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曾被打上兽印的人的自我反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11日】我的家庭很普通,虽然普通,但我却无法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由于中共恶党无休止的斗争,带给我的家庭只有水深火热。因为祖辈的原因,父亲不堪忍受非人的欺压而远奔他乡,成为当时社会俗称的“盲流”。父亲在我幼时的记忆中不过是一个模糊的影像罢了。

孤苦伶仃的母亲即使根红苗正,也要拖着因计划生育造成重病的身体,在村里“享受”大队干部的“优待”。在这样的环境下,亲戚们为了表示与我们划清界限更是落井下石,成了欺侮我们的急先锋。他们泯灭自己的良知以求自保,我无法指责他们,因为他们的本性同样渴望善良,只是中共恶党迫使亲戚们的人性被扭曲,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

无望之下,母亲带着我们回到了外祖母家中。舅舅们的善良和正直得罪了共产邪党的基层骨干,但这里的生存条件不像父亲家乡那样残酷而无奈。虽然只有咸菜和玉米饼填饱肚子,但对我来说已经很快乐和满足了。

孩童的天性是嬉戏和玩耍,我也不例外。可是我与小朋友玩耍的结果,大都得到的是拳脚。每当我带着伤痛和眼泪回家时,外婆总是给我疗伤和安慰。我永远感激我的外婆,她不仅把家里最好的食物留给我们这群孩子,也把做人的最质朴道理讲给我们。她没有文化,可是她有中华民族传统道德赋予她的善良和宽容,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植下了不可磨灭的良知的种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即使我用微小的卑劣手段做事,我的内心深处总会有一种负罪感。

在外婆家的时间不长,母亲又带着我们踏上了投奔父亲的路。在北方的一座边远小城,我终于见到了脸色黝黑、衣衫破旧的父亲。父亲初见我们时的喜悦全都挂在了脸上,可是没多久,父亲的笑容就因生活的负重所带来的烦恼而消失。生活的劳顿使父母因为一点琐事就会争吵,那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我宁愿用我的一切来换取他们的和睦。可我稚嫩的心底发出的渴望又怎能解决残暴的独裁专制强加给我们的严酷的生存危机呢?

庆幸的是父母对我们的爱始终如一。到了上学的年龄,对于象我们这样没有户籍的家庭来说,受到的冷遇是别人无法体会的。在中共枷锁式的户籍制度下,户籍就是人的生命,它决定着入学、就业、粮食、婚姻等等的一切的一切。可是我却没有这最基本的生存条件。父亲为了改变我的命运,付出无数心血,终于使我得到了受教育的机会。

初入学校的日子,我兴奋不已,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老师、同学就知道了我是一个“黑人”,老师的歧视、女生的白眼、男生的欺侮同时而至,学校成了我最可怕的地方。但为了对得起父母的辛劳,我还得每天硬着头皮去学校“炼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终于掌握了他们的游戏规则。于是我成了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同学的好朋友。我入了队,入了团,还抄了一份入党申请书上交。如果我再稍微向党委书记表示一下忠心和金钱的话,我早已成为在恶魔的血旗下发誓的中共党徒了。

为了生存,我被动的继承了恶党的邪、骗、煽、痞、间、斗等邪恶基因。我学会结合同样的力量并依附于更强的力量进而组成更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自己。我会利用他人之间的矛盾两面三刀、尔虞我诈来达到自己的目地。我在无数的面具下掩盖自己,心里霉暗而变态。可是我良知未泯,我常常在漫漫黑夜里从梦中惊醒,不知自己是谁,不知身在何方。我搞不清自己是生活在梦里,还是梦里才是生活的真实。人生迷茫的我整日懒散度日,还自以为潇洒。我不知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却自以为了悟了人生。

一九九七年,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并劝我也炼,我很反感。我觉得他们无非是要满足自己的私欲,填充自己内心的空虚,满足自己的虚荣。但法轮功确实给父母身心带来巨变,所以我表面上支持,对他们的劝说敷衍了事。可是大法书中的只言片语还是在我心里产生了共鸣。

九九年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中共说的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它只会是非颠倒、粉饰太平。这一年母亲因上访两次被抓。我既为她担心,又很是埋怨。在我看来,与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政权对抗无疑是自找麻烦。我经常和母亲争辩。母亲是一个读书不多的人,她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内心的意图,但是我看到了她的坚定和不可改变的信念。

后来镇压进一步升级。母亲在一天夜里悄然离家。她知道我有失眠的毛病,只留下一个字条,还给我留下一些大法书籍。我精心的收藏好这些书,我知道这是母亲为我留下的,这是母亲最珍爱的东西,我要好好保存。

不幸还是发生了。一天夜里,610、公安局、国安大队的人来到我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家翻箱倒柜,搜走了母亲的大法书。它们叫我签名,威胁恐吓之后扬长而去。我明白我家又一次成为中共迫害的对象,成了它以儆效尤的靶子。

机缘巧合,后来我又得到一本《转法轮》和一些大法书籍。这次我仔细研读,我开始领会了一些不可言传的法理。伟大的师父和高深的法理净化着我的灵魂,指明了我今后要走的路,荡涤着在中共统治下、在扭曲的社会中共产邪党灌输给我的邪恶。

在此,我郑重声明,我对过去在中共教唆下所犯的罪过表示忏悔,对我所伤害过的人表示真诚的歉意。

我郑重声明,我少年、青年时期对共产魔党所许下的誓言,无论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一律作废。我要抹去邪恶的兽记,迷途知返,在大法的熔炼下还原我善良之本性与纯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