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部份犯罪记录(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6日】1999年7月中共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的6年时间,逾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这个残害生命的死亡集中营里所遭受迫害,遭受诱骗、冻饿、奴役、侮辱、诋毁、丑化、禁闭、恐吓、加期、打骂、株连、刑罚、等等等等。据最新消息,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季凤琴,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折磨,被家属接回的第三天,于2005年7月30日含冤离世。目前突破封锁,通过种种途径证实,至少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五、剥夺生命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恶警在邪党的指使控制、威胁利诱下,肆无忌惮的一次又一次的虐杀大法弟子。所长卢振山见利忘义,践踏法律,助纣为虐,利用上级层层授权撑腰,拿到从来都没有过的丰厚收入,不顾善良百姓的死活,甘愿“操刀行凶”,从2002年夏至2003年秋冬,一直在集训队现场办公,把邪党政治流氓集团见不得人的“杀无赦”的密令当作尚方宝剑,坐镇指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在他任职期间,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重度致伤、致残、致疯、致死逾百人,卢振山曾对这段历史直言不讳地说:“你们要恨就恨我吧,这都是我叫他们(狱警)干的。”

中国曾在诸多实体法和程序法中都有相关的法律条文限制国家权力机关、政府机构和个人不得任意或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众所周知施用酷刑迫害而恶名远扬的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的恶警只认金钱,不认法律,肆意践踏人权,无视无辜百姓的健康及生命的安危。在他们大面积采取犯罪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上消灭的极端残暴迫害的六年时间里,至少有二十多条鲜活的生命被他们非法剥夺。

1、孟宪芝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孟宪芝,女、54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太平区红旗小区。

详细情况:2001年7月在家睡觉,被哈尔滨市太平区公安分局绑架,当时只穿背心短裤。8月16日被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7队。在7队期间孟宪芝因多次表明自己的修炼态度,经常被恶警王敏、张红、李红、李秀花及被指使的非法轮功学员殴打谩骂,遭受拳打脚踢扇嘴巴拽衣服木棒笤帚打,薅头发往床上撞,多次把她从椅子上拽到地上。有一次孟宪芝被摔得好半天起不来,就这样恶警还踢她几脚,一周后她心情郁闷少言寡语,每顿只吃一两口饭,喝一点水。2002年3月4日下午约2点左右,孟宪芝在7队2楼厕所晕倒,停止呼吸。狱医赶到后给其量血压,高压达260以上,低压达180.呼吸已停,瞳孔扩散。下午将其送哈尔滨医科大学二院。原本身体十分健康、精神矍铄的孟宪芝老人,带着邪恶迫害的累累伤痕离开人世。当时她的手上大腿处仍留有青紫伤痕。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太平区公安分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卢振山、史英白、武金英、王敏、张红、李红、李秀花、那东波。

2、秦淑艳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秦淑艳,女,59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动力区王兆新村。

详细情况:2002年4月末被恶警劫持并非法劳教,投入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在此期间秦淑艳遭到严重迫害,造成身体极度虚弱,保外就医期间仍被监控,3个月后含冤离世。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卢振山、史英白等相关人员。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迫害致死;

3、付桂兰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付桂兰,女、55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

详细情况:1999年7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不法人员抓后非法遣送回本地,被非法逮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9个多月;2001年4月因做大法真象资料,被南岗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2年。在此期间该大法弟子拒绝迫害,进行绝食直至到生命垂危被保外就医。

2002年5月和丈夫〔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看孙子时被不法人员抓捕,关押在哈尔滨第2看守所,绝食抗争3个月,被劫持到哈尔滨公安医院检查身体,在那里10天左右没有人管她、问她,没有食水、没有鼻饲,被劫持回万家劳教所。

