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恶警及610歹徒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一日】2003年3月初,榆树市正阳派出所追随江××犯罪集团,跨辖区到家住建设派出所辖区的大法弟子刘会军老太太家蹲坑,3、4天内陆续绑架大法弟子11人,每个人都程度不同的受到毒打逼供,知道住址的都遭到了非法搜家抢劫,最后非法劳教10人、判刑1人。

刘会军、女、65岁、榆树市住宅公司退休职工。2003年3月1日晚8时许,正阳派出所几个民警没有出示任何手续闯入刘家强行搜查、抢劫、抓人。他们抢走了大法书籍及真象资料,把刘会军家翻个底朝天:把被褥枕头都撕开,衣物扔了一地;(而留下蹲坑的警察却挤出一块空地方打扑克);把家中好吃的都吃光;过年时儿媳妇给老人买的一套新内衣,两双新袜子拿走了;家中仅有的四百元现金抢走了,连储蓄罐的硬币都没放过;把刘会军儿子的集邮册偷走了(后来要几次才要回来,但值钱的邮票缺了很多,其它的衣物现金至今未还。)还将刘会军的丈夫(不修炼)绑架到公安局進行非法审讯,无理的将她丈夫剃光头关在看守所好几天。

恶警对刘老太太拳打脚踢,打嘴巴,后来把她关到看守所连续几天非法审讯,将她打的死去活来,额头青肿,膝盖下面小腿前面被踢破,烂了一个深坑,至今还有结痂不断脱落(已有两年多);将塑料袋套在老太太头上闷她,窒息后用凉水泼。老人受刑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就全身发抖,极度恐惧。打人者声称是长春公安一处的,专打法轮功的,当时由国保大队长张德清指挥,参与者还有齐立。1个多月后老人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本应无罪释放,公安局却敲诈家属3000元“赎人钱”。因家里很穷,亲友们东借西凑,好说歹说交了1500元钱,才把老人接回来。经过2个多月的休养,刘老太太身体才算恢复。

04年10月左右,刘老太太再一次被国保大队张德清、石海林从家中绑架。老人在公安局一直抽搐,3、4个小时不省人事,公安局怕出人命,才把老太太放回。直到现在家中电话还被公安监控、骚扰,使她不得安宁。

张玉杰,女、56岁,金属化建公司退休职工。03年3月1日被恶警绑架,当天被铐在铁椅子上4个小时。石海林打她嘴巴,穿着皮鞋踢她,把她的下巴当时就踢起一个鸽子蛋大的包;不让她上厕所,把她打的大便便在裤子里。恶警非法抄张玉杰家,抢走师父法像。张玉杰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当她再次被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时,被自称是长春公安一处的恶警严刑拷打。一个自称上过《明慧网》的邪恶之徒名叫张震,对张玉杰拽头发、掐肩膀、抠锁骨,疼的张一动不能动,后来半个身子不能动,半年多一直疼。恶警穿皮鞋往张玉杰身上到处踢,用烟头熏鼻孔,拽脖领子往衣服里倒凉水,持续严刑逼供迫害从半夜11点到第二天下午4点长达27小时,后被判非法劳教一年。张玉杰受尽折磨回来后时,身体已十分虚弱。

陈淑杰、女、36岁、榆树市妇幼保健院医生。03年3月2日被绑架到公安局。因拒绝回答它们的问题,石海林、陈立会等恶警把她两手背铐,再向上拎手铐子,向下拳击头部及后背,上下用力,手铐子将手腕卡出深沟,手背发麻半年后才恢复知觉,手腕卡破的伤痕一个月后才褪掉。恶警抓着她的头发将头往墙上撞,拳脚相加,前后换3个屋子毒打她,连续7个小时非法审讯。恶警对她非法搜身后一无所获,没收了一大串钥匙及电话本,至今未还。

