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延来被提篮桥监狱恶警在水泥楼梯上拖得双腿鲜血淋淋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16日】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一直以来被中共邪党利用来向世人展示它们的所谓“文明管理窗口”,并显示时代所需的人性化管理模式。那让我们翻开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真实情况,更深一步来了解共产邪党是如何指使上海提篮桥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监狱邪恶人员为了逼迫大法弟子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以达到所谓的“转化”目地,经常人性全无的肆意摧残迫害大法弟子。近日,大法弟子瞿延来被拖出小监灌食,双腿磨损鲜血淋淋。

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的大队长欧利刚是上海市崇明县人,所以在它的所属管辖监区内崇明籍犯人就是欧利刚的亲信犯人,担任犯人组长的有李荣、袁忠等,都是崇明籍的。在欧利刚的直接纵容和暗示下,这些犯人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并进行体罚和虐待,打手犯人还因此而获得欧利刚的奖赏,有的还被监狱评上的“劳改积极分子”并得以减刑。

恶警及其指使的监狱犯人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动辄拳打脚踢,多位大法弟子被打伤,打得头破血流,甚至把大法弟子周斌的生殖器都被踢成重伤;对于被非法关押而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杜挺,它们就会采取强行灌食并再加上掐脖子、在水泥地上来回拖,使得大法弟子昏迷;对绝食抗议的熊文旗用绳子把四肢绑在床上达一年多,使得他全身肌肉萎缩;对大法弟子蒋业祥的绝食抗议,它们就把人作为一种人体生命极限试验,在10天内不问不闻,把大法弟子张一明的头按在马桶里,强迫大法弟子闻马桶。

大法弟子瞿延来目前被劫持在所谓二监区“青年实验中队”。他自被邪恶非法抓捕入狱后,一直正念抵制监狱恶警的非人迫害和虐待,一直在进行绝食抗议。恶警为了摧毁他的意志,逼迫他就范,在给他灌食的时候进行迫害。在2005年4月有消息说,监狱恶警在拉他去插管灌食的途中发泄了私愤,故意将他在楼梯的几十个台阶上拖上拖下,导致瞿延来的双腿被楼梯台阶的硬水泥棱角磨损至骨头露出,鲜血淋漓。对此惨不忍睹的景象,恶警视若无睹。

法轮功学员瞿延来,男,28岁,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曾获黑龙江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毕业于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坚持修炼法轮大法,2002年9月30日深夜被上海市桃浦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判刑5年。曾为抗议非法抓捕、争取炼功权利绝食绝水的逾750天。

提篮桥监狱恶警迫害了众多的大法弟子,他们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教唆下变得毫无人性,干出助纣为虐的邪恶勾当。在2001年大法弟子张一明绝食期间,恶警欧利刚之流在灌食之后竟然不把灌食的软管拿下来,用一个夹子把软管夹在鼻子上,同时用皮带铐把学员双手铐起,防止学员用手把夹子拿下。这种情况下学员特别难受,不仅不能动弹,要承受所谓看管犯的冷嘲热讽甚至打骂,自身呼吸也很困难,管子在自己的胃里有时还会触及到胃或者食管的粘膜,身体会有各种难受的反应。后来这种灌食方法,好象成了一个惯例一样。

监狱恶警采取各种手段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有的大法弟子被迫长时间下蹲,长达一个星期不给凳子坐;有的被强行戴上开大音量的耳机用强噪声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对非法宣判不服而上诉的大法弟子则采取长期朝墙面壁,双手放背后,罚坐小凳子(约定25厘米)等等各式各样的体罚。采用以上这些“法西斯”式的方法来虐待大法弟子的恶警还有二监区的张健、倪永斌、戴文龙、郭海、陆斌,以及在四监区、六监区、教育科、心理咨询科的恶警郑海凌、沈言荣、傅克琥、薛春等。

与此同时,对于被同样关押在二监区曾被称为“上海滩首富”的周正毅,这些恶警却对真正的犯罪分子频频献殷勤,大搞腐败,邪恶腐败警察经过一系列的幕后交易,为周正毅在楼顶的小房间里安装了冷暖空调、沙发、席梦思床,于是周正毅就象住宾馆一样,在楼顶穿着休闲服,抽着高级香烟,整天看着彩电,还专门有一犯人作为“佣人”服侍周犯。提篮桥监狱还指派一名警察为周犯拿来移动电话,供其随时与外界联系,甚至于借“看病”之名,让周犯每一星期出狱一次,监狱长还受委托时常来看望问候周犯。

中共邪党打着“依法治国”的口号知法犯法,有法不依,违反人权,迫害信仰,用它的权力腐败巧取豪夺,强迫百姓接受法律、依法行事,可当百姓真的拿起法律行使自己的权利而反映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和冤屈时,甚至为了维护中华民族的长治久安而进行的上访、集会游行时,就一概被中共邪党称作为“不稳定因素”而加以迫害、大打出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