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沈阳市司法局长曝光610内幕”进一步揭露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8日】首先,非常感谢韩广生先生的仗义执言,他所述都是事实,但还不全面。在2000年7月的“韩天子事件”中,他只说出韩天子被警察用电棍电,并没有说出被电的后果。事实是;韩天子被电得昏迷不醒,高烧不退,抽搐,大小便失禁。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有39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家属都到沈阳市司法局去找,要求放人。接待的就是韩广生先生所提到的张宪生。他当时说要开会统一研究,结果是:为了瓦解大法弟子的集体意志,龙山教养院将她们统一用大客车拉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医院,进行惨无人道的灌食后,分散关押在沈阳市内各个教养院、法制教育学校,有的同卖淫小姐关在一起。其中,辽宁省辽中县茨榆陀镇的中学教师孙宏艳因为绝食后身体极度衰竭,被继续留在监管医院的地下室里,却无人照管,一个月左右后,在昏迷中被别人拉着手在“保证书”上画了押才被家人接走。家人将她送到县医院后,已经无法进食,身体也不能再吸收任何营养和药物,不久便悄然离世,终年28岁。(明慧网曾经报道)

被分散后继续绝食的人大部份被放出,其中有一个叫王杰的是在绝食100天后才被放出的,在大街上遇见她都认不出来了,不到40岁的她当时弯着腰就象一个瘦弱的老太太。被分散后停止绝食的都被判教养1-3年不等,其中有一个叫赵文艳的被判2年教养关在马三家教养院,因为拒不转化到期后又被加期3个月,才被放出。放出后警察又去家中骚扰,不得不离家出走。

在韩天子事件后,龙山教养院的白院长确实被调离,电棍也被拿走,但好景不长,不到3个月电棍就又重新回到龙山教养院,电人的事件继续发生。

至于韩广生先生所提到的赵姓和尹姓女学员,我们推测是赵素环和尹丽萍,她们当时正是被关在马三家教养院,也曾说过给局长写过上告材料,却如石沉大海。赵是据我们所知自修炼以来唯一一个没有写过任何保证或悔过书的坚强弟子,她所受的苦是可想而知的,其中有一个就是韩先生所提到的“掐大腿”,但实际上却是“挖大腿”,就是管教指使普通犯人用带着长指甲的双手去掐大腿根,导致血肉模糊,腐烂,赵的腿上至今留着被挖的疤痕。

尹丽萍是当时被推进男牢房的18位女学员之一,只听她说:当时我们非常抱团,一开始时恶人也没敢把我们怎么样,只是有几个恶人直冲那几个年轻姑娘去了。有几个人吓得直哭。为了保护其他人的名声,她没有多说,但事后有一个大家都管她叫小艳的护士学校毕业的,没有几天就自杀又被救活。她的自杀肯定与被推入男牢房有关。小艳现已期满被放出,尹丽萍在今年上半年被抓关在马三家教养院,她绝食抗议,至今生死不明。

写到此,再次感谢韩广生先生的义举,也希望更多的人站出来揭露更多的事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