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女学员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30日】这几位大法学员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非人迫害

李平,山东临沂人,五十多岁,2004年9月30日被非法劳教,在王村劳教所,因坚决不背叛大法,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李平一个月之内只睡过三宿觉,白天坐小板凳,晚上罚站,因长期不睡觉,罚站时多次摔倒,头脸多处摔伤。

一天深夜,好多天没睡觉的李平被恶警燕艳、犹大朱玲、安德华灭绝人性的折磨得大声痛苦地呻吟。

2004年11月14日,恶警王华等用绳子把李平捆绑起来扔進几平方米的厕所墙角,这一呆就是整整半年没迈出厕所一步。半年里,李平完全与世隔绝,没洗过一次澡(包括过年),没洗过一次头,偶尔的改善生活,比如炸鱼、包子等都不给她。

2005年5月20日,王村劳教所搬進新楼,李平才从厕所走出来被关進图书室,这时恶警仍不许她出房间,派专人看管,大小便给提尿桶。经过长期的精神、肉体折磨,在恐吓、威逼的巨大压力下,李平被劳教所逼得精神失常了,如今就会反复的说几句话:“我犯了什么罪呀?我不就炼炼功嘛?”

高铭霞,山东青岛人,40多岁,2004年5月被非法劳教,2004年10月底,恶警把她关進禁闭室進行迫害一个月。恶警李英、李媛用约束带把高铭霞绑起来,四天不给饭吃,说饿死了就算自己绝食,晚上不准睡觉,用手铐成怪状铐起来,不让上厕所。自从高铭霞進了王村劳教所,睡觉时一直打地铺,几个月不让洗澡换衣服,大小便都在屋里用尿桶。

王传莲,山东烟台牟平人,20多岁,2004年6月被非法劳教。从6月底到8月初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王传莲没躺下睡过一次觉,恶警孙副大队长、吴秀丽等亲自出马日夜轮番進行精神肉体摧残,派犹大刘光霞(滨州)、苗玉香(胶州)、于瑞英(海阳)等三班倒换着诬蔑法轮功,晚上罚蹲、罚站,不让上厕所;被逼无奈,王传莲数九寒天尿在裤子里。罚站时如果坐在地上,恶警吴秀丽就让犹大王玉萍(寿光)往地上泼水。2005年1月1日,以孙副大队长为首的恶警们在房间里挂上窗帘,把王传莲绑起来,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進行种种迫害,为期半个多月才拿下窗帘。

姜翠,山东威海人,二、三十岁。2005年3月6日姜翠被非法劳教,因她不配合坏人行凶,恶警们就把体弱有病、行走不便的姜翠四仰八叉的抬進劳教所洗脑,不听就剥夺睡觉、洗澡、换衣服、大小便等等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不听,犹大高建新(滨州)、恶警范乃凤就用拳捣她的前胸,用判刑、加期、不让回家、酷刑折磨等污言秽语吓唬、谩骂。虽然恶警们使尽招数,极尽迫害但均未得逞。2005年8月初,姜翠公开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即刻就把她送進综合楼里的禁闭室,那里有死人床,床很矮,四个角都有手铐,迫害详情不知。

姜翠娥,山东威海乳山人,63岁,2005年4月6日被非法劳教,在邪恶的王村劳教所里,六十多岁的老人仍未幸免。恶警、犹大们每天将近20小时连续不断的散布谎言,诋毁法轮功,老人均不听、不信。

2005年7月1日姜翠娥被关進禁闭室進行迫害,迫害最狠毒的毒招就是数十天不让睡觉,这次迫害为期一个月。月底回学员宿舍楼,姜翠娥现在仍被隔绝在恶警办公室,大小便派人提尿桶,每天睡很少的觉。

朱丽新,山东莱西人,三十多岁,2002年9月30日被非法劳教,经过长期迫害,不让睡觉,挤在墙角画个圈不准动,吃饭、大小便的尿桶都在圈内,三帮人三班倒轮番攻击,污辱、打骂均不出卖法轮功的情况下,于2003年11月21日联合青岛劳教所又对其進行了疯狂的迫害。2003年11月21日,青岛劳教所政委姜洪兴带领二名恶警姚处长、王某某及两名犹大孙某某(即墨)、王玉兴(平度)来到王村劳教所,会同王村劳教所恶警张桂荣、燕艳、黄博,犹大潘淑杰(潍坊)、张家梅(烟台牟平)总共九人,在王村劳教所肖科长、王慧英大队长的直接指使下,灭绝人性的摧残朱丽新将近一个月。

王村劳教所会见室二楼中间的大房间是作案现场,那里没有暖气,有意让大法弟子挨冻。刚开始,姚处长、恶警王及犹大们表现热情,用伪善不起作用就转为强制洗脑,诬蔑大法,目的是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六天后,11月27日坏人仍未达到目的,便连续整整二十天不准朱丽新睡觉,其间有几百个小时不让坐下,不让吃饭,不准洗脸、刷牙,十多天不让正常上厕所,只后半夜二、三点钟准许去一次。每天恶警王某高兴了能让朱丽新趴五分钟。有一天到了五分钟她睡死过去醒不了了,然后犹大王玉兴(男)、潘淑杰(女)两人架着她往墙上使劲撞头,往地上摔,拖着在地上跑,不知折腾多长时间才把她震醒。

由于长期不睡觉,朱丽新的双腿肿得象水桶一样粗,不让坐,就在地上一步一步的挪,无法走路时,恶警黄博还拽着朱丽新满地跑。朱丽新双手长期下垂,最后变成了猪肝色,血管象要裂开一样;腿脚肿得不能活动。恶警燕艳、张桂荣、黄博、陈处长(青岛劳教所,姚处长走后代替其继续行凶)、王某(身高一米八五以上,山东省散打亚军)罚朱丽新蹲下,不服从就用电棍、毒蛇、判刑等恐吓。

朱丽新苦熬不住坐地上,恶警王某气急败坏把她按地下让其坐老虎凳,把双腿架在高凳上,王某在腿上使劲踩。这时的朱丽新已全身发抖,由于饥寒交迫,不睡、不坐、不尿,被恶警们折磨得奄奄一息,喘气已很困难了,可是坏人仍不罢休。每天后半夜,恶警王某都用硬塑料棍或凳腿打朱丽新的头部、脸部,嘴唇被打得裂成两半,头上到处都是鸡蛋大的包。

犹大张家梅专踢朱丽新小腿上的硬骨头,猛击后背、腰部(大约连续十多天的时间,每天打几十下),犹大孙某某每天打朱丽新的肩部,把右肩打得矮了半截。十二月份天很冷了,朱丽新站着打盹,恶警王某就往她的头上浇凉水,把她举起来往地上摔,恶警燕艳、王某说:“给你打上毒品,等你毒瘾上来时看你还炼不炼?”

罚蹲时,朱丽新不配合坐在地上,恶警张桂荣、陈处长等扒开她的衣服在后背上写骂法轮功的坏话。三年不让朱丽新往家里打过一次电话,恶警刘青、吴秀丽不准班里任何人和她说话,不准买水果及所有食品,進所初期,一位犹大对她说:“你看劳教所对你多好,还让你睡觉。”朱丽新曾问恶警:“你们说我们邪,可我们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这样狠毒的对你们,到底谁正谁邪?”

假如以上被害学员的家人、亲属看到此文,希望你们能更广泛的了解亲人受害的真象,认清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本质,为营救亲人作出自己的一份努力吧,她们都是最好的人,却在劳教所里受着最残忍的迫害,请所有善良的人一起呼吁:停止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