在万家劳教所医院没有一点力气说话,每天要承受着狱医的3次野蛮灌食和强行输液折磨。2002年12月20日左右,付桂兰开始高烧至39度2,哈尔滨市610人员在万家劳教所医院观看狱医怎样插管灌食时,取笑高烧中的付桂兰:你身体比以前强多了,脸红扑扑的,别装死了。29日付桂兰在恶警及狱医的联手迫害折磨下痛苦离世。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哈尔滨市第2看守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卢振山、史英白、宋昭惠。

4、刘丽梅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刘丽梅,女、41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木材街59号。

详细情况:刘丽梅是黑龙江省东北农业大学兽医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正带研究生)、博士在读。1999年7-20以后,刘丽梅维护大法,多次遭非法抓捕,历经万家劳教所及医院的折磨,多次绝食抗议,遭万家医院长期野蛮灌食、灌芥末水和注射精神类药物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由百十多斤到皮包骨。2003年8月12日迫害致死。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东北农业大学保卫处、哈尔滨市第2看守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卢振山,史英白,宋昭惠、毛大夫、韩英子、刘亚芹、畅凡、于芳丽、、胡某、郝院长。

5、赵凤云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赵凤云,女、50岁,单位:哈尔滨市轴承厂精密车间技师。
住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延兴路963号2栋544室,宅电:86660586


赵凤云

赵凤云

详细情况:赵凤云于1996年5月开始修炼,曾患有痔疮、脚气、牛皮癣、腰疼、先天性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修炼大法后这些病不治而愈。曾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2002年5月19日在延兴路与丈夫做真象资料时,被110巡警7中队和8中队非法抓捕,各劳教3年。2002年7月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在强制“转化”期间,被迫长时间罚蹲坐塑料凳不许睡觉等惩罚。

2003年12月3日赵凤云被下分到12队被迫奴役劳动,为国鑫印刷厂加工盗版书,使用的是廉价的且有剧毒的液体胶,有害气体苯酚长时间侵蚀着疲惫的肌体,赵凤云喘气困难时,曾两次要求休息但被恶警拒绝。

2004年2月27日下午6点30分,赵凤云趴在车间的案台上只说了一句,我要吐。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两眼发直,嘴唇发白,一同修用手绢把她越咬越紧的牙撬开,发现赵凤云的舌头都白了,身体也在变凉,不一会她艰难的吸了两口气,身体开始下滑,就再也没有反应了。狱医半小时后到现场没有带任何抢救器具。7时左右将赵凤云送到市红十字中心医院,进行例行的尸体抢救。28日下午,12队恶警队长郭秋丽电话通知赵凤云的丈夫李为国到第2火葬场,当李为国寻问死亡原因时,郭秋丽说赵凤云去世前身体没有异常反应,没有人打过她。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110巡警7中队、8中队,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卢振山、郭秋丽、当班狱警。

6、张宏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宏,女、31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动力区,宅电:0451-82107266;工作单位:哈尔滨市第四医院检验师。

详细情况:1999年10月首次被非法关押于万家劳教所。2004年5月8日再次被恶警抓捕,6月初被非法劳教3年因体检不合格拒收;7月22日劫持单位行贿万家,再次强行将张宏送往万家劳教所集训队。恶警们日夜不停的采取酷刑手段对张宏进行迫害,2004年7月31日,只短短9天时间,张宏年轻的生命在共产恶党的劳教所惨遭扼杀。

2004年5月8日,张宏在哈尔滨东风监狱围墙上书写法轮大法真象时被监狱岗楼的恶警举报,于当晚23时被道外区东风派出所恶警张广铭、武金龙抓送市第2看守所。6月初被非法劳教3年送万家劳教所,因体检有问题被拒收。7月22日恶徒行贿于万家劳教所再次强行将张宏送入集训队,吴洪勋、赵余庆、姚福昌、那东波等恶警使用罚蹲、绑吊、铁椅、冷风吹、死人床和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9天的时间,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消失在这死亡集中营里。

