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闫春华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我叫闫春华,是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99年7.20以后曾多次被邪恶迫害。2000年6月8日,接到师父的第一篇经文《心自明》,我便和几个同修在我家里学,谁知被坏人举报到派出所,当天就把我们几个抓到派出所,追查经文的来路,由于我不配合,恶徒第二天将我送往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双城市看守所,如同人间地狱,虽然10天却犹如10年,每天吃的是发了霉的玉米面窝头,里面玉米糊,砂子,土块什么都有,吃的菜就是一点油也没有的白菜汤,汤底就是泥,有时还能看到虫子,每天要我们8元钱的饭费。

2000年7月17日,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扣留,23日被单位的人领回送入第二看守所。两个月后罚款2000元钱,饭费480元才被放回,回家后单位又扣去领取费1000元。2001年1月12日再次去北京上访,在途中被恶警扣留,又送入看守所,当时由于正是十六大要召开的时间,全国戒严,大批法轮功修炼者被纷纷投入看守所,当时双城看守所已经装不下了,有的被送回本公社,有的被送入在秋林公司办的洗脑班,大多数都是被骗抓的,他们以找谈话为名,跟着它们去了就被扣留,当是正是春节前夕,人们正在准备欢欢乐乐的过春节,可没想到却被抓到了监狱里,使家人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真是太残忍了。

2000年1月20日,也就是腊月二十七,早上起来,各监号的大法弟子要求见610的头子张国富,并且要求无条件释放,警察们不但不放人,而且还调来了武警部队,全副武装,机枪,警棍,对准监号门,按名单各个监号往出提人,当时我在5监舍,只见这些進来之后,气势汹汹,有一个人喊:谁叫某某某?出来!当时这位大法弟子只说了声出去干什么?只见两个手拿电棍的武警冲上去劈头盖脸打了下去,同修被打倒在地,它们不由分说,拉着就走,各监舍都发生了同样的事情,100多同修被强行拉上大客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送往万家劳教所迫害。

春节过后,我们在看守所里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的第五天,恶警们又把武警调来,强行插管灌食浓盐水,一位同修的两个鼻孔都被扎出了血,灌完后脸色苍白,呕吐不止,恶警们还说什么绝食也没用,上边有命令,十六大期间,不许放人,不但不放人,而且又有同修被一批批送往万家劳教所,我于2000年6月11日也被送入了万家劳教所。

当时把我送入转化班,犹大们每天不停的包夹,给我说一些诬蔑大法的话,一帮走了,一帮又来,当时自己心中一念,谁也转化不了我,我也不会被任何人转化。十六天的包夹,他们不准我去饭堂吃饭,上厕所还得两个人跟着,不许和别人说话,不许炼功,不许背法,后来,他们一看转化不了也就放弃了。在万家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一天,晚上九点半钟才能上床休息,而且每天强迫干活,包拖鞋底,使用的胶都是刺激性很强的,有的同修皮肤过敏,起了许多水泡,许多同修身上长了疥疮,有的不能行走,我身上手上也长了疥疮,特别是手肿得直流脓水,不能自理,一切由同修们帮助。直到回家后才渐渐的好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