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展示酷刑 近观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4月18日】(明慧记者吴思静报道)英(化名)年轻光滑的脸上画了浓妆,象是被打得鲜血淋漓,一个地方的皮肤还象裂开了似的。她的头发蓬乱,衣服破烂,双臂高举,手腕被粗大的绳子吊在一个在她头顶上半米多高的横木上。林,一身警服,手拿棍子,一下一下做出打的姿势,每次棍子碰到英腹前的衣服就小心翼翼的停住了。英作出被打的姿势,向后一仰,她痛苦的表情和她脸上画出的鲜血淋漓不一样,她的痛苦是真的,只要看看她发紫的手腕就知道了。

行人停下脚步,露出震惊的神色。旁边的展板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这两个人在演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监狱和劳教所中受到的酷刑。这只是很多种酷刑中较轻的一种。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开始的,为期六个星期的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期间,这样的场景每个周末都出现在日内瓦市中心和日内瓦湖边,在人权大会开始时,参加人权会议的人们还在联合国大楼前的万国广场上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演示。


日内瓦人权大会期间,瑞士法轮功学员周末在日内瓦湖畔演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酷刑

英和林这对年轻的夫妇来自瑞士德语区,在他们演示时,别的法轮功学员帮着照看他们不到一岁的儿子。过去的一年里他们在瑞士各地已经演示过多次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酷刑的场景了,让英最难忘的一次是,她刚被“吊”上,她的当时还不到半岁的儿子就开始哭起来了,她的心里象刀绞一样,不是为了她的儿子,因为她知道有人在照看他,而是她想起了一个名叫王丽萱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她的八个月大的儿子孟昊。王丽萱曾为法轮功上访,2000年11月母子俩死于迫害。英身为母亲感同身受,在那次她演示酷刑的时候,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是她最难忘的一次经历,她也更能体会到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的处境绝不是艰难二字可以概括的。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这话也可以用在表演受酷刑人的身上,夏天光着脚踩在滚烫的地面上,冬天不能戴手套,瑞士是著名的滑雪胜地,冬天的严寒可想而知。夏天中午的烈日也不舒服,一次另一对瑞士的中国老年夫妇也一起演示酷刑,别人看着奇怪:怎么“警察”的棍子就这么举着不放下来呢?仔细一看,棍子的影子正好落在演受刑人的老太太的脸上,为她遮挡阳光呢。

一天好几个小时的演示一个人无法坚持下来,通常最短半个小时换一次人。人人都争着演最不好受的姿势,把方便让给别人。英还记得有一种酷刑是把人关在一个很矮的笼子里,矮到坐不直腰,而且笼子很小,躺也躺不下。时间长了坐得腰酸背痛的,是所有的姿势中最不舒服的。但每次大家都争着演这个,而且尽量时间长一些。一个冬日,英看到坐在笼子里的老年学员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了,就打开笼子要拉她出来,要替她,那个学员说:“一点儿都不累,我的手还热乎乎的呢。”英一摸,也真怪,大冬天的不戴手套,居然手还是热的。

二十几岁的女孩正是好美的年龄,第一次把脸涂的红一块紫一块的,英还真不习惯。但她想到的是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脸上可不是化妆,而是真的被打得面目全非,在国外为了帮助他们,为了让更多人了解真象,就在脸上画一个妆还犹豫什么呀?其实做演示的学员几乎每个人都想到过国内的学员,尤其是当他们胳膊举得酸痛的时候,当他们的手腕被绳子磨得生疼的时候,当他们的腰弯得直不起来的时候,当他们坐得浑身酸痛的时候,……

扮演警察的林碰到的是另外的“困难”,时常有路人对他说:“你不能这样对她!这太残忍了!”更有人径直冲到他的跟前,夺下他手中的棍子。虽然会被人骂,但林很欣慰,因为他看到他们的演示触动了人们的善心。他这个假警察还和真警察有过一次“较量”呢。一次一个瑞士警察不让他们展示揭露酷刑的图片,说是太血腥,太可怕。林对他说,这些图片是为了让人们看到发生在中国的事实真象,呼吁人们帮助无辜受难的人们,很多人就是看了这些图片,才知道迫害有这么严重,他们才在呼吁停止迫害的信上签了名。真警察认真的听了林的话,说:“你把我说服了,你们接着做吧。”

反酷刑展在过去的一年多中相继出现在世界各地,从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大楼前到法国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欧盟大厦前,从寒冷的北欧到没有冬天的澳大利亚,从与大陆同根同文化的台湾到几乎全民信奉基督教的意大利。在中国以外的民众普遍知道了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的情况下,反酷刑展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深入认识迫害残酷性的机会,在反酷刑展旁,越来越多的人震惊,深思:为什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这样残酷的事情发生在人类身上?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2005年3月和4月,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期间,瑞士法轮功学员在日内瓦湖畔演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的酷刑


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瑞士法轮功学员走上日内瓦街头,每周举行反酷刑展,以揭露江氏集团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这成为市中心闹市区独特的一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