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学员自述在马三家集中营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2日】

一.大法学员甲:马三家教养院对我的精神、肉体的迫害和经济勒索

在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对师父、对大法進行造谣、诬蔑、陷害,许多大法学员被非法抓捕。作为在大法中受益的我,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大法这么好这么正,却遭到如此镇压,我不能坐视不管,我要去北京替师父讨回公道!

7月22日我们一行四人准备去北京,可在半路上就遭劫持。我和于秀春绕道步行去了北京,当天就被绑架,被当地公安恶警接回。他们怕我们逃走,我和一名男同修戴一副手铐。我被送進拘留所,不到十天罚款3000多元。从此我被列入黑名单,三天两头就有人来家骚扰。

2000年10月11日,我们四人(包括我丈夫)决定再次去北京上访。第二天我们就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便衣很多,警车也很多,我和于秀春再次被绑架,在警车上,于秀春大喊:“我们是好人,为什么抓我们。”只见恶警疯狂的用狼牙棒打她,一棒打在头上,于秀春当场昏死,半小时才醒过来 。到了晚上,恶警提审大法学员,谁也不报姓名地址。几天后就把我们给放了。后来我们又被城关镇派出所的刘二楞子、杜井安绑架到派出所。又非法送進拘留所,两个人戴一副手铐。21天勒索340元钱。我和爱人同时被非法判劳教2年。

我们被非法送到了马三家,恶警苏境派周迁和犹大围攻我,坐小凳,不让伸腿,三天后不转化就罚蹲,面壁一直到半夜一点多。去了七八天,我的精神、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心想我在大法中受益很多,我怎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呢。然而,迫害不断升级,我又坚持不住,违心的写了“三书”,明知大法好,却又做出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我身心备受煎熬。生不如死,再加上每天还要劳动,加班加点,增加劳动任务,每个星期还要写2—3次批判稿,我简直就要崩溃了。真想一了百了,可师父说过自杀也有罪。我又打消了这一念头。

我自知是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也不愿落下我,梦中多次点化我,终于在2001年10月25日我写了严正声明,决心修炼大法到底。从此后邪恶就整天的找我“小脚”。记得有一次,2002年5月8 日,我由于腿痛就盘上了,包夹看到后就大叫:不准盘腿。我心想不让盘腿就不干活了,于是就上床休息。一个叫林平(大连)的和王晓光(鞍山)两个人把我从床上拽下来,使劲的摔在地上。我上床后,他们又把我摔在地上。我双腿麻木不能行走。她们又把我送去医院,只住一夜就花掉200元。

马三家就是人间地狱,只要坚定的大法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2002年7月22日,因为李冬青、宋海红两名大法学员拒不转化,准备送大北监狱继续迫害,就召集所有学员开会,当场有学员就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当时就把这个学员压入小号,加期4个月。凡是喊口号的就加期2、3、4个月不等。大连的同修刘月秋就被加期4个月,学员董晓艳的腿被蹲坏。有一女大法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就被拖入小号,只见两名男恶警把这个女学员的手反背过去,她当场就昏死过去。

我和爱人被非法教养期间,家里只剩下不懂事的孩子,每次给我打电话时总是哭个不停。我的家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我所见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行只是冰山一角。江泽民邪恶集团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罄竹难书。马三家教养院所长苏境及其恶警迫害大法学员也犯下同样大罪。总有一天他们会受到天法的严惩!

二.大法学员乙:我见证的马三家的邪恶电刑、冷冻及洗脑

1999年10月5日,我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门口被警察抓走,非法关押在北京府右路派出所,在一间阴暗肮脏的小屋呆了一天。当天下午4点被送到北京市的一个收容所,被非法关了16天,每天被强迫干苦力,超负荷劳动。

10月23日我被向东化工厂接回,直接送凌源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7天,每天吃发霉的饭菜。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从二百里以外来看我,都被警察拒之门外,父亲当场昏迷,被家人搀扶着回家。

11月1日我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一進门就被强行搜身。11月2日,警察派一个吸毒犯看管我,这个吸毒犯很邪恶,当天就把我拉出去,在一个小空屋子里让我下跪,我不从,他就拽我的头发,头发被拽下一大把。把我打的眼冒金星。这个吸毒犯人高马大,心狠手辣。第二天,吸毒犯把我报告了恶警,结果我又被警察叫到一个屋子里,屋里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刑具,大大小小的电棍。只见一个姓丘的队长拿起一根电棍,放射出蓝色的火花,发出滋滋的响声。在我的身上乱电一气。直到电得我站立不稳,眼前一片昏花。他们说先给我一次教训,我踉踉跄跄的回到了住处。

11月8日我被送到马三家女一所。强迫下车间劳动。这里是对外服装加工厂,每天强迫我们干12小时以上,常常干通宵。同时我被两名犯人日夜看管,不得随便说话,无论上厕所或吃饭总有犯人时时刻刻跟踪。

对此迫害我们不能忍受,于是我们罢工抗议。有一天早晨,我被张大队长和李指导员叫到办公室,此二人就用高强度电棍电我,从9点钟一直电到11点,直到他们累的筋疲力尽才罢手。又把我关在一个冷屋子里。11 月的沈阳天寒地冻,只见窗上结着厚厚的冰,过了一个小时,几个犯人对我“甜言蜜语”,终于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我才被放回。

在这冷屋子里关的时间最长的是葫芦岛的杨红,有一个多月。当她被人抬出去时脚上流着脓,又是电刑又是冷冻,整个人折磨得惨不忍睹。肉体上的折磨还不算,精神上的折磨更使我们难以忍受,强迫我们谩骂师父,强迫我们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还有报纸,再加上犹大的歪理邪说,我那时被关在一个小屋里,日夜不许出门,吃喝大小便全在屋里,整夜不让睡觉,我的精神崩溃了,意志瓦解了,理智不清了,违心的向邪恶妥协了。

当我回到家,曾一度消沉,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振作起来,把我在马三家所遭受的迫害写出来,做为历史的见证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