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岩在肇州看守所及昌吉劳教所遭受的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20日】大法弟子郭树岩,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99年大法被迫害以来,他个人也多次遭受邪恶的残酷迫害。他曾两度被非法关入大庆肇州看守所,后又被新疆吉昌安全局非法判劳教三年,关在新疆吉昌劳教所。在这些邪恶的地方,郭树岩遭到各种酷刑折磨。

2000年6月21日,郭树岩在哈尔滨省博物馆诬蔑法轮功的图片展览会上留言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大庆采油十厂公安分处恶警绑架,关進大庆市肇州县拘留所迫害。15天后又被关进肇州县看守所迫害。到看守所第三天,郭树岩与几位同修炼功,被恶警王忠在监控器中看到,王忠恶狠狠地拎着皮带大声叫骂冲进号房,让他们一字形排开站着,挨个抽打后背,打完后强行让他们上办公室。所长李青和,副所长孙文志指使犯人给三人戴上脚镣。

郭树岩被30多公斤重的铁镣坠得腰直不起来,当他用手拎着铁镣弯着腰吃力的一步步挪到新调的号房时,脚脖子已被磨得又红又肿。刚进门恶警王忠对号头阴险地说:“照顾一下他。”号头冲上来对他前胸就是一阵乱拳,打得他眼冒金星。孙文志问他还炼不炼?他说“炼。”孙指使犯人给他再加上一副手铐子。拖着重镣的郭树岩又被双手拧到背后戴上手铐子,直到几小时后,他双手失去知觉,他们才给他取下手铐、脚镣。随后几天内李青和几次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被他拒绝。李恶狠狠地对说,好好和你谈不行,得对你上点手段啦。于是它指使犯人取出50多公斤重的刑具“夹脖”套在他的双手、双脚和脖子上,致使他晚上睡觉都坠得喘不上气来,身体也不能动,非常痛苦,一直给他戴了二十多小时。

郭树岩始终拒写保证。李青和又让犯人给他上一种叫“墙壁环”的酷刑。这种刑具在墙面的上、下、左、右各设四个铁环,犯人们把他的双手双脚扯成“大”字形套在铁环上吊挂了三个多小时,双臂和身体被扯得疼痛难忍汗如雨下。正在这时他工作的单位来人,恶警怕恶行曝光,才把他放下来。在接见室,郭树岩仍拒绝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单位人走后李青和凶恶的说郭树岩太不给他面子,凶狠的打了郭树岩三个耳光,还说这是轻的,他想看郭树岩是多硬的钢。他叫来四个犯人打开放风场,强行把郭树岩按倒在地上扒掉衣裤,拿出由三角带做的“老牛槌”刑具在郭树岩身上不停地抽打,痛得郭大声惨叫,抽了二十多下后,李青和一边凶狠地问看你还炼不炼?一边接过老牛槌抽打郭树岩的后背,将郭的背部和臀部被打得伤痕累累一片黑紫,很长时间伤痕不退。

郭树岩被残酷迫害17天后,由家人接回。

2000年12月下旬的一天夜里,郭树岩又被采油十厂派出所所长杨明杰和三名恶警绑架,强行搜身,然后由采油十厂公安分处政保科长李少红和姓沙的恶警把他再次绑架到肇州县看守所。晚上郭树岩开始发烧,连续八天没進任何食物,身体虚弱,才被放回家。

2001年12月,郭树岩在新疆和田市向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象,被新疆和田安全局姓陈的科长和二个恶警绑架关在安全局地下室里。非法审讯时,一名叫吐鲁洪的维族恶警只因为郭树岩说不知道就打他耳光。16天后郭树岩被送到和田地区看守所。由于他不背监规,一名姓康的及三名维族恶警把他拖到走廊里强迫他双手贴在墙上,用警棍将他的后背打得又红又肿,疼痛使他睡觉只能趴着。他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关進新疆昌吉劳教所六大队。

2002年9月郭树岩因拒绝参加劳教活动,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执法小组”叫到办公室,在场的有教导员顾建海,队长田虎,管教干事马龙跃,陈江(时任九队队长)与姓李的队长。他们问他为什么不参加活动?他说:“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罪,没有错,拒绝强加给我的劳教身份。”李队长、马龙跃、陈江象饿狼一样强行扒掉郭树岩的外套,并给他戴上手铐让他坐在地上。他们每人拿根电棍电击郭树岩的腿部,强电流通过全身致使他昏迷。两天后田虎指使两个维族“包夹”犯人艾克白、艾亥他我拖到番茄地顶着烈日不停的跑,直跑到他虚脱为止。

2003年4月上旬一天中午,管教科长张岩、顾建海、陈江又让十几名维、汉犯人给郭树岩和大法弟子陈玉江戴上手铐强行拖到植树工地来回走,直到傍晚收工为止。当晚郭树岩发高烧,胃部胀痛,第三天吐血。张岩、顾建海见状怕担责任,才把郭树岩用车拉到五家渠市医院检查确诊胃炎、胆囊炎。以后几个月郭树岩只能吃少量流质食物,身体状况极差。

据了解,在吉昌劳教所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赵爱军、钟凯曾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而被强制插管灌食20多天。在那里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陈玉江、王立峰、徐保全、闫威宏,其中陈玉江、徐保全被迫害成身体重病;闫威宏、王立峰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强制插管灌食摧残达三个月,两人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接回治疗。

请各界正义人士关注新疆昌吉劳教所,那里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在遭受非人迫害。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