陈淑杰被关进拘留所后与其他人一起集体绝食4天。国保大队再次对她非法审讯,由齐立和自称是长春公安一处的恶警将她用羽绒服蒙住头拉到五棵树派出所进行严刑拷打。路上只要她说一句话就打她,走一路打一路。在五棵树公安分局恶警用手铐将她两手从后面铐在铁椅子连续25个小时,其间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未吃任何东西。恶警在她来月经时不让垫纸;行刑时将两手用手铐从后面铐上,向上、向前压两臂,使极度旋转,结果她疼痛至尿失禁三次。恶警打她耳光、嘴巴,用手打疼了就用拖鞋打,打脸、打头,穿皮鞋的脚狠踹前胸、脸,再用两层加厚塑料袋套在陈淑杰的头上闷,憋的喘不过气来,昏过去再用凉水浇,然后再用塑料袋蒙上闷,昏过去再用凉水浇,反复多次。邪恶警察用点燃的烟头熏她鼻孔,把点燃的烟往陈的嘴里塞(燃着的一端);使劲掐手指甲根部,指甲变红后变成白色一直不退,直到长过去剪掉。用尼绒绳从后面肩部开始绑两臂,两手并起向上提,企图使两手够后脑勺,使肌肉严重损伤。它们边打边说:“我们是长春公安一处的,就是网上说的打人最狠的,你不招就打死你,在这挖个坑把你埋上,死算白死。”还把它们的工作证名字捂上让陈淑杰看,是长春市公安局字样。恶警它们两人一班轮流打。陈淑杰被非法审讯回来时,同修看到她的脸都变形了,右眼斜视,傻了一样,没人敢告诉她当时的样子,胳膊抬不起来,不能梳头,不能洗衣服,一年后胳膊都不能用力,在不让睡觉,毒打、上刑、强行逼供下,齐立拽她的手按了许多手印(张德清也在场)。受尽酷刑后,陈淑杰被非法劳教一年。

经非人折磨一年后,04年3月2日保健院(她工作单位)到劳教所接人,想直接将她劫持到长春市洗脑班继续迫害。因陈提前一天走了,他们扑个空,又到她家中进行欺骗,说是找她回去上班。家人信以为真告诉了回来日期,单位王轶群(院长)带一帮人在车站守候,直接劫持到卫生局。卫生局刘元库书记说明按610指示要将她继续送到长春洗脑班洗脑。陈淑杰坚决抵制,后走脱。单位又派车在路口蹲坑一下午,当地派出所到她家搜查两次。

05年1月6日,榆树610书记李奉林与卫生局互相勾结,由单位王轶群院长和建设派出所两民警再次到弓棚卫生院(正在下乡)将她强行绑架。四个人从楼上将她抬進车里,没有说任何理由,没有通知家人,直接送长春市洗脑班,迫害至生命垂危时放回,至今仍不让上班。

李秀娟、女40岁。被强行绑架后搜身,因不说地址,被上背铐。国保大队恶警孙铁军用竹条子抽打她,后背青一块、紫一块,还打出血的,身上几乎没有好地方。恶警将她抬去看守所时因伤重被看守所拒收。但后来还是被判一年劳教。在劳教所被折磨一年后,榆树市610部份人员妄图与劳教所一起,把她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由于受到家人的坚决抵制,使这企图未能得逞。

范秀芳、女,60岁,榆树進修学校退休教师。03年3月1日被绑架后,遭恶警察用竹条子抽打,前额被打破,因流血过多而昏迷。后被抬到看守所。中间过程失去记忆,打伤的额头处至今两年多还留有深深的疤痕,她也被劳教一年。

高秀芹、女、58岁,榆树市环城供销社退休职工,3月2日被绑架。两名年轻恶警察拽着她的头往墙上撞,撞了好几下。让她大劈胯半小时(两腿尽大的向两边叉着站),对她非法搜家但一无所获。在看守所绝食时,所长宫铁带一帮恶警手持木棍,塑料管子将她腿打成三道深沟,宽约3—4cm,当时左腿大部份变成紫黑色,当时感觉腿就象折了一样。她也被非法劳教一年。

郭淑学、女、40岁,榆树市技工学校教师。03年3月3日晚下班被正阳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从她身上仅搜出一串家门钥匙。警察齐立同建设派出所片警四、五个人一起到她家非法搜查,拿走《转法轮》一本、炼功带、录音机等。第二天,又到她打工单位非法搜查,没查到任何有关法轮功的物品。后郭还是被拘留。非法审讯时,一不知姓名的三十多岁小个子警察把几张从别处拿来的法轮功真象传单塞到审讯的档案袋里,郭淑学问他这是干什么,他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后来郭淑学被非法劳教一年,录音机等至今未还。在劳教所受尽非人虐待。一年后到期,榆树市610与劳教所恶警欲将郭淑学直接送洗脑班继续迫害,由于种种原因,这种迫害没有成功。但榆树市610与有关人员并没有停止恶行,经常对她进行骚扰。教委在2000年8月与郭淑学所在学校的领导以郭淑学炼法轮功为名逼她下岗,使她失去工作,仍不甘心。至今使她生活不得安宁,这些迫害的理由只因为她信仰“真、善、忍”,这些迫害使她的家人,亲友都受到伤害,时常为她的安危担忧。

