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山东大法弟子2001年底在北京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21日】我是1996年喜得大法的,通过学法炼功使我身心健康,精力充沛,身体很多疾病都痊愈了。99年7.20大魔头江氏迫害大法,我心中一直不能平静。为了证实大法,在2001年底我们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

就在我们准备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被恶警抓住了。恶警把我们强行抓上了车,拉到了前门派出所的院子里。在那里已经有约五、六百大法弟子,大家高声颂念“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又背诵论语、师父经文、洪吟等。恶警不停的用电棍、皮带殴打大法弟子,辱骂大法弟子,很多同修被打得鼻青脸肿,口鼻流血,还有的衣服被撕烂……但是不管恶警怎样行恶,大法弟子背颂的声音越来越响亮,邪恶之徒最后没有办法了,也只能听之任之。

大约在下午2点左右,恶警打开大铁门把大法弟子分批押上警车拉走了。我与不相识的二十几个同修关在了一辆车里。一路上我们不顾恶警的毒打和辱骂,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警车到了通州派出所门口停下,又把我们六人押上了一辆不大的警车。因为车小,有两个年轻的同修被关进了车尾的后背箱,她们在里面只能趴着。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天快黑时车终于停了,让我们下车,我看到大门口的牌子上写着琅府派出所的字样。恶警把我们每人分别关进一间屋子后,开始审问。由于在路上时有大法弟子叮嘱: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所以我就坚决不说,不配合邪恶。持续三个多小时,邪恶之徒一无所获,气急败坏的把我们铐在一个会议室的暖气管子上,又换了几个恶警轮流审问,大家仍不配合。

大约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一个恶警打开我的手铐,让我上车并骗我说:让老太太去住旅馆。在茫茫的黑夜中我也辨不清方向,车大约开了半个小时,在路边停下,让我下车,然后车就开走了。在寒冷漆黑的深夜里,经过一整天的折腾,没吃没喝的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让我走出了险境,重新回到了正法洪流中。

在2002年春,我们当地区公安分局的恶警非法拘留了我。他们白天审问我,晚上也审问我,不让睡觉,逼我写干了些什么,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一无所获。三天后又把我关进了市看守所。我不论白天黑夜都背诵能记住的经文、论语、《洪吟》等,正念正行,七天后我走出了看守所。我的家人为我办了取保候审,被恶警勒索了近万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