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揭露青岛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11日】转眼间,来到此处三四个月了,可当时的情景似历历在目。我以前以为教养一事是一件很快就能过去的事,来到青岛市劳教所以后才知道并非如此,“劳改”和“教养”可不是一回事,我宁可判三年刑也不教养一年。教养可真是太残酷了,超出我的想象。所以我谨以此信告诫我的亲人、子女们,让他们引以为戒。

来到青岛市劳动教养所后,我因为年龄的缘由被分到一个“特殊”的岗位,成了一个严管人员,职责是看管法轮功学员。当时我以为一个法轮功练习人员有什么?可经管教和学员介绍后,我大吃一惊,此人曾绝食一年半有余,历经磨难,仍不“转化”,可谓“顽固透顶”。领导对他的事非常重视,最多时曾派七人看管。当时我想:此人一定长得五大三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可一见面,出乎我的意料,此人一介书生,文质彬彬,说话斯文有礼,同其他的人的明显不同就在于此。但当时我仍然心存警惕,同他很少交谈,这也是劳教所干部交待过的。

时间一长,通过接触,我对他的事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并不是别人形容的样子,他所经历的磨难,决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承受的,可能这就是共产党搞政治运动中的残酷所在。他被强制半个月不让睡觉,还能坚持,我不能;他每天遭受两三次强压电棍的电击,还能坚持,我不能;他每天被数人数次打耳光惩罚,还能坚持,我不能;他在寒冷的冬天被扒光身子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还能坚持,我不能;他能为了坚持他的信念而绝食一年半有余,我不能;他的孩子已经快一岁了,而他至今被非法关押连面都见不着。

这名法轮功学员所经受的磨难还远不止此,我手里提着笔,心里流着血,实在没有勇气把他的经历都写下去,我为我的国家而感到耻辱,难道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对待一个坚持自己信仰的人吗?而且他信仰的是“真善忍”。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把他和另外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经历残酷迫害细细的列举一下,让世人知道,这就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所正在进行的所谓的“帮助、教育”,这就是他们一直吹捧的所谓“民主、法制”。也让世人评论一下,这样做,对得起被共产党们骗着交着税款、养活着他们的广大人民吗?

下面我就把他们所受的迫害的一个小的局部讲述出来,我相信,你们可窥一斑而见全貌。

这名法轮功学员姓王,叫王炳文,是一名大学生,三年前是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分局的消防科长,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和一个幸福的家庭,其本人自述:他原来也是偶然间有朋友介绍买了一本《转法轮》的书,当时也就是没事时翻翻,可随着一翻而不可收,一气看完后竟然觉得受益匪浅。从此他就把烟、酒全戒了不说,竟然连贪污受贿也全戒了,你想这样的干部在这样一个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的社会里别说是炼法轮功,即使不炼他也无法适应,无法生存。所以,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一开始他首当其冲被开除公安队伍,然后又屡次到他新找的工作单位去骚扰他,让他生活无着,后来干脆把他劫持到了劳动教养所来强制洗脑。

可谁知,劳教所的警察、干部等人员先是打他耳光,轮流打,一天打个几百下,他无动于衷;一看“效果”不行,他们转而用电棍、木棍,一天两次,对付他虚弱的身体,仍然未达到目的;然后又半个月没让他睡觉,困的他直说胡话,站着都睡得着,可就是不说他师父的坏话。这招不行,又把他用绳索捆绑在床上,吃喝拉撒全方位“照顾”,每天电棍数根,专人充电,随时伺候;还特意准备了两条烟,给王先生每个鼻孔插一根,请他享受“共产党的温暖”;可两条烟点完后,施恶者还是不见他们所要的“效果”,接下来黔驴技穷后,除了辣椒水、老虎凳之外的一切能想到的“减肥”方法都请王先生“品尝”了一遍。可谁知这个文弱书生铁打钢铸的一样,他就是不屈服。

直到我下队时,青岛市劳教所已对他毫无办法,所有能想的流氓手段均无效果,也只有随他去了。王先生的品行、毅力真是让人服气,可谁知他能否活的出去呢?

还有一个学历比他高的人,名我没想起,他读的是硕士,坚定的认为法轮功也是科学的,是唯一值得信奉的。所以任凭共产党的不法人员如何威逼、利诱,不为之所动,所以在青岛关押迫害了几个月后,被转往当时最臭名的迫害法轮功的劳动教养基地王村继续折磨。王村的手段果然“名不虚传”,七十二般武器样样俱全,在共产党政府不法人员的流氓摧残下,此人的大脑神经在强烈刺激下发生紊乱,以至于从楼上走了下去,死亡了,这也就被共产党“彻底改造”了。他妻子听此噩耗后,也神经错乱,进了精神病院,所以可以这样说也已被共产党“改造好”了。我不得不“佩服”震惊于共产党政府的流氓手段,这就是他们一贯标榜的“民主、法制”,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本质,“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说一套、做一套”的所谓社会主义的本质。

透过青岛劳教所这个窗口,我们擦亮眼睛,可以看到全国的现实,全国上下一盘棋。我希望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好好的想一想这种流氓腐败的社会制度能坚持多久,它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这难道叫共产社会的初级阶段吗?不过,冬天已经过去,春天还会远吗?大家耐心的等待着曙光的来临。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