家属看遗体时,张宏双眼圆睁,嘴大张,身体比以前瘦掉40来斤,裤内有大小便,张宏母亲置疑狱医:心脏病猝死为什么口腔里全是血,狱医说他解释不了。2004年7月31日张宏家人在211军医院医生办公室看到一女医生进来,办公桌周围约有3个人忙着写东西,女医生拿起一张纸看了看说:“心脏病怎么能用这种药哪?这不用反了么?”正在写东西的医生夺下那张纸说:“你别瞎参合,这个是法轮功。”那女医生觉得失口“哦”了一声,匆匆走掉。张宏家人询问无人解释。

张宏家人于2004年8月2日、10日、16日分别向万家劳教所、哈尔滨市检察院驻万家劳教所办公室、哈尔滨市道外区滨江检察院等单位置疑张宏的死因,都被各种因素与恶人阻拦,久拖不予答复;家属要给尸体录像和照相,被恶警强行制止反倒催促尽快火化。在诸多的压力威胁下于8月26日,在劳教所40多个警察的监视护送下将张宏尸体火化。同时张宏单位给付的3000元丧葬费和家属的500元计3500元钱一并被万家劳教所拿去。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东风监狱岗楼恶警、哈尔滨道外区东风派出所、哈尔滨市第2看守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211军医院:张广铭、武金龙、卢振山、史英白、吴洪勋、赵余庆、姚福昌、那东波等。

7、单玉琴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单玉琴,女、50岁,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农民。

详细情况:2002年4月25日午夜,被依兰县达连河公安分局多名恶警非法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被万家劳教所恶警施以不明药物,逐渐迫害成一个无法行走,只会傻笑的精神病人,就是这样恶警姚福昌还残忍的把单玉琴铐在铁椅子上5天5夜;2003年底,恶警们把已折磨得成了一个废人、傻子的她释放回家,2004年8月20日单玉琴含冤去世。

单玉琴的儿子赵凤先、儿媳王红艳为惨遭迫害的母亲讨公道呼吁:

我们要讨还这份公道

我们是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单玉琴的儿子赵凤先、儿媳王红艳。

我们的母亲是2003年12月30日从万家劳教所集训队由父亲接回家中的。看到母亲时我们不仅大吃一惊,她已经神志不清,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满口牙只剩下几颗,咀嚼功能丧失。失去的牙听说都是被打掉的。小臂总是端在胸前,手脚经常抽搐,一会哭一会笑,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精神病。一两个月后已不会说话,大小便失禁,后腰长出两个象鸡蛋黄大的脓包,不时的流出脓血水,发出难闻的气味,身体瘦得皮包骨一样。

经过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近两年的迫害折磨后,母亲在精神和肉体上遭受到这样大的摧残,是我们全家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我们的母亲回到家中仅7个月的时间,2004年8月13日便含冤辞世离开了我们,年仅49岁。

母亲被非法劳动教养的原因是令人啼笑皆非的,2002年4月25日午夜刚过,依兰县达连河公安分局四五个人到我们家强行从睡眠中拽起母亲,那些个警察逼问她炼不炼法轮功了,母亲说炼。他们就把母亲强行抬到警车上,外衣都不让穿,光着脚走的,就这样母亲被绑架到依兰县第2看守所,继而被非法劳教2年。

炼法轮功前,母亲患有肾炎、便血、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多方医治不见效果,1996年幸得法轮功修炼,很快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恢复了健康,精神特别愉快。还能操持十来亩香瓜地的耕作。而且种瓜卖瓜都靠她一人张罗,收入虽不丰厚但也衣食不愁,一家人和和美美共享天伦之乐。

由于母亲的被迫害致死,给我们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痛苦,家里失去了往日的温馨,父亲经受不住这致命的打击,无心照料母亲在世时的那些田地,使生活一下陷入了危机之中,上大学的小弟只有靠打零工的哥哥四处奔波勉强维持学业,而母亲的多次被非法抓捕无理罚款就达上万元,致使本不富足的家庭已负债累累,以至于母亲火化时的费用全部都是亲戚邻居借给的。父亲每天沉浸在极度的痛苦之中,经常呆呆的望着母亲的遗像发愣,还要为小弟的学费发愁。政府对好人的镇压和虐杀给我们几代人的家庭造成的痛苦难以言表。这些恰恰是因为母亲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关押劳教所迫害造成的。这是我们全家绝不能认可和接受的。把一个修炼的好人整成疯子这是哪条法律规定的。

我们要用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讨还这份公道!

