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院“热情”掩盖下的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7日】刚刚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院的学员,都会受到虚假的“热情”的招待。从大队长小队长都要光顾一下,先探问一下学员的思想情况。那里已经被洗脑的邪悟者看队长脸色行事上前问寒问暖,为新到大法学员找行李,找衣服。有没有服装也得必须买一套他们的东西,如:运动服、床单、被单、小凳等,劳教院的超市价格都很昂贵。

初期让住在教室或“心理咨询室”,上厕所都得没有人的时候才让去。实在住不下的才让到宿舍去住,但都得是早出晚归,整天都被强制洗脑,要比分队的人早起半小时,晚上十一、二点才让回宿舍,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其他人。而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恶警不许他们到超市买东西,目的是隔离,不让看到劳教院的真实面目。

到了晚间,不法人员有计划开始进行第一步,让那些邪悟者强行灌输歪理邪说,轮流攻击,不停诬蔑大法,往脑子里灌输邪悟的话,就连队长的厕所,都是给洗脑的场所。

流氓欺骗不起作用后,队长扒下初期笑脸和“文明管理”的虚假外衣,残酷的本性暴露无遗。晚上开始不让睡觉,有的连续几夜不让睡,直到写“三书”才解除这个体罚。否则日夜都有包夹(监视),连上厕所都是单间,完全隔离。什么恶毒、肮脏的话都开始出口。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曾无数次殴打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还说:“我就是要表面形式,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转化,有‘三书’就行”,其目的上报请功。

马三家女二所,欺世盗名,改称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院”,非法关押的全部是法轮功学员,有礼堂、教室、没有车间,一楼有库房,二楼、三楼、四楼全是宿舍和队长办公室。外表好象不劳动,其实都是假的。没有车间,在宿舍干活,有的活儿还有毒,学员被熏得病倒,有的高血压,喘气费力、心慌。恶警为了创收,有时强迫干活到晚上十一、二点,有的对学员推推搡搡,弄背地里殴打、体罚,所说的“春风化雨”的教育,全是骗局。

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小号设在四楼,不知情的是很难想象里面还有小号,内设有铁椅子,这显然在施工时就已经设计好的,也一定是得到“上级”认可和指定的。受刑时,身子、手、脚都固定,一次就是十天,从小号出来脚不能行走。那里灌食大夫姓曹的手段残忍,给学员灌食很粗暴,打吊瓶找血管把针头扎进肉里,故意来回找,给学员增加痛苦。

二分队大队长张秀荣对大法学员无数次的拳打脚踢,还有分队长同时参与打学员。二大队二分队队长张卓慧对信树华拳打脚踢,致使大小便失禁;把许清焱打完送进小号,一次关小号就是二十天。恶警对坚定修炼的学员,侮辱打骂、语言肮脏下流。三分队代玉红把凌源大法学员米艳丽弄到三角库房折磨,然后送进小号,最后折磨得不能行走、精神恍惚。五分队队长在众人面前开口大骂大法学员。齐福英在值班时把袜子塞进关小号的学员的嘴里,……

马三家女二所的警察,个个道貌岸然,甚至都能歌善舞,表面都有一个“文明”的外衣,背地里却丑态百出。卫生用品包括收拾办公室和宿舍的条帚,给队长刷厕所的洗涤全部由大法学员出钱。学员解教回家时,队长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的费用都由学员本人出钱,队长给学员家里打电话可不通知本人,而电话费却学员来付。恶警变着法子从肉体上、精神上对大法学员进行双重折磨。为了挣钱从不在乎学员的身体,每年秋天一个月左右,都要强制下地扒玉米。队长为了多出产值,不断的催促学员,大伙累得浑身酸痛,队长不满意或有情绪时还是要训斥学员。

对坚定的大法学员,不许家属接见;而允许接见的,也不让家里给拿东西吃,还胡说什么:为了学员的身体。而所里订的水果和蔬菜却又十分昂贵。2005年1月份劳教院搞了个什么“扶贫”,给每个大队有几个名额发点东西,给的东西是一双棉拖鞋,其余全是发霉变质的小食品。2004年12月28日二大队成立了严管队,叫五分队,不许大法学员到食堂吃饭,吃饭都在宿舍,由三个队长看守。2005年元旦,在严管队的大法学员拿出水果、点心,给师尊齐声问好拜年,引起了邪恶的恐慌。

马三家处处充满了恐怖,不断的恐吓,威逼大法学员,采取高压手段、加期、判刑,由原来的分开到秘密送走。对有病态而提前释放的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要等到生命出现垂危,让你回家也不能活几天了才肯释放,真是邪恶至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