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洋劳教所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恶行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21日】沙洋劳教所二大队和九大队是女队,因此女大法学员都关押在二队和九队,这里披露的是二大队部份迫害实况。

李崴蔺: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恶人王泽梅、沈玉兰对她拳打脚踢,打伤了她的腰部。由于李抵制迫害,恶警让她挑大粪,肩头上已经压出很大块伤疤。又逼她长时间站立,双脚趾变黑,加上腰部损伤,好长时间不能直立。

黄杏英:湖北鄂州大法学员,她一进劳教所,就被仙桃吸毒人员刘翠云打得鼻青脸肿,谎称说她撞墙。黄当众揭露说是刘翠云打的,恶警刘琴假惺惺的要刘作检讨,可刘翠云并没作检讨,恶人一贯作假给人看。表面上扣刘翠云一个月的安全奖(三天),实际上给她减期一个月,以奖励刘迫害大法学员有“功”。邪恶之徒不许黄上厕所,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包夹又逼她脱下裤子,提着裤子去厕所,要经过院子里,让大家都看到,之后诬蔑说“黄杏英炼法轮功炼成精神病了,拉屎拉尿都在裤子里,还赤条条的,”用以蒙骗不知情的世人,这就是邪恶之徒一手导演的精神病案例。

吴小花:60多岁,宜昌吸毒人员李芳(第二次劳教)包夹她,长时间不许她睡觉,殴打她,用干警养的狗舔她的脸,在精神极度恐怖的情况下,吴小花违心的写了不该写的东西,但心里一直很痛悔,便找队长杨敏和汪琴要笔和纸写严正声明,那天吴小花直到深夜三点钟才回班里,回来时就神志恍惚,这是邪恶之徒将大法学员迫害成精神病的又一罪证。可恶人诬蔑说吴小花炼法轮功炼出精神病来了,动辄要全队人员集合,喝斥怒骂一顿,对吴小花施以手铐加罚站的折磨。刘翠云多次毒打她。殷玉蓉野蛮的用胳膊夹住吴小花的脖子从厕所拖到班里,拖过一个大院。很长一段时间,吴小花总是浑身是伤,头面部肿大,脸上、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胳膊上好几处皮开肉绽,肘子上破溃处感染化脓。她经常冲出去要求放人,经常大喊“师父救我”,那凄厉的喊声让大法学员撕心裂肺。在大法学员强大的正义呼声下,狱警才带她到劳教所医院里草草做了检查,据说诊断为精神病,大法学员心里清楚,精神病不是一小会儿就能确诊的。人已经被迫害成这样了,还继续迫害了几个月才让她亲人接回去。

朱亿姣:50岁左右,因她坚持信仰,不肯转化,邪恶之徒多次严重迫害她。吸毒人员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将她关在大教室里,用毛巾堵住她的嘴,恶狠狠的威胁说:“你再不转化,就淋了汽油烧死你!”说着,就拿一个装满液体的塑料瓶在她眼前晃动,朱亿姣在超越了她的承受极限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东西,可她心里一直万般难受。直到有一天她鼓足勇气写了严正声明,还没来得及交给队干部,就被搜仓搜出来了,对她進行新一轮迫害,又开始单独关押她,用几个吸毒人员包夹。一次恶队长汪琴强迫她站大门口几个小时。她每天要铲大量野草,消耗体力很多,又很少睡眠,导致支撑不住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眼皮摔破了很大一个口子,鲜血直流,恶人还骂她走路不看好。不知哪个包夹趁她眼睛包着纱布看不见时,把她刚领的50元菜票偷走了,干警江黎迪来了也只敷衍了几句,既不认真查,也没赔偿。象这种事情在劳教所经常发生,在朱亿姣期满要回家的时候,还将她关禁闭。朱亿姣离开二大队时,是彭先红和杜海燕收她的物品,朱亿姣发现刚取的50元菜票又不见了,恶警根本就不给她查,而是急于把人带到禁闭室迫害,在禁闭室遭折磨情况尚不清楚。

