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第四监狱残酷迫害 大法弟子矢志不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16日】我叫刘慧民,1986年入伍,历任班长、司务长、副连助理员(中尉军衔)。99年11月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强迫转业,在河北省青龙县政府招待所,代职副所长。因上访,我被非法判5年徒刑,在河北第四监狱受尽酷刑。

2000年7月,县公安局非法拘禁在田间劳动的40余名大法弟子。8月2日,我到县政府信访局上访,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弟子,为法轮功和李老师平反。没想到,政府因此捏造罪名,非法判我5年徒刑!

我被非法押解到河北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在这座人间炼狱,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杀人、强奸、抢劫之类的暴力犯成了警察的臂膀,对我们严密监控。四监区大法弟子张维进被戴上镣铐强行出工,六监区大法弟子王书军被迫害得头上伤痕累累。在我们的正念、正行和慈善感化下,渐渐感化了几颗泯灭的良知,甚至有两人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残酷的洗脑比“文革”更甚。2003年2月28日。政府不法人员再次对我展开迫害,把我押上接见室,门窗紧闭,每天长时间坐在板凳上不准动,利用郑向前等犹大给我轮番洗脑,不能得逞后,二人竟鼓动干警迫害我。晚上4个干警对我威逼恐吓,软硬兼施。半个月也无济于事。就把我关到舞台演播室,不法人员到外地四处搜寻迫害大法弟子的毒招,回来就往大法弟子身上使。

监狱舞台演播室四面隔音,是他们施暴的好地方,不法人员不让上厕所、禁食禁水、冬天不准穿棉衣,在裤子里便溺,再去洗裤子,然后湿着穿上,板凳翻过来,让我坐在凳子腿上,不准睡觉,困了用干毛巾擦眼球……后来我被摧残得失去了记忆,下面是犯人后来告诉我的:

一天夜里,恶首警察张中林和他的得力打手又来了,在昏暗的小屋里对我疯狂地拳打脚踢,我被打倒又坐起,又被打倒,再坐起。我坚强地坐着……直到打累了,不法人员们才罢手。

天亮了,开门他们才发现鲜血已经流遍了我的衣裤,要给我洗,我不肯,那恶警指使犯人向我的阴部打了致命的一拳,当时我就躺倒在地,浑身冒冷汗,它们强行扒掉我的衣服。后来我被押回监舍后,又被强迫出工劳动。我一根肋骨被打断,第二天,我有所恢复,就开始向人们讲真象,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没吃一片药,没吃一点补品,一个月,就恢复了健康。

在强制洗脑学习班被迫害的30天里,在残缺的记忆中,我深刻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与艰难,如果不是师父的点化和学法的深厚基础,我是无法过关的。在这场魔难到来前,我梦见一座看不到头的高山横在我回家的路上,家就在山那边。

这场魔难中,我时刻以法为师,不断修正自己。真正体悟到了心中有法,慈悲对待周围一切的内涵。受毒打的第二天清晨,我在屋里看到了法轮,旋转的那么悠然,我看到了自己透明的心。我将成就的是一个无私无我,为宇宙真理而存在的生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