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西合营镇大法学员孙锦凤被迫害经历

更新: 2016年09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5日】我是蔚县南留庄大法学员,名叫孙锦凤。得法前浑身是病,心脏病、脚腕骨质增生、脑震荡后遗症非常严重,稍一低头就疼痛难忍抬不起头来,最严重的还是妇女病,整天流大血块淋漓不断,几年来四处求医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仍毫无结果,直到后来流至面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不论走到哪里就躺在那儿,生活不能自理。家里家外全靠丈夫一人打理,当时我真是感觉到生不如死万念俱灰,只好整日在牌桌打发时光。

97年初的一天村里一炼法轮功的学员到我家说:“你别整日就谋玩牌了,你看咱村的×××都炼功了。”×××一身的病也全好了。我当时听后就想要炼功。那天我玩牌时就在牌桌上和大家宣布:“今天下午5:00点以后无论输赢我都不玩了,我要去炼法轮功了。”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之路。得法后我就有坚定的一念,把自己的身心全部交给师父,从此和药断绝。得法没几天我就清楚的感受到师父给我调整身体。一连几天,血流不止,甚至蹲在厕所上起不来,血一块一块往外冒,之后持续了有一年时间全部好了起来,尤其是听了师父的讲法,我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心想:就我这样一个人,还有这么伟大的师父,冥冥之中感到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生当中想要的。从此无病一身轻,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99年7.20以后,邪恶政治流氓集团镇压后,自己内心十分痛苦,总想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2003年3月村里有一位弟子到北京证实大法后,大家一起商议明天要到炼功点集体炼功来证实大法。第二天乡镇政府与村政府的恶人就去抓人。但是为了维护大法谁也没有退缩,第二天早上我和丈夫与同村20多名大法弟子一起毅然来到村里原来的炼功点集体炼功证实大法。不一会大队干部带来了一伙人把我们20多人全部都抓到街了大队部,逼迫大伙写保证书放弃修炼。镇包村干部陈喜玲几次逼问我炼不炼了,我都坚定的回答:“炼!”结果陈喜玲便左右开弓扇我耳光,直扇的我的脸火辣辣的发木。陈又将我拽到另一间空屋子里,镇上7、8个人把我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辱骂我、殴打我,恶人陈喜玲逼我跪在地上,7、8个人轮番上手打我、拳打脚踢好几个小时,之后就把我单独关在一间空屋里。晚上他们又闯入我家中恐吓孩子说:“今天夜里要打你妈和你爸让你看着,你给你妈、你爸写上保证,每人再交上600元钱就放人。”孩子只好向街坊四邻借钱,当把1200元钱凑齐交于史俊成后,邪恶之徒完全是欺骗根本不放人,仍然非法关押我和我丈夫20多天并逼迫孩子代写保证后才放人。

2000年7月份,我和同村大法弟子齐建枝一起进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公安绑架,当天就被当地公安押回蔚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7天勒索现金320元,我俩身上所带的钱全部被搜走,17天后并未放人直接将我们送齐家皂邪恶转化班继续迫害。我们共同绝食抵制邪恶,他们逼迫我们面壁站军姿,我们两人拒不配合,恶人就将我俩拉出去反铐在院中的树上轮番扇耳光、用扫帚把打、用电棍电,因我们始终绝食,再加上几天来遭受邪恶残酷的迫害,第六天时我们就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中。

就在我们这次进京证实法走后,镇上恶人就把我丈夫强行绑架到大队部,镇村干部和雇佣的打手逼迫丈夫跪在地上一齐上手对丈夫残酷的毒打。丈夫被打的满脸青紫,浑身是伤爬不起来。打完还逼迫丈夫限期第二天必须交上2600元钱,如不交就清家产、抢东西。丈夫因伤势严重无法行走没借到钱,恶人便土匪般闯入家中抢儿子家的电视,儿媳不让抢他们就要扑上前去打儿媳,丈夫只好挣扎着出去借钱交上。几年来原本贫穷的家庭已被这政府的恶人敲诈得欠下了许多外债而无法偿还。

我回到家中后,家中人不理解,丈夫也因经济、肉体和精神严重迫害而产生了怕心反而让我配合邪恶,在家人与常人的指责与咒骂声中,在镇村恶人又来人不断到家中骚扰等巨大压力下,当时自己没能把握好,违心的写了保证。我作错后内心的痛苦无法表达,真是痛不欲生,我就躺在地上一连几天不起来好多天不吃饭。

