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杨艳秋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12日】我叫杨艳秋,原在齐齐哈尔市三十六中学工作,因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其中几经生死,至今仍被囚禁。

1、用冻、饿、、下蹲、坐光板等酷刑进行肉体摧残

当天早3点30分至中午11点,我被恶警从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劫持到哈女监。中午没给饭吃,我被强制脱去所有外衣后蹲二次,又强制穿上监服。然后,三个狱警(二女一男)把我带到四楼办公室,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所谓“转化”。

我不配合,恶警就体罚下蹲,还有几个人用恶毒的语言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由于不配合“转化”,我在被劫持来的当天下午4点30分就被关进小号,吃凉饭,喝凉水,睡凉木板铺。铺上什么都没有,只能和衣而卧。

第二天8点半提审,硬被逼蹲了一上午,中午还不让吃饭,下午还在原处接着下蹲。由于我不“转化”,被一个姓侯的指导打了一顿嘴巴子,晚间送回小号。他们给我加戴手铐,反铐在铺板铁环上4天4宿,睡觉也躺不下,我整整坐了4天4夜。手肿的象馒头,一直肿到胳膊、肩膀,又麻又胀。一天崇狱长来查房,我大声喊:“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放开我的手铐。”当天给改为前铐,一直铐到10月15日出小号。

到2002年10月16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恶警软硬兼施对我进行折磨,共被恶警体罚36次,辱骂更是家常便饭。白天提审罚下蹲,夜间戴刑具睡觉。10月份天气又下雨又下雪,小号没有暖气潮湿阴冷,没有铺盖,我只穿一条线衣线裤,每夜冻的心都发紧,全身发抽,上下牙打颤,再加上吃凉饭喝凉水,我开始拉肚子,一天拉4次。星期天不提审,坐在光板上,从坐下一直凉到心里,如同坐在冰窟里。

2、强制洗脑、慢性折磨至生命垂危

黑龙江的10月中旬是很难熬的,经常是雨加雪,寒意袭人。狱警都穿上棉大衣,我们大法弟子还是单衣。有几天我已经开始拉稀,后来发棉衣,但拉肚子的症状一直没好。一周后将我转到三楼中厅610办公室,我和一些同修天天被体罚打骂,被反扣坐在铺着瓷砖的地上,强迫看电视洗脑,进行精神折磨。没多久,人就象坐在冰上一样,腹里好象泡在冰水里。

2002年10月18日晚5点,610干警让我学其它的,不要学法轮功。我严肃地告诉她,学法轮功是我终生的选择,叮嘱她要善待大法弟子,我不能写“四书”。晚我被分到新收队,行李在新收队走廊放了30多天,已发霉有味。由于不“转化”而不让与家人联系,企图在精神上把我折磨垮。我没有钱,买不了海绵垫子,只有一条薄褥子,铺在木板上顶不了多大事,冻的我成宿睡不着觉,实在困极了,才能合会儿眼。后来就穿棉衣睡,由于我拉肚子一直没好,在新收队20多天,一天拉3、4次。

2002年12月份,我又被转到四中队,一条褥子一床被,睡光铺,我身下凉的一直拉肚子,吃的玉米面窝头经常没熟透,开始我就吃的少,后来越来越少,直到胃瘫不能吃,只要吃东西,就拉肚子。一天10多次,连拉带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人眼看着瘦,从齐市来时100多斤后剩70多斤,不能独立行走,不能站立,自己不能上厕所,2、3个人扶,最后只剩50多斤,眼看着就不行了。

我被转到5楼病号6天,成天成夜的打针,全身水肿,都是药水,后来发展到两只胳膊吊针打不进药,拔下针后针眼往外直滴药水,几乎不能进食,最后连排尿的气力也不足,每次都是看护人用手挤压小腹才能排出来,一直到2003年2月10日,也没让我与家人联系。

刑事犯每周可以与家人通电话,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是被断绝一切外界往来的,不但在肉体上迫害,还要在精神上折磨。还是一个犯人冒着被加刑等处罚的风险用自己的电话卡给我家人打了电话。

