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恶警近日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0日】自2004年11月以来,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已经日益难以维持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5年3月31日,女二所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等恶警又耍出所谓的“新花招”,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行所谓的“三段式”管理。把不穿号服、不出操 、不做奴工的大法弟子集中关押在二楼,称为一大队(严管队)。一大队分为6个分队,包括12个监室,每个分队由2个监室组成,每个分队配备分队长3名(2女1男),非法关押160多人,其中有140多名大法弟子和20多名犹大,犹大被称为“四防”和“坐班”人员,恶警利用其监视坚定的大法弟子。其他学员都被关在三楼,称为二大队,共有200多人。邪悟者被关在四楼,有200多人。坚定的大法弟子三顿饭都是粗粮,喝烂菜汤,除了上厕所、洗漱外,不许出监室,不许晒衣服、不许洗澡、不许喝开水、不许接见。纸、笔全被没收。

2005年5月14日,绝食近一年的(到5月28日绝食一年)葫芦岛大法弟子朱云被一大队姓石的恶警队长无故殴打,当时姓石的恶警察满嘴酒气,照朱云头部就是一拳,又打了她数不清的耳光,朱云当即被打倒,昏迷。醒来后上厕所时发现厕所里的镜子已被马三家恶警用纸糊上,此时朱云眼部被打得充血,脸肿得很高,已经扭曲、变形。

2005年6月2日,沈阳大法弟子董敬哲被恶警抬到所谓心理咨询,里面还关押着绝食7个月的抚顺大法弟子张桂霞(被加期6个月)和朱云。董敬哲每次被迫害灌食后都全部吐出,这种症状已持续1个多月;朱云被迫害得血压高压80,低压50,行走缓慢,胃部因长期灌食而有脓血。张桂霞被迫害得十分消瘦,有肺气肿症状,她已经被关押了三年半,希望同修积极营救。

阜新大法弟子王金凤多次遭一大队恶警分队长张环(女,20多岁)殴打,只因王金凤抵制邪恶的要求。2005年4月王金凤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加期,张环不让她躺在床上,她只得躺在地上,张环用脚使劲踢她。2005年5月下旬,谢成栋、张环等恶警强制王金凤扎点滴,她不配合,恶警张环打她耳光,将她从二楼拖拽到一楼,到了一楼还踢打她。

2005年5月,大连弟子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崔红用黄色宽胶带将嘴缠了好几圈,使她喘不过来气。”2005年6月,谢德文又被关进小号。大法弟子董敬哲遭恶警崔红暴力灌食,恶警崔红拿擦地抹布堵嘴,使劲按,使她牙齿被按活动,口腔内侧全被硌破出血。还使劲揪她的头发,不让她呕吐,头发每次都被揪掉很多。

沈阳大法弟子夏玉兰已被非法关押三年零二个月,她遭恶警刘会(女,20多岁)灌食时打耳光,57岁的夏玉兰头部被地砖砸出一圈大包,曹玉洁用力按她脸部穴位,使她挣扎不了。夏玉兰目前被关押在一楼,被隔离。

2005年4月,本溪大法弟子林秀琴被恶警谢成栋打耳光,被打得心脏出问题,天旋地转,只因她没有配合扎点滴,并喊“大法好。”林秀琴一直被关在小号。

2005年4月25日,一大队大法弟子集体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谢成栋带领一帮男警察闯入女监室,拖拽大法弟子到小号。男恶警拖拽大法弟子时,大法弟子的身体在楼梯上被撞得“哐哐”直响 。谢成栋在一旁指挥说:“给我打,给我扇,出事了我兜着”!

2005年4月19日,锦州大法弟子许清焱被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谢成栋等拖到办公室一阵耳光加拳脚,将许清焱腰部打伤,耳朵被打的听不清声音,牙齿松动。这只因为许清焱揭露马三家的野蛮灌食,它们把她扣在暖气上,使她站不起,蹲不下,几次提出上厕所均被拒绝,造成她憋尿14小时,心跳加快,后被医院确诊为腹部长了肿瘤,因憋尿而急速增大。随后许清焱出现了生命危险,谢成栋邪恶的说如果揭露打人的事,还会打她。

2005年4月25日,大连大法弟子谢秀兰被恶警李明玉带领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殴打,恶警将谢秀兰的头往地上压,打她的脸,揪头发。谢秀兰揭露李明玉打人的违法事实,几分钟后,谢嘉权等几名男警将谢秀兰拽到办公室,李明玉说:“还敢指名道姓的。”随即把谢秀兰关入小号折磨5天。

马三家恶警非常害怕打电话和寄信等方式揭露其恶行。狱中同修一天不出来就要承受着一天的非人折磨,邪恶旧势力也企图削弱着我们救度众生的力量。希望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正念加持狱中同修早日闯出魔窟并将其彻底销毁。

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严管队)部份警察名单:

大队长李明玉(女)
副大队长谢成栋(男) 、王树峥(女)
女分队长共12名;男分队长共6名

分队长(女)刘会,齐福英,崔红,斐凤,张贺,张磊,刘静,张环,任红赞,
分队长(男):高某,石某,李某,谢嘉权
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