2001年12月我和齐建枝再一次进京证实大法又被北京天安门分局非法抓捕,送北京宣武区看守所非法关押6天,镇上去京认人将我们带回蔚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为抵制邪恶非法关押,我俩绝食抗议18天,生命出现危险我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我回家后的第三天就吐了半盆子血,恶徒看到后竟然说不是血是染料。恶人王喜珍收罚款300元。这一次在我进京走后,恶徒又把丈夫抓到西合营镇,让镇上的恶人王希珍、高荣斌差点把他打死,当时逼丈夫跪在地上,双手扶地十指相对,他们就穿着皮鞋踩在手上用皮鞋使劲拧,用夹火的火剪把后背打得一片片黑紫,手肿得象馒头一样,满脸青肿血污两腿全部黑青淤血,双腿后背不断淌着血水。打完后又逼其回家去借3000元钱交给他们才被放回。

2002年正月29日我与齐建枝一同在蔚县南洗冀看戏,县、镇、村公安恶警开来两辆警车又来抓捕我与齐建枝,我俩在同修的帮助下正念逃脱。之后流离失所半年之久。恶人来抓我没得逞,就又从家里把丈夫绑架到西合营镇,凶残的将其毒打,扇耳光、用皮鞋踹,头上、身上、胳膊上、腿上到处是伤没剩一点好的地方。之后他们又用电警棍插到丈夫上衣内的胸口上不往出拔,因长时间电击,胸膛上全部被电成黑色。后又找到一根木棍子并扬言要打出丈夫的脑子来,将他打死。被刚刚走进来的一位镇上的老人阻止拦住。还要逼丈夫交上3000元钱,可是镇上610头子贾仲成只给写了个收1000元钱的收条,自己私装了2000元。丈夫被打坏的地方由于伤的很深,全都结了很厚的痂,好几个月都不能恢复。

7月份西合营赶会时,恶徒再一次把我与齐建枝绑架,把我俩从蔚县县城送蔚县代王城的路上,他们对我俩大打出手,恶人倪建赋一拳头砸在我的嘴上,把我的牙打掉了好几个。身上240元钱也被抢走。乡镇谢金发和许多干部一齐劈头盖脸打下去,并强迫我按手印,我不按,镇干部就大骂脏话,污言秽语真是不堪入耳。之后又逼迫我们写保证,并说如不写就剁我们的手指头,4、5个人强行拉胳膊、拽手,手段极其卑鄙。当天又把找们送西合营镇关押了3、4天,并恐吓我们说:“写了就不送劳教,不写马上送走!”我和齐建枝心里发着正念就是不配合邪恶,结果在西合营镇就被捡出我有严重心脏病,于是恶人给我们两人撬开嘴灌药,之后把我俩强行拉到高阳劳教所并住了一夜。齐建枝因身体不合格被当地恶警拉关系送礼强行送进去,我当时被捡出心脏病、脑震荡,高阳劳教所一直不收,他们看到我不行了就用铁勺子撬开我的嘴强行给我灌速效救心丸,恶人王友骑在我身上左右开弓扇我耳光并气急败坏的喊叫:“我叫你不吃!我叫你不吃!”恶人没有把我送进去只好把我拉回继续关押。直到人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不行了,才将丈夫找来逼迫其拉出房产、家产清单,再打3000元欠款条交给王友做为抵押才被放回。

过了些日子恶人看到我身体刚有恢复,又一次闯入家中欲绑架我到邪恶洗脑班,晚上突然闯进6、7个恶人欺骗我说到营里说几句话就回来,强行把我拉到营里,因洗脑班要陪教,恶人又将16岁的闺女骗来,我坚决不上车,镇610王友左右开弓扇我耳光连踢带踹的打我。强行将我拽上车后又去追闺女要往车上拉孩子,我就势下了车因身体软弱一下子滚在了车下,他们一伙一齐上手残酷的对我暴打,我的上衣裤子全部被拉掉,浑身是伤,之后他们竟将我拖上车塞到两座位之间的缝隙中间,又继续打我、用电棍电我,满车都是焦糊味,我的腰部被踢了一个大坑。拉回镇里才让我穿上衣服,之后又拉回村里继续找陪教人员,村里不给找人,这帮穷凶极恶的家伙就又把我的闺女抓来,把儿媳也抓来,恶人倪建兵、王友一味愚蠢的对着修炼的人大打出手。他们在镇里把我暴打之后,在村里又将我打了好几次,打的我死去活来上不来气、动不了,气息奄奄,最后侄儿才将死人般的我背回了家中。

过后他们仍然不断闯入家中骚扰,逼迫我写保证书。丈夫因在我进京证实大法走后几次遭受邪恶的毒打迫害,迫于压力代我写了保证。因此在这里我与同修及其家人:张淑芳、夏登亮、夏树林、班汝琴、夏树燕、郑重声明在被邪恶迫害过程中所说所写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