3、被迫害的几经生死,株连家人进行经济摧残

2003年2月10日家人来了,将我送到医大二院,专家诊断:肠梗阻、严重的肺感染,各项检查均不正常:大小便失禁,昏迷不醒,生命垂危,不能说话,如植物人。经过三周的住院抢救(抢救期间费用全由家人支付),我开始渐渐的清醒过来。近两个月我浑身发热、胸痛,胸部不能碰,压迫一点如有万只钢针扎一样。消化功能紊乱,也叫胃瘫。从鼻腔插管到胃里用一个器皿往外吸东西,由于我在昏迷中,不知多长时间。自己不能进食,靠营养液维持生命。在一次打药中,由于过敏奇痒无比,比任何疼都难受,进行急救,又险些送命。住院期间,由医大二院监狱局有关领导组成的人员对我的身体进行全方位检查,最后由教授、法医确诊:(1)严重的离子紊乱,(2)肺感染,(3)肠梗阻,生命垂危。

哈女监怕我死在里面担责任同意我保外就医,并上报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等各项批文下来耗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2003年4月5日我回到了家里。在我住院期间亲人为我耗费累计5万元人民币,使我的亲人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回家后,我吃饭、大小便都是躺着,生活全由别人帮助,全身疼痛。由于不能活动,上肢筋开始聚,两胁上肢抽痛,腋窝聚两个筋包,上肢不能抬起,每天晚上只能一个姿势睡觉,全身不能碰,一碰如万针扎痛,输了二次血还是贫血。每夜惊醒喊叫数次,全身脱皮三次,一用力就能拉下一块皮下来。脚趾变白,回来两个月后,头发脱落,只剩几根,而且全变白,看如80岁。上厕所要人抱来抱去的,两天打一次开塞路帮助,用了近一年。用背依着枕头帮助能坐起一会儿,吃饭手不会拿,没知觉,学拿东西吃饭,全身皮肤知觉迟钝,下肢、脚、本体没有方向感,冷热触摸没反应。由于不能走,大腿窝处筋已聚包、痛,左腿更重。2003年9月份开始学走路,坐下、起来扶着都不能走。

4、学法炼功身体见起色,哈女监流氓成性再次把我劫持

我只能扶墙或用手杖的帮助下,艰难的行走,身体十分虚弱,心脏不好,脑出现梗阻。 我这种情况,哈女监狱政科长杨丽彬2004年2月16日还开车把我劫回哈市体检,看到我的情况没让来。

能站立后,我开始炼功、学法,身体奇迹般的开始恢复,不能抬起的上肢、右腿经几个月后能抬起,能用手杖行走,不用人扶。腋下筋包不见了,左大腿筋包也不见了。但胁间还是巨痛,下肢感觉迟钝,脚、手、上肢麻木,发胀,肿胀全身无力。

身体刚开始往好的方向转,哈女监就开始象幽灵一样缠着我。2004年3月24日,女监派车接我说到哈市检查身体,由家属(丈夫)跟随陪同。到医大二院检查,见肠梗阻已好,脑CT、脑梗阻也好。但我身体仍虚弱,生活不能自理,哈女监还是把我劫持回监狱继续迫害。由于我生活不能自理,走路、上厕所都蹲不下,一天便的到处都是,都是同修们帮着我收拾,实在不方便。每天我都咬牙强忍疼痛,现在走路仍困难,腿脚迟钝,不能翻身,睡觉做恶梦,全身调节失灵,却仍被要求点名报数码凳学习。哈女监还在对我进行慢性折磨。

杨艳秋亲属联系方式:
丈夫李丰福,齐齐哈尔市昂西区飞达文化用品商店,邮编161031,电话0452-6329892
女儿李飞
弟弟杨铁柱,齐齐哈尔市昂西区和作街刘组

哈女监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监狱长徐龙江、刘志强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
集训队队长吕某某
大队长康某、夏某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打总机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周五监狱长接待日下午13.00-15.00,电话0451-86684002-3009,0451-86694053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