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文旗出狱前在上海提篮桥遭受的种种非人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24日】大法弟子熊文旗2005年4月24日从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闯出时,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在他已绝食约600多天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仍指使、奖励包夹犯以种种非人的手段不断的折磨他,把辣椒粉、风油精往他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以“松动筋骨”为由把他架起来往水泥地上撞,吊起来往墙上撞,等等。

近年来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为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表面上披着“人性化管理”的模式来管理,暗地里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迫害,干着违法乱纪的事情。它们根据迫害的需要责令监区、分监区、小组及人员,不惜精力和物力购买添置大量有关设备,不断用尽各种方式方法给大法学员“洗脑”,对坚持大法的弟子进行恐吓和威胁,并不断的进行暴力。

对新近被劫持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借背监规、监纪为由,一律强迫他们朝墙面壁,双手背后,罚坐小凳子,何时背出何时解除。监狱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在2005年2月又开始新一轮实施有计划、有步骤的分流,恐吓加暴力。为提高“转化率”,减轻外界对五监区的压力,把蓝兵等一批学员分流到其它监区从事繁重、超长时间的奴工劳役,让他们没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思想,并实行单个严管。对一直坚修的大法学员周斌长期进行刁难和殴打直至生殖器被严重打伤。

大法弟子熊文旗因绝食抗议而被用“扎死人床”的方式,用五根长绳将其四肢身体固定绑在床上,强制插管长达一年多。监狱为了让熊文旗放弃绝食就采用各种手段逼迫和虐待他。今年3月,监狱将他转到一监区(重刑事犯大队)四中队(暴力犯中队),以达到加强“转化”力度。恶警指派多名死缓,无期的重刑犯来看管熊文旗,那些犯人打手在得到恶警的直接指令“只要不死,哪怕搞得只剩一口气了,出去也没有关系”。打手们在只要能完成任务便可得到“劳改积极分子”并可以减刑一到二年的利益驱使下异常积极,对熊文旗开始进行残暴的迫害。它们不顾熊文旗被绑在床上一年多,肌肉萎缩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强制他从早晨5,6点钟开始罚坐到晚上8、9点钟(犯人休息睡觉时间也是如此)。而在这个“罚坐”上那些打手还要翻花样,大凳子给改为小凳子,甚至将绕电线圈的塑料小得根本无法坐的圆盘给他当凳子来坐,而且表面突出,顶着屁股的肉却强制让他久坐到晚上,不然就不给他睡觉,目地就是要折磨他来消耗他的体力。还借口熊文旗长期缺乏运动需要“松动筋骨”为由,把他架起来象打桩一样往水泥地上撞,吊起来往墙上撞,又用手猛戳他的两肋,腰际,用脚拼命踢他的两腿,膝盖,挤踹他的胸部,搞得熊文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

这些犯人打手又以帮熊文旗“灌食”为借口,在每次给他“活络筋骨”折磨之后,将他摁住把辣椒粉、花露水、风油精往他嘴里、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再用木棍撬开他的嘴并顶住,塞进橡皮管,捏住鼻子不让他透气,往嘴里灌水,呛得他透不过气来,把刺激物都呛到气管里去了,直接导致熊文旗气管发炎,肺部严重感染。

在这样的折磨下,熊文旗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检查出来各项指标严重恶化,可是犯人打手在压力下不断的加大“力度”并叫嚣:“现在不需要你配合,不需要你放弃绝食抗议,我们现在就是要搞你,搞到你出去,让你生不如死”。打手们不断想出各种方法来折磨熊文旗,如“喷气式飞机”、“跷跷板”、“简易老虎凳”等。

平时打头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随手就来。它们把熊文旗的鞋子袜子脱光,用木棍狠命的打脚底,把棍子都打断才罢休,它们说这样疼又看不见伤痕。犯人打手还拿肮脏的扫帚往他的脸上猛戳,弄得满脸伤痕,对外说是他自己抓破的。熊文旗的头被这些流氓打得到处是血泡、血肿,结起来的血痂厚得象戴了一层头盔,当有外人指问时,它们就说是他自己撞的、摔的。这些看管犯人少则四五个,多则七八个人,两人一组轮番上,累了就换人,从早到晚每隔二小时搞一次,每天搞得熊文旗精疲力竭瘫倒为止。

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内,熊文旗被这些流氓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直至休克,可是提篮桥还尽力掩盖事实,对外宣称说是他自己绝食造成的。

今年以来,提篮桥监狱的暴行不断的在媒体被曝光。为了减轻外界对监狱的压力和掩盖迫害大法学员的真象,所以把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尤其是那些不“转化”大法学员被加重迫害 ,大部份分流到各个监区进行“严管”,仍采用各种手段“吓、骗、哄、打”软硬兼施。提篮桥监狱知法犯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将得到世界人民的正义审判,望那些还尚有良心的警察能够为自己的将来选择一条光明的道路。邪不压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