赵凤先 王红艳
2005年2月2日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公安分局、依兰县第2看守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卢振山、史英白、吴洪勋、赵余庆、姚福昌、那东波等。

8、王淑芳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王淑芳,女、49岁,黑龙江省阿城北燕厂职工。

详细情况:2001年4月王淑芳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捕并关押49天,绝食抗议,在北京被强行野蛮灌食,造成食道和胃出血后被释放;2001年6月,她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阿城“610”办公室非法抓捕,关押在阿城拘留所6个月。后被阿城“610”办公室非法劳教1年,投入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遭受酷刑折磨,野蛮灌食摧残,造成胃、食道出血,腹腔肿胀大量积水,生命危在旦夕,于是万家劳教所通知阿城“610”接人。由于街道、工厂不给盖章(层层盖章签字同意才放人),说劳教期快满了,等到期时再办手续去接人。王淑芳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靠着同修的帮助照料硬是熬到2002年6月份才从万家被接回。当时腹腔大量积水不消,连拉带吐血,接回时,神志恍惚不清,下肢瘫痪,情况很凄惨。王淑芳回到阿城家中不见好转,于2002年12月18日离开人世。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阿城市“610”办公室、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阿城北燕厂、阿城市所在街道办事处。卢振山等相关人员。

9、白秀华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白秀华,女、40岁,黑龙江省阿城市人,原为阿城市哈尔滨建成份厂派出所(阿城711派出所)户籍员。

详细情况:1998年5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恶党迫害大法后被开除公职。2000年12月份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白秀华被抓至阿城市第2看守所,后被转到阿城洗脑班,被非法关押7个多月。由于她不看歪曲大法的电视,被两名洗脑陪同人员拽起胳膊和腿扔在地上,把椎骨摔坏,她绝食抗议3天,被放回家。2002年7月8日被恶人再次抓至哈市公安7处第2看守所,因为长期绝食抗议走路站不直,必须有人搀扶,看守所不留,让711派出所接人,派出所怕担责任,据说看守所为了把白秀华送走曾给万家花钱,送了两次哈市万家劳教所才收下。

白秀华在万家医院被强行野蛮灌食,从鼻孔灌入的东西从口中又吐出,恶警就用尽全身力气猛打白秀华的嘴巴子,连打带骂反复折腾。当白秀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医生才被叫来检查身体。医生说:“白秀华胸积水已老化。”白秀华有气无力的给同监室的大法弟子看她手腕、脚腕在七处戴手铐、脚镣勒的伤疤,她说:她从七处被弄来的,她已经在七处绝食一个多月了。她被逼迫无奈从楼上跳下想走脱,结果把脊骨摔断。七处警察把她弄到万家劳教所要非法劳教。白秀华于8月28日午夜迫害身亡。当时白秀华所在的监室只有她自己,由几个刑事犯看着。当晚白秀华的遗体抬出去时,遗体被包裹得严严的。有问起白秀华最后的时刻是怎么回事?狱医说,白秀华是肺结核晚期。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建成机械厂分厂派出所(711派出所)、黑龙江阿城市拘留所、哈尔滨第2看守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当班狱医和相关人员。刘家俊、卢振山、王景合。

