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北看守所警匪施毒迫害善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23日】2003年8月12日上午9时左右,我正在给人理发,突然闯进来几个610警匪:付光云(重庆渝北区国安员)、高锋(沙坪派出所民警),在李××(国安支队政委)、尤珍凤(支队长)的带领下将我野蛮绑架,口称我无视国家法律和三令五申的禁令宣传法轮功,用冰凉的手铐将我铐住,并扬言送我去洗脑班洗脑。随后警匪到屋里抄家,搜去了我家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

由于自己对师父的法没学好,没有好好理解法,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把柄。13号下午警匪将我用车押到青草坝洗脑,见我母亲、女儿、儿子在那里等着,恶警尤、付二人死死将我按在车内不让见面,调头开向渝北区公安分局,傍晚押到重庆渝北区看守所,关在108监室。

在我们洪法处出现了两枚印章,恶警认为案中另有其人。由于有人出卖,直接怀疑另一同修是主要责任人,它们想给大法造成更大迫害。它们想从我口中得到口实,对我用尽凌辱、威胁、诱骗不能得逞,又使出毒招,利用修炼人的善心,叫同室犯人讨教炼功盘腿(我不知道是诈)。管监警匪龚X说我胆大包天,竟敢在监室当众炼功,狠狠揪住我衣领,口中骂个不停,拳脚相加将我推出监室,见此情形,我还是用力高呼“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必遭报应!”的口号,口号声响彻渝北看守所。恶警惊恐害怕,羞怒中把我推进他们的办公室,猛一个绊跤将我摔在地上趴着。恶警用脚死死踩住我的腰,只听身后的谩骂声夹杂着脚步声和从铁桶里取东西出来的撞击声,立刻感到两脚心有泡沫蘸水涂抹的感觉。用脚踩住我腰的恶警龚用胶皮带刺的棍棒猛打我的臀部,他打的越重,我喊口号的声量越大,最后恶警龚累得直喘粗气,额头渗出汗珠。紧接着给我宣传邪恶集团的那些反动言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胁从不问,主犯从重,次犯从轻,老实交待同案人,不要背死人过河”等等鬼话,趁着警匪作恶,我强忍剧痛数落着他们的卑鄙、毒辣、下流的伎俩,邪恶无奈,无言以对。

我回到监室总感到不对劲,呼吸困难,没隔多久,发热、高烧、出汗、脑袋晕胀,内脏犹如利剑穿心,手脚就像机器活塞杆一样不断来回推拉抽动,脑壳不停在铺(木板)上左右顶顶咚咚摇摆气,一个劲地往外出,没有进气,无法说话(但主意识明白是中了警匪的毒药),从始至终十几个小时。第二天九点左右,药性虽然减弱,症状减轻,邪恶见我仍无法说话,不能得到想得到的东西,谎称:“你昨晚因炼功走火入魔了,你看,(手摸我额头)现在还不正常,还发高烧,赶快打针(强行给我打针),口里还无耻地叨道:说你们还说炼了功就不得病,生了病还不吃药打针。”

第三天九点左右,警匪见我毒性未尽,趁势对我发起攻势,企图利用毒药的难受对我威胁,厉声道:“昨晚上舒服吗?搅得整个监室都不清静,走火入魔,告诉你,只有老实交待才是你的唯一出路,你啥子要跟共产党作对?作案同案是谁?主谋是谁?受谁所指使?经费从哪里来?是不是国外弄来的?一一从实招来,面对邪恶对大法的栽赃和审讯包藏的祸心,我因毒药所致,不能正常说话,但还是一字一顿明白而有力地予以回答。在毒药症状减轻以后,才感到臀部有一边疼痛难忍,侧身往后一看肿起好高,足有3—4寸,坐卧艰难,一看皮肤,跟深紫茄没有两样,微一接触痛得要命。

