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进京上访和传播真象而遭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9日】就在大法和师父受到蒙冤和陷害时,我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给了我新生,我怎么能沉默?我不能躲在家里苟且偷生,我要堂堂正正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让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于是依照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我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途。

我和同修们骑着自行车,风餐露宿,饿了买几个馒头,渴了喝几口农民浇地的水,困了在路边找一处废弃的破屋,几个人挤在一起御寒。当时四月天,可还很冷,风沙又大,脸上被风沙打的全是小红疙瘩,嘴上的皮全暴了起来,全身脏兮兮的。经过三天三夜的路途跋涉,机智的绕过了公安盘查、恶警封锁。2001年4月24日上午9点多我们几个悄然走进天安门广场(当时国家信访办已变成公安非法抓人的地方,连车站、旅店都被封锁,搜查法轮功人员)。当时广场上停着三、四辆警车,游人不多,便衣、警察、武警却不少,而且还看到有人拿着小水桶和刷子在清洗地上一片一片我们同修流下的血迹。我们几个手挽着手,缓缓走着,怀着大法给予我们的坚信和维护真理的信念,我们打开了准备好的红色雨伞,上面写着黄字:“法正乾坤,铲除邪恶。”我们把雨伞扛在肩上,并肩走了100多米,被一武警看到,他问我们伞上写的是什么?我们平静地告诉他:法正乾坤,铲除邪恶。当时这个武警吓得大唤大叫,并用步话机急切呼叫,顷刻,警察、警车象炸了锅似的,一拥而至,我们几个又打开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的声音响彻云霄,惊天地泣鬼神,我们终于唤出了憋在心头已久的声音,我们的眼睛含着泪花,超常的刚毅和冷静… …

警察向我们施暴,夺雨伞,抢横幅,对我们拳打脚踢,推拉到警车上带到天安门派出所。一个女警把我们从头到脚搜了一边,便开始审问。我被带到一个房间,五个警察问我。一个声音:“雨伞谁做的?”“我做的”,“什么地方人,叫什么名字?”“我叫法轮功,其他无可奉告。”话音刚落,一个三十多岁高个子恶警过来,两手死劲抓住我的肩头,用膝盖狠命顶我的前胸,当时我被顶的大口吐血,前胸湿了一大片,这个恶警没有人性的说:出血了,敢给我吐地上,你怎么吐的,给我怎么舔回去。这个恶警松开手我还没站稳,他又从旁边拿过来一个四条腿的钢管小凳,恶狠狠的向我砸来,打在我身上的声响,连旁边的屋子都听的到,打到最后竟然把凳腿打弯了,螺丝打脱了,恶警打累了,说:“凳子打坏了,你给我赔新的。”我被打的头昏脑胀,浑身疼痛,站立不稳,这时几个恶警一齐过来围住我,用大皮鞋踢我,把我当成球踢来踢去,最后踢的我起不来为止。(回家后我全身黑青,躺了半个月,经常半夜疼醒,胸口喘不上气,好长时间才缓过来。)

晚上我被带到顺义县的一个派出所,这里的警察更邪恶。开始就刑讯逼供,还整整三天不让睡觉。在阴冷的天气里,他们把我的鞋、外面的衣服都脱了,让我蹲在院里;让我的手脚着地撑着身体,只要身体一着地他们就用电棍电;他们还拿树枝削成的棍子,专打人的敏感部位。当时由于连打带电,我的胃一直翻动,大口呕吐,他们就破口大骂,而且还说:你真是个好演员啊,少装相吧你!就这样整整被他们折磨了三天三夜。第三天夜里他们把我关在屋子里,看我的一个警察睡着了,其他屋里的可能也睡着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又溶入了正法洪流之中。

2001年10月25日,为了唤醒身边的父老乡亲,不要被江的欺世谎言所迷惑。我和同修将横幅和标语“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挂贴到大街上,被张家口桥西区南营坊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我被拉到一个屋里锁在床上,我就和他们讲真相。一个三十多岁低个子,瘦脸且有一个痦子,眼里露着凶光,嘴里骂着走过来,站在我面前。当时我被狼牙铐铐着,一动铐齿就往肉里钻。这恶警用毛巾拉住我手上的手铐,往起提,然后使劲往下抖,来回好几次,手腕皮肉全裂开了,血、肉和手铐粘在一起,一拎就露出了骨头。这个恶警还说:“我就不信,你比江姐还硬。”然后又给我每个手指头缝中夹上钢笔,用他的手使劲攥我的手指,当时只觉得手指象断了一样,钻心的痛。当天晚上他们看问不出什么,就把我们分别押到其它派出所,我被押到张家口桥西区明德南派出所,锁在老虎凳上。他们逼我说出条幅的来历,三天三夜轮流逼供,不让睡觉。第三天我乘恶警睡觉,慢慢地缩着身体,一下从老虎凳上脱了出来,又一次,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从邪恶眼皮底下走出了派出所。

可明德南派出所恶警象疯了一样,到处找我,还把我丈夫非法绑架。我丈夫不炼功,平时连一句大话都不敢说的老实人。他们把我丈夫绑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威胁他,问我的去向。三天中他们带着我丈夫跑遍了我的同学、朋友、亲戚家,还在这些人家门口蹲坑。其中他们还去了我70、80岁的父母家,进行恫吓、搜查。我父亲患脑血栓,我母亲有高血压、心脏病。当时我母亲被惊吓的大小便失禁,过后吃了许多药也没有恢复过来。后来明德南派出所威逼恫吓我丈夫,发现我回来立即向他们举报,才放他回家。

由于我多次被非法抓捕,只得到处流浪,有家难归。当时我女儿只有13岁,就承担了全部家务,小小年纪失去了母亲的疼爱。丈夫又下岗在家,生活极度困难。

我只是运用国家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说句真话,却遭到酷刑折磨,非法迫害。这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中的小小一例,现在全国至少有10万以上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仍然受着更加残忍的酷刑折磨。这是为什么?这是江一伙对人权的践踏,对信仰的镇压,对“真、善、忍”的无视和犯罪。

我之所以写下我的经历,就是告诉善良的人们,不要被权势所吓,不要被江一伙的谎言蒙蔽,您要正面了解法轮大法。邪恶和正义的较量,结果是明显的。谁会对正义善良的大法修炼者过不去?是邪恶!我奉劝善良的人们用自己的良知支持正义,支持法轮大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