樊玉芹,女,58岁,榆树市县社退休职工。3月2日被绑架后,又遭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10余本。樊被拘留期间被非法审讯,被国保大队恶警孙铁军用笤帚疙瘩将头部打出包,被打时她用手抱头手背被打肿,打破,笤帚疙瘩都打碎了,一个月后被判劳教一年。

任春英、女、47岁,榆树市建筑设计院工程师。03年3月2日被正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带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被铐在铁椅子上。石海林用拳头打她,后被关看守所。3月7日非法审讯时,一个自称长春公安一处上过《明慧网》的恶警张震,打了她几个嘴巴。国保大队张德清流氓似的对她的亲属说:“如果你们同意,人可以把她弄一边去叫她不炼,但有可能造成缺胳膊少腿,”亲人怕她受到伤害,给大队长张德清送去2000元钱,给看守所的滕管教(女)送去1000元钱,给一个姓范的领导送去2000元(但范自己说那钱他交公了)。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时,滕管教叫狱医对她灌食,灌浓盐水。一个月后,任被判劳教一年。任在劳教所受尽折磨,营养不良,身体患病。出来后施行手术一次,现在身体仍很虚弱。可榆树市610仍不甘心,指使她们单位,家属等逼迫任春英放弃信仰,否则就送她去洗脑班。

苏玉才、男、49岁,榆树市培英街司法助理。3月2日在刘会军家被正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在公安局铐在沙发上遭恶警韩雪廷殴打,两个大嘴巴就把嘴打出血。被关進看守所后绝食五天。国保大队齐立与建设派出所警察带人到他家搜家把地板都掀起来搜,一无所获,临走时偷走了他家的手电筒。柴文革对他刑讯逼供26天。苏玉才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陆树林,男,41岁。3月3日上午在刘会军家被正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带到公安局铐在铁椅子(一种刑具)上一天。审讯时恶警石海林对他拳打脚踢,几次刑讯逼供,几次昏过去,公安局和青山派出所又到他家非法搜查,抢走大法书、资料、电脑。陆树林被非法判刑6年,现被关押在吉林市第二监狱。

这些大法学员在拘留所、看守所受到了非人虐待。在拘留所,恶警徐久飞没有任何原因拿起拖布就打郭淑学,拖布杆都打折几截,还有一次徐指使一个被拘留的小伙子拿塑料管子打大法学员,小伙子不忍心下手,许久飞对这个小伙子拳打脚踢,撵了出去,徐叫喊着“打死你们不违法,算白死,今年给拘留所7个死亡指标,要能完成,我还能升级呢!”大法学员绝食抗议,徐叫人找狗屎来灌,真是恶毒至极。

在看守所大家一起绝食抗议。所长宫铁带一群警察手持木棍、塑料管子毒打大家,劈头盖脸打,打倒后用脚踢,然后一个一个被拖出去灌食,灌浓盐水。在所长室,宫铁当着很多警察和男犯人的面用木棒打张玉杰、郭淑学、陈淑杰等,把张玉杰打的脸色发青,浑身哆嗦,叫来狱医看,狱医却说:“死不了”连看都没看就走了。

在看守所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挨过毒打。3月28日,国保大队张德清,石海林、刘巡正、齐立等一群恶警要把这些大法弟子非法送往长春劳教。大家集体不上车抗议,被这群警察拳打脚踢,嘴被打出血的,手打破的,腿被踢青的,被打倒在地上的又用脚踢,把大家的行李都扔了,强行把人推到车里拉走。到长春市,劳教手续都是临时办理的,就这样这批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他们根本没见到法制科的任何人。大家都不签字。可见对待法轮功它们根本没什么法律,随心所欲的迫害。

绑架教养这批大法弟子后,正阳派出所集体立功,所长韩玉学等获嘉奖。这是一个什么政权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