10、姚国秀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姚国秀,女、52岁,黑龙江省鸡西市人。

详细情况:1999年7.20后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劫持至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劳教2年,在万家劳教所被强制洗脑、蹲小号隔离、不许说话、坐铁椅子;2000年10月中旬被恶警张波等人将姚国秀反剪双手绑起来吊挂,同时被吊的还有张玉华、李玉霞、孙杰;2001年3月份,由于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增多,万家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花样翻新,采用各种方式隔离,致使姚国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01年7月份左右,被劳教所送回原籍。2005年3月13日跳楼身亡。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卢振山、史英白、张波及相关人员。

11、陈辉萱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辉萱,57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详细情况:2001年1月陈辉萱炼功时被邪恶发现后强行带走,被非法送往哈尔滨市第2看守所关押迫害,后正念闯出;2002年年初,在讲真象时被恶警抓走,被转到多处看守所非法关押,后绝食正念抵制,被强行插管灌食,导致食道被插烂无法进食,尿血不止。恶警为推卸责任只好让家属接走。回家后由于食道发炎不能进食长达半月之久,并且卧床不起无法自理。经学法炼功后,身体渐渐恢复。2002年10月前,陈辉萱晚上在家做饭时,被邪恶非法抓到派出所,后送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3年,送到万家劳教所。在劳教期间,陈辉萱被上大挂、打嘴巴,不让睡觉,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苦役,强行写“三书”,填答卷,被邪恶灌输洗脑,受尽了身体的折磨与精神的摧残。后由于身体浮肿,在多种症状同时出现的情况下,才允许家属把人接走。回家后身体日益恶化,于2005年3月21日早5点含冤离世。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2看守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卢振山等相关人员。

12、贺淑文

受害人:贺淑文,女,40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

详细情况: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期间(普通劳教人员),于2002年7月接触了法轮大法,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看到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经过,毅然走到大法中来,揭露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证实了大法弟子刘丽梅、付桂兰被迫害致死的经过。由于在劳教期间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而造成心脏病,至2004年6月劳教期满已失去治疗机会,于2005年7月2号离世。

13、于振翼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于振翼(曾用名于迨),男、28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

详细情况:1999年8月,被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抓捕,搜走7000余元人民币,一只手机;1999年9月19日被南岗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后移交哈尔滨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某宾馆,从搜去现金中扣除5000元左右人民币,后移交南岗区公安分局、南岗区检察院、南岗区法院;2001年9月被非法判刑4年,投监时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返回南岗区公安分局拘留所;2002年4月25日由哈尔滨第3监狱转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在以上时间,于振翼均神智清醒。4月25日半夜他被从万家医院送往医大2院,抢救时已处于极度危险状态,四肢抽搐神志不清,经医院检查发现,大脑经受过重物猛烈击打,胸部有淤血,身体大部份有内伤,前牙折断一颗;5月29日医院拒绝继续治疗,转回家中;于振翼在6月14日死亡。

据于振翼在恢复清醒时口述,在万家医院半天时间,被4、5个人一起往大脑中注入不明液体。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哈尔滨市第3监狱、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

14、于冠云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于冠云,男、61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

详细情况:1999年年底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7月在向世人讲清真象时,被警察绑架并关押50多天,家中被多次非法查抄;2002年7月于冠云在发放法轮功真象资料时,被哈尔滨火车站治安大队绑架,被劳教3年,关押于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于冠云因身体上长疥,送到万家医院305监室。该监室带排的犯人叫高恩贵,此人是劳教处处长于成龙姘妇的弟弟。于冠云因坏肚子大便便在裤子里,高恩贵找借口不让他吃饭、喝水,(高恩贵过去在社会上经常杀人害命,被判5年徒刑,在医院里横行霸道。一年后,于成龙就给他办“保外就医”释放了。)在这些恶警和坏人的相互勾结迫害下,2003年1月12日于冠云老人被活活饿死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医院。

于冠云的长子于振翼半年前被万家医院迫害致死。知情人士透露,于冠云、于振翼父子被迫害致死后,警察还试图抓获其次子于振雄,目前于振雄已被迫流离失所。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火车站治安大队、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医院:卢振山、史英白、万家劳教所医院当班狱医及相关人员。高恩贵。

