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大法学员曾被马三家严管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6日】我在马三家被超期关押期间,绝食抗拒迫害70天后被放回。在我7月份回来时,马三家还有100多大法学员被强制严管迫害;绝食抗议超过三个月的大法学员有十几名;参与营救高蓉蓉的沈阳大法学员董敬哲,绝食100天被迫害得不能走路,恶医对其强行灌食已灌不进去,吐出来的都是血,对其强迫注射不明药物的针也打不进去了。

一、一百多名大法学员被关进严管区

2005年3月28日开始,100多名大法学员被关进严管区。有20多名男干警面带凶光和杀气进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大队长李明玉、副大队长谢程栋带头迫害大法学员,在一大队一分队里有的大法学员胸部被电破。

谢德文,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在小号里并绑在凳子上。2005的农历新年都在小号里度过,6月份时曾被恶警毒打至休克,眼部充血,先后共绝食5个月,抗议野蛮迫害。

谢玉兰,大连大法学员、第二次被关在马三家,出现子宫肌瘤症状,身体非常虚弱。在4月25日为纪念“4.25”大法学员大上访,集体发正念立掌,喊法轮大法好。大队长李明玉毒打谢玉兰,被打后谢玉兰脑晕不能行走,被四名男恶警拖往小号,继续加重迫害,在小号内再次被打后晕倒。

张素霞,朝阳大法学员。因揭露邪恶迫害被4名恶警抬往小号加重迫害。被绑坐老虎凳上体罚,造成月经不走,大量失血,身体极度虚弱。现仍在一大队被严管。

杨宝英,阜新大法学员,60多岁,被非法关在一大队五分队,受到监管人员无理训斥时。因申辩一句就被关小号。受到残酷迫害致双手半残。目前身体虚弱,伴有严重头晕现象。(小号条件很差,恶警常在小号秘密迫害大法学员)

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有:大队长李明玉、副大队长谢程栋,王树征、张贺、杨晓峰、张环、刘静、谢加全、崔红、黄海燕、齐××、任红赞、张磊、刘慧、裴风、管林、范桂霞、于××、还有男恶警高××、江××、王××、屠××和刘伟(男)、狱医曹玉杰、陈彬。

二、大法学员绝食抗议遭残忍迫害

为了抵制迫害,在严管的情况下,大法学员绝食抗议。直到我走出马三家时。大法学员仍在绝食抵制迫害。

大法学员绝食抗议时,恶警对大法学员进行世间绝无仅有的灌食迫害:少时五、六个恶警、多时有十二、三个恶警在大法学员头上、脚上、胸、腿上坐、踩、摁,揪头发灌食。

恶警曹玉杰、陈彬用大撑子把大法学员的嘴撑开、灌满终止后,把鼻、嘴堵住、嘴都合不上,身体弱的人嘴里东西多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当时喘不了气、窒息前生命挣扎的痛苦无法想象。

绝食三个多月的大法学员已知的有:盛连英、宫学荣、张佩影、姜桂云、董敬亚、董敬哲、孙继萍、滕世云、朱云、张桂霞、秋丽、王曼丽、孟桂秋、杨延亭。

董敬哲,参与营救高蓉蓉的沈阳大法学员,绝食100天被迫害得不能走路,被恶医曹玉杰强迫灌食已达一个月,后来已经灌不进去,吐出来的都是血。每次灌食都会窒息,强迫注射不明药物时,针已经打不进去了。我出来后获悉,董敬哲于6月22日被抬到马三家教养院医院后通知家人接走。

朱云,被打得伤痕累累,绝食一年,严寒的冬天恶警用手铐把朱云绑在木凳上。一直关押小号三、四个月,恶警方某酒后将朱云打晕。朱已不能起床,身体极度虚弱。

张桂霞,新宾大法学员,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加期六个月,送到大连劳教所关小号被绑吊、受尽折磨。大连劳教所解散后又将张桂霞送回马三家。现该大法学员已经绝食8个月,身体非常虚弱,已被非法超期关押四个月。

孙继萍,56岁,锦州人,二次送到马三家迫害。在说话、吃饭困难身体虚弱的情况下,于3月28开始受到严管。绝食3个月,身体坐不住,人就躺在冰凉的瓷砖地上,不让上床。

宫学荣,大连大法学员,二次被送到马三家迫害,被强制严管关押,不放人,现手脚都不能动弹。

李红,大连大法学员,因坚持炼功,不穿犯人服,被关小号五、六个月,被加重迫害。

杨延亭,大连大法学员。2002年3月被送到马三家,先后被送小号二次。恶警董素霞将杨延亭用手铐绑吊在床上进行迫害,之后又被强迫站立十天十夜。现已被超期关押4个月。正在绝食抗议严管和超期关押。

王曼丽,7月1日被恶警刘春杰将毒打后出现听力困难症状。

一大连大法学员,在被恶警拳打脚踢后,脸部肿胀,身上黑紫,血压升高至180,被注射不明药物后行走困难。

邱丽等大法学员被恶警搜身,翻找师父的经文,连胸罩内裤都不放过。邱丽被强迫灌食时,恶警王树征将她打得耳鸣。

还有许多我不知姓名的大法学员正在被迫害。敬请国际正义力量,救救在马三家和中国大陆的狱中受煎熬的大法学员。请大法学员的家人去马三家要回自己的亲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