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东甸子精神病院用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几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徐州610办公室和精神病院更是充当江的马前卒,他们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摧残法轮功修炼者。

在徐州东甸子精神病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贾惠丽、顾宣英、吴继云、宋以树、陈莉、陈席、李昕、李桂荣、汪玖弟、林新义、卫东、边桂菊、许兴荣、顾桂玲、孙敬浩等。

在徐州茶棚精神病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吴迪、彭崇梅、丁建华、袁玲、郭娟玲、边桂玲、王书梅等。

关押在那里的每个人都遭到了强制性地打针、吃药,每天打两针,吃两三遍药,不知道打的是什么针,吃的是什么药,打过针后四肢无力,全身疼痛,神志不清,思维错乱,东西南北不分,全身乱活动,饭到嘴里都能掉到地上,上厕所找不到门,两眼直勾勾,走路慢悠悠,口水从嘴里扯到地上,洗脸刷牙的力气都没了,洗衣服只能用水湿一下,用脚去踩几下,还如驾云一样。特别到“敏感日”(如师父的生日、节假日、7.20),就会被加大药量,由于不断加大药物用量,有的人脖子都直了,连头也不能转,舌头也硬了,不能吃馒头,只能喝些稀饭了,话也讲不出来了。其中有一院长说:“这就是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于坚持炼功的人,他们就加大药物,其中有一个大法弟子被连续高剂量地打了40多天针,当时脑子完全失去了记忆,停药后虽然慢慢恢复,但记忆力大大减退。那里的工作人员自己都说:“如果针要打在我自己身上,我是受不了的”。

他们还对学员做电针。电针就是把人摁倒在地,在头上接几个电极,这边把电钮一按,人将被击死几个小时,但到你醒来20分钟前,几个邪恶之徒引你说话,说家常生活之事,可以乱扯一通,但当邪恶之徒提到骂师父时,这个学员说:“师父好,师父我不能骂,不能骂,不能骂……”

那里的邪恶和恐怖是用只言片语表达不了的,每个在精神病院呆过的人都说生不如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