董诗君:40多岁,恶警汪琴等人到荆州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董诗君不配合,汪琴扬言决不放过她,将她从洗脑班直接挟持到沙洋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对董拳打脚踢,强行灌药,长时间站立,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高温天还不许洗澡,使董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导致高热,双腿高度肿胀,双脚心全部变成紫黑色。由于董不肯放弃信仰,又被超期迫害两个月。恶警将她从法轮功学员分队调到吸毒人员分队,由吸毒恶人彭先红包夹,长时间深夜两点才许睡觉,白天还要超强度、超时间干活。彭先红还伙同宜昌吸毒人员沈玉兰写对董诗君加期迫害的证明材料在劳教所邀功请赏,企图以此方式给自己减期。

董登智:50多岁,邪恶之徒强逼她转化,连续十四天没让她睡觉,一帮包夹趁大家出工号室里没人的时候,把她带到长满野草的菜园子里,那里野草有一米多深。几个包夹拿一块布铺在地上,将她手脚都绑起来,拿毛巾堵住她的嘴,蒙住她的眼,抱一只小狗在她脸上舔,一个个凶神恶煞,极其恐怖。还用很粗的搅粪的棍子戳她的嘴,戳了她一脸的粪,如此迫害几次。第二次,她看见干警就面向干部站着喊,让干部看到她脸上的粪。干部没作声,只看了看她,后来把几个包夹换了人,可迫害一点也没停止。由此可证明,干部是怂恿包夹迫害大法学员的。

洪月英:60多岁,利川大法学员,被罚连续站立一星期,不让上厕所,逼得尿在裤子里面。

樊昌华:女,40多岁,吸毒人员拳打脚踢她小腹部,导致一段时间尿失禁。

陈颜姣:60多岁,恶警2个月没让她睡觉,强迫背监规。

徐江:被罚长时间深度弯腰,头必须顶住墙,被迫害致腿部残疾。恶警逼她当犹大,迫害同修,她后来醒悟,不干了,恶警又逼她拖着残疾的腿超时超强度劳动,很少让她睡觉,直到出狱。

陈季(音):因不肯放弃修炼,恶警很少让她睡觉,并强迫她吃药,又强迫她超时超强度干活。

主要迫害手段:

一、 恶警指使吸毒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学员:殴打、罚站、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不许洗澡、强行背所谓的“所规队纪”、还要背党魁所谓“老四篇”、背了还要背什么“游行示威法”、什么“司法解释二”等等企图达到强行洗脑的目地。

二、 利用犹大围攻大法学员,灌输诬蔑师父和大法的邪悟谬论。由于长时间精神迫害,导致大法学员精神恍惚,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写所谓的“三书”。写“三书”后又强迫看很长时间诬蔑、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写诬蔑、诽谤大法和师父的 “心得”,实行强制洗脑。

三、 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或违心的写了“三书”但极其不愿意配合邪恶的学员则长时间只许深夜两点钟后才能睡觉,强迫背监规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次晨要比别人起得更早打扫号室卫生,一干就是几个月。

四、 恶警上场:戴手铐、喝骂、罚站、夏天罚晒很毒辣的太阳,在高温下铲草,那个院子里草根本就铲不干净,铲了第二天就会长起来,再有就是挑大粪,强迫大法学员超时、超强度劳动。


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名单:杨敏(队长)   汪琴(副队长)   江黎迪(音)  刘琴  李红英  李××(现已转到武汉女子劳教所)   钟秀连   伍××    刘狱医  严狱医

迫害大法学员的劳教人员恶人名单(部份):

宜昌:沈玉兰  王春梅  王泽梅  殷玉蓉  王芳  李芳  刘爱军  朱胜梅(音)(已遭现报、解教后自杀而死)  鲍琨  鲍芳  王青  郑华玲  邓芹  刘德军  周英  饶春香  徐媛  鲁义(音)
石首:万君  付西兰  张道红  张琼
公安:彭先红(原名:彭茜 两次劳教均参与迫害)
仙桃:刘翠云  张英
天门:龙兰姣
沙市:马秀兰  杜海燕
钟祥:李蓉
董小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