15、张涛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涛,男、53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人。

详细情况:2002年4月19日,张涛去哈尔滨市办事时被恶人强行绑架,身上带的3700元钱也被没收。遭绑架时,被人蒙上眼睛,4月被投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3大队。在劳教所里,张涛通过绝食来抗议迫害,大队长王占启强迫张涛劳动,并罚蹲、罚站。张涛抵制迫害,绝食半个多月,被关进禁闭室上大挂,用手铐铐在比人头高的栏杆上两天。期间张涛被多次被恶警强行野蛮灌食,那姓大夫带人给灌的,灌的是玉米面粥加咸盐。张涛被吊铐时,鼻子和嘴里经常往出呛玉米面粥,在灌食过程中张涛的消化系统被破坏,内脏剧痛没有人给予救治,两天后送往万家医院,四、五天后,2002年7月30日含冤死于万家医院。当时看张涛的遗体,脖子紫青色极度肿胀,双目半睁半闭,左小臂已骨折,死相极其惨烈。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王占启、那某某、卢振山、史英白、万家劳教所医院当班狱医及相关人员。

16、于天勇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于天勇,男,黑龙江省密山县连珠镇人。

详细情况: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1月1日被哈尔滨市太平区公安分局在太平区非法抓捕,非法判10年徒刑,被非法关在哈尔滨第3监狱。在此期间于天勇被迫害得严重,恶警怕担负法律责任,允许保外就医。后来恶警又将其抓回,转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于2003年1月被迫害致死。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太平区公安分局、黑龙江哈尔滨第3监狱、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3单位的相关人员。

17、顾强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顾强,男、50岁,哈尔滨市人,原住黑龙江省尚志县。

详细情况:因不放弃修炼,被迫离职,在经济条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不辞辛苦的走遍家乡所有的村庄,向家乡父老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2002年4月12日被当地派出所恶警以欺骗手段非法关押进看守所。他绝食抗议,在监狱受到各种折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6个月后保外就医;同年12月,派出所以调查火灾为借口,又一次将他非法关押,遭受毒打。恶警们轮流迫害,用皮鞋专踢小腿骨,到处都是伤痕,脸打得失去知觉,身体只剩皮包骨,把他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强行灌食,折磨得生命垂危时,恶警怕他死在万家医院担责任,就送到哈尔滨医大一院,不交钱就不抢救。

昂贵的医疗费使家属承担不起,交了5000元钱动了手术,肠子烂得象网眼一样。家属再也无能力借钱为其治疗,医生只好把肠子上的血洗净后,又放回腹部缝合,只打盐水不给用药,几天后回到家中,一个月后他奇迹般的好了,再现了大法的超常、神奇。

两次关押被恶警勒索的罚款等款项使家属负债2万多元。因此,爱人实难承受,和他离了婚,从此,他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吃住十分困难,精神极度悲伤,终于2005年3月9日在恶党多重迫害中离世。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尚志县某派出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卢振山等相关人员。

18、佟文成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佟文成,男、49岁,黑龙江省双城市。

详细情况:2000年10月27日北京恶警非法抓捕,后被转到双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多月,受到各种折磨,期间曾3次晕倒;后又被转到哈尔滨市平房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2天;2001年1月22日,佟文成被非法劳教2年。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期间遭受惨不忍睹的迫害,被强行洗脑、不让睡觉;在这期间,他绝食抗议迫害,遭到强迫灌食。在劳教所恶劣的环境下,他满身长脓包疥疮,胸膜粘连生活不能自理,被送进万家劳教所医院。在万家医院里,恶警强迫其蹲在地上,往身上浇水……。非法劳教期满时,正赶上开“十六大”,又被超期关押18天,回家后的佟文成因身体被残害过重,于2003年6月14日含冤去世。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医院卢振山等相关人员。

