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18日】北京团河劳教所以其凶残和伪善而著名,几年来,利用严酷的手段企图“转化”迫害大法学员,对外则宣称实行“春风化雨”式的教育。利用鸦片瘾君子包夹、“熬鹰”、恐吓、肉体惩罚、坐筒道、大强度劳动等是其使用的迫害手段。

例如,大法学员李京生被迫害致死,生前因拒绝“转化”多次遭受极度皮肉之苦,恶警不顾其先天心脏病随时发作而出现危险;2004年春节期间,一密云大法学员因在“升旗”期间高呼“法轮大法好”而被迅速折磨而死;大法学员温继宗、张久海等拒不“转化”长期被集训队关押等等,不能一一详述。

北京团河劳教所的吸鸦片的“大烟队”多次发生为争大烟集体群殴的事件,03年春节后,在争抢鸦片集体群殴事件中,副所长李爱民、7大队大队长被撤职,他们也是迫害大法学员的急先锋。然而时隔不久,这些鸦片瘾君子成了看管信仰“真善忍”大法学员的包夹。为了对付法轮功弟子,社会渣子成了团河警察们的有力助手。这些包夹,有的极其卖命,打“小报告”、殴打大法学员,甚至殴打致残,年近70的大法学员李祥林被其薅脖领,脚下不时还踢两下,因为看大法学员和对大法学员行凶,这些包夹不用干活,加分也多;有的包夹在大法学员正行感召下,了解大法甚至表示要学;一些被认为看管大法学员不严的(不合他们要求)被送回普教队继续砸钉子劳动。

总结起来,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主要有以下几种:

1、不让睡觉所谓的熬鹰战术。只要他们见到邪恶谎言不能把你骗住、懵住,在道理上完全不能占上风,就采取此战术。

2、关小屋所谓反省。把你与他人隔离,甚至包夹也不准与你说话,让你享受寂寞之苦。

3、恐吓。经常告诉你,不“转化”就延期,不能与家人通电话、接见等。

4、亲情干扰。见你长期不“转化”,语言刺激你没有人情味,修来修去连父母妻儿都不认了,你们法轮功如何如何,甚至他们已经取消了你的接见机会,这时还特意请来你的父母妻儿,泪流满面劝你,还暗示给你下跪等手段。

5、肉体惩罚。初期警察亲自动手很多,后来随着不断曝光,他们怂恿那些渣子从背后下手,原二大队副大队长倪志雄精于此道,法轮功学员王震保、李昕、杨辉多次受这种迫害。

6、找理由送集训队。只要他们对“转化”和没“转化”的人看到不满意,就能找“莫须有”的罪名送到集训队,如刘宵、张久海、李昕、田恩泽、温继宗等等。

7、坐筒道。对一些不“转化”的弟子,冬天坐筒道,夏天坐锅炉房,要按标准坐着,不能动。

8、大强度劳动。从03年元旦后,团河劳教所警察拼命挣钱,三大队经常加班装盗版光盘;一二大队叠对联、裁盗版书等。当上迫害法轮功“先进个人”的三大队队长赵江也迷于其中,从而“忽视对法轮功”的“思想改造”,丢掉大队长职位,被更邪恶的原一大队副大队长刘新成接任。现团河还有两个法轮功学员大队,一大队由邪恶刘国喜任大队长,也是忙于让学员加班加点“种头发”,小队长们更是精选的无人性之人。

团河劳教所在另外空间已是荒芜之地,反映这个空间也是生机皆无:原满院的鸡、白兔、梅花鹿已绝迹;有数百只多种鸟的巨大鸟笼被03年7月的怪风雨奇特的吹倒--就像被人用脚踩的似的,孔雀死了,其余非死即飞。看来,不只是警察犯罪,那里的一切生物也被邪恶利用犯了罪。

这里奉劝那些为个人利益继续与邪恶为伍的警察,弃恶从善,走一条光明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