邪恶至极。

有时詹敏想开门去上厕所,“陪友”便几次将她瘦弱的身子推倒在地,她想喊“大法好”,“陪友”便出手打人,甚至将她的整个头压在枕头底下,以至呼吸困难。只要詹敏的言行不符合她们的意图,便在饮食、行动等方面 刁难迫害她。这些所谓的“陪友”为了个人利益,受“洗脑中心”不法人员指挥,干着助纣为虐的事。

“洗脑中心”的房子完全是封闭化的,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成天只能在楼上,不见天日,不沾地气,一关就是几个月或一年多;成天被逼迫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和文章;还有时不时地强迫家里亲人、单位领导、街道来人对你的所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导,甚至大打出手,连喊连叫的恐吓,明知是不对的、不正的,也要强制你听;更有所谓的专做强制洗脑的非法人员(每个大法弟子都配有)不分昼夜,甚至专在深夜你身心疲惫、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对你轮番围攻,灌输他们那一套胡言乱语;再加上长期与世隔绝的关押及“陪友”对你的刁难以及肉体上承受的折磨。所有这一切,目的就是使你达到身心极度疲惫,再也承受不了了,肉体和精神完全崩溃,在这种情况下违心地放弃良心与良知,这就是他们的“洗脑”,也就是所谓的“转化”。而此时你的内心却是极其自责和痛苦的,但这种自责与痛苦还不能表露出来,否则就算“转化”失败,又重新再来,重新“洗脑”。有的大法弟子被逼疯。“洗脑”就是思想迫害,是对人性的摧残,而人们在电视、报纸上看到、听到的却是所谓的“春风化雨,教育感化”,所谓的“转化”就是这么来的,所以很多人一走出“洗脑班”,立即声明“转化”作废。

在这种所谓的“法制中心”长期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下,詹敏全身许多部位均出现了病症,特别是肝、胃更为严重,身体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尽管如此,不法人员仍不放人,他们和当地有关部门配合,为达到他们的目的而不管其死活。那些外地来的所谓“帮教”可以强拉着她的手写所谓的保证书。这个“法制中心”完全是一个邪恶黑窝,曾是成都地区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最大最邪恶的黑窝。这里的所谓“工作人员”和当地的610不法人员一起作恶累累。有的大法弟子在这里被逼疯,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