特别记得农历七月二十三日我五十一岁生日那天,渝北610警匪尤珍凤、付光云把我从监中提出指认(弘法)作案现场(以核实是否另有其人)出监时,狠毒的恶人将我的脚铐螺丝拧得特紧,擦破双脚踝骨皮肤,过了好久才好,从此双脚踝骨留下了疤迹。关在重庆西山坪,我发现手抖得比较厉害,我觉得奇怪,我原来根本不是这样啊!能是这样吗?抓我之前我从事理发十几年,给人修面、刮胡须是要用刀的,刀不锋利还不行的,抖得这样厉害的手拿着锋利的刀子岂不把顾客的脸面刮得稀烂吗?客人能上门吗?怎么回事呢?突然这样子了,细细思索查找原因,最后,我想起了在渝北看守所警匪施毒恐惧的那一幕。

农历七月二十三日指认现场把我押回了渝北沙坪派出所,受610迫害、威胁、欺骗中的女儿、儿子得警匪电话通知他们到派出所,双双跪在我面前,声泪俱下,痛苦地哀求道:“爸爸,我们求求您,您就看在我们的份上,弟娃还小,还需要读书,您就听他们(610警匪)的话,认个错跟我们一起回家种田吧!”等等。它们企图拿这些亲情来打动我,我对他们说:“好孩子!别哭,坚强些!爸爸是清白的,我的信念是不会改变的。”这些610的警匪们还造谣说:“搜到了法轮功的公章几个和钱三万元,是用信封装起的上面还标明‘法轮大法专用款’是发工资用的。”我问他们怎么不开收据给当事人呢?尤、付二匪说:“不知道,别人要那么说,我们能怎么样?”这就是共产党所培养出来的癞皮狗。孩子们知道我被抓时是穿着鞋子的(那几天因久晴无雨,烈日当空,骄阳似火,大地犹似烙锅,地上这晒得滚烫的),怎么打着光脚呢?便问恶警:“为什么不让我父亲穿鞋呢?”恶警说:“我们是叫他穿的,可他硬说穿着太热,打光脚凉快些,所以我们就依从他了”。这些邪恶把强迫我赤脚在滚烫地上行走的恶行推得干干净净的。在里面我绝食抗议恶警们的种种兽行,又遭致毒药的人体摧残和百般的精神折磨,我的身体极度虚弱,邪恶之徒见想在我身上给大法造成更大迫害的东西没弄到手,怕我死在监狱里难脱虐杀罪名,打电话叫我女儿将我保释。

一个多月后,恶人见我又康复也并未发现我有什么事,就再次将我非法抓捕,送重庆西山坪强行劳教。来到人间最黑暗的邪恶地狱——西山坪,他们在身体上和精神上残酷地摧残着我们,不让睡觉,即使睡也只能侧睡,不让翻身,睡着了还要打。白天背手正坐还要被拳打脚踢,每天二十四小时他们都是变着法地折磨我们,还天天咒骂我们。如今我腰尾部,肋骨右侧(子肋)多处有明显痛感,腹腔胀痛,弯腰(尤其侧弯)困难。

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是败坏中华民族文明的罪魁,它们把毫无人性的人体摧残和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称之为:教育、挽救、转化,誉为爱护的特殊手段,迫害的手法真可谓闻所未闻,难以让人相信。其常用手法:“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或睡觉也只能是一式不准翻身,不给饭吃(二分之一、四分之一、六分之一),军姿长久站立或正坐,背手正坐,不准有丝毫动弹,暴雨般的狂打,拳打脚踢,用瓢(用楠竹块做来盛饭用的)砍脑袋,多个歹徒轮流拿这种瓢称为弹菠萝,用两尺左右的楠竹砍联二杆,膝盖、踝骨、手背、牙签作占子,楠竹块拍打另一端钉穷骨头,双手后背超低度下钩,车轮战,持久战……

这些恶人施暴时常常口中自语道:“整死你活该,有共产党给我们做主,有干部给我们撑腰。”恶人的自语不打自招道出了黑帮乱党,政匪一家的实质内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