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东大法弟子被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29日】我于2003年被恶人非法劳教,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并被加期迫害,于近日正念闯出。以下是我被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部份事实。

从2004年正月初8开始,济南女子劳教所邪恶之徒加重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因为我见到恶警不问好,不打报告,不起立,不说再见,恶警就把我铐在冰冷的墙上,从早上六点到晚12点才放下,坐在小板凳上6天5夜,后又关禁闭两天。

大约五月份,我又因为不起立,不问好,恶警队长和另一名恶警两人一起天天揪我头发。恶警队长王淑贞还强迫犯人王丽丽一起揪住我的头发来回拽。致使我的脖子痛得几天都不敢抬头。接着就把我的双手绑在床上罚站,每天从早6点到晚12点达十二、三天,并且不让吃饭,喝水自己拿钱买。又接着关禁闭,昼夜铐在墙上不让睡觉,达一月之久。最后站不住了就从晚12点放下,再把双手铐在椅子上坐着。

当时我没有绝食,恶人们也给灌食,加重迫害。后来看双腿肿的太厉害,他们就把我绑在床上2-3天后,又换了房间,绑在床头上,不能坐不能站,只能蹲着数日,而且吃饭都不松开,还得自己掏钱买饭,吃完后,饭碗不能放下,用绑着的手掌托着好几天,并且不许上厕所。

后来他们又派恶人装鬼吓唬我,我念一句正法口诀,恶人就敲击铁床两下,一直敲了两三天,我就背法,讲真象,我背法时恶人就不敲了。这期间,恶警还时常揪我头发,骂我,揪下的头发一缕缕的满地都是。并且三次打得口里出血,还强迫我把血水咽下不许吐出来。

后来他们看不起作用又换了地方,恶警队长王淑贞扬言再找人治我。接着找来犯人胡思娥和曹桂平不停的打骂我。有一次我大便在便桶内(因为它们一直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就地解决),它们两个把我的头按在便桶里逼我吃大便,弄得我脸上都是大便。恶警队长刘霞说,这还是轻的,还有更恶的等着。我不会打你,但是我会找人治你。

后来又对我罚站数日,蹲马步数日,每天接近20小时,然后双手铐在光秃秃的床板上睡觉,并且只准穿汗衫,穿上厚衣服也被扒下,王淑贞和胡思娥端来两盆加了洗洁精的洗碗、洗手、洗菜果的脏水向我嘴里倒,弄得我浑身湿透,还不许换衣服。吃饭时绑着一只手用另一只手吃饭。两恶人哈哈大笑。胡思娥和曹桂平觉得用手打我的头、脸不够狠,就用苍蝇拍狠打,而且有意打我被铐伤的双手腕,致使手腕溃烂的很深,至今还有疤痕。

还有一次,让我打扫厕所,恶警都说打扫的很干净了,胡思娥又找出一小缕头发,一姓赵的恶警又骂了我一顿。以后每天看到恶警我不问好就被大骂一顿,天天如此。

非法劳教期满后,我又被延期2个月后被送往邪恶的青岛610洗脑班非法关押47天,每天10元生活费。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