19、李洪斌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李洪斌,男、44岁,黑龙江省阿城市人。

详细情况:2002年7月22日,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十余名大法弟子因绝食被打并关进小号。李洪滨被打得很重,身上带伤。由于绝食的人太多,小号里关不下,李洪斌等几个大法弟子被挂了4天4夜之后放回了3队,回去后继续坚持绝食。后来李洪滨被打、吊及灌浓盐水,迫害得很严重,腹内剧痛,生命垂危,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被高挂在监栏上迫害3天3夜,直至眼看就不行了,被送往万家医院。刚送到万家医院,李洪斌就死了(途中或万家医院待查)。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王占启、那大夫、马大夫等相关人员。

20、高秀凤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高秀凤,女、31岁,黑龙江省五常市兴盛乡。

详细情况:2000年2月初去北京上访,在五常市拉林被非法拦截,后被非法关押月余;2000年10月26日,第2次去北京,被非法关押,绝食抗议12天获释。2001年元旦前夕,散发真象材料,被不法人员抓捕,绝食抗议一周后获释。后被迫流离失所。在黑河继续做讲清真象的工作;2001年5月12日,被恶人战志刚等人强行从家中绑架,迫害致死。5月19日,她去世后警察通知其家属,并说她被捕后,绝食抗议2天,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呆了一夜,后心力衰竭,被送往县医院,在县医院去世。家属不准见尸体。19日下午遗体被强行火化,10多名大法弟子去现场要求见尸体,其中孙强被警察强行带走,至今下落不明。我们强烈要求调查高秀凤被迫害致死的事实真象,并将有关责任人员绳之以法。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黑龙江省五常市、黑河地区、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卢振山等相关人员。

21、季凤琴

受害人:季凤琴,女,黑龙江省木兰县。

详细情况:2004年3月3日上午,木兰县第二派出所警察肖国峰、江鹏飞到大法弟子家滋事骚扰之后正好碰到路过此处的大法弟子季凤琴,就把季凤琴强行抓走。事后派出所所长杨海林带人对季凤琴非法抄家,并把季凤琴关进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2005年7月27日下午,季凤琴被家属从哈尔滨市武警医院接回时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始终昏迷,不省人事。经抢救无效,季凤琴7月30日下午五点四十左右死于木兰县中医院。由于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及哈市武警医院严密封锁消息,家人不愿意说,季凤琴遭受迫害的详细情况不清。

22、两名姓名不详的法轮功女学员

详细情况:2002年10月,万家劳教所为了达到上级要求的“转化率”,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队长武金英、张波歇斯底里,指使恶警和犯人将女大法学员双手吊起,用皮带抽,用电棍电。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学员被迫绝食抗议,两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迫害致死。一名被灌食致死,另一名在生不如死的迫害下割脉而死。劳教所严密封锁此消息,目前死者姓名不详。

23、张玉兰、李秀琴、赵雅云

黑龙江省密山市张玉兰、鸡西市粮食局退休职工李秀琴、双城市乐群乡赵雅云,在2001年6月20日发生的万家惨案中失去生命。

2001年6月,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所长卢振山在会上扬言“和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强制转化……。”

6月18日,“小号”里的疯狂迫害开始了。不断有女学员被送进“小号”,被飞机式绑吊、殴打、电棍电击。从18日中午至19日上午近20小时悬吊期间,恶警李民三、四次不断给她们高吊,口中污言秽语,并当众侮辱女大法弟子。女恶警吴保云拿起沾满尿水的拖布往杨秀丽脸上、嘴上抹。

几位学员在看到同修被迫害的惨状后,无法忍受恶警长期的污辱折磨,在超极限迫害和承受的情况下采取了常人反迫害的方式,6月20日凌晨,张玉兰、李秀琴、赵雅云上吊身亡。

[编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在遭受残酷迫害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也是珍惜生命的,应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正念强起来,我们就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制止迫害。]

24、其他迫害案例

此外,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赵春迎曾经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过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有目击者表示,哈尔滨市管理学院教授周景森,男,68岁,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之前,曾经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