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红星乡派出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自19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榆树市红星乡派出所所长殷振海积极配合江氏流氓集团,对红星乡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红星乡派出所恶警张士臣在所长殷振海的指使下,也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做了许多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

1.所长殷振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殷振海声称:自己的所长是花钱买来的,如果不配合“上级”,怕自己丢了所长的官帽子,所以他对大法弟子严加监视。伙同派出所张士臣等人开车去各村大法弟子家中抢走所有大法书和炼功带,还抢走了身份证。他还经常到大法弟子家中恐吓,吓得几十个新学员放弃了大法修炼,使得两名刚学法的学员(经炼功身体基本康复)旧病复发后死亡。这都与殷振海的迫害有着直接关系。

1999年7月23日,殷振海等人驾车到街里炼功点,抢走了街里洪法炼功用的所有东西。同时抢走了“炼功图”,把“炼功图”打翻在地(上面有师父法像),歇斯底里地用脚乱踩,大法弟子制止他这种无理智的行为。他不但不停止,反而更加用力的踩,并对师父破口大骂,辱骂大法,还把大法弟子强行带到派出所,恐吓、威胁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保证书”,不写就不放人。

2002年10月份,一个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大法弟子被张士臣举报到派出所,殷振海随即派人到其家中,以搜身份证为借口,将其家乱翻一通,(当时未出示搜查证件,属非法闯入民宅),当搜出《转法轮》、身份证和部份财物后,殷信口胡说这个学员要去北京证法,强行戴上手铐押至派出所,打得学员鼻口出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把他的毛衣从领口扯坏至下襟,还恐吓要把他送去劳教。其家人听说此事后急忙找人去派出所理论,找到“担保人”并写下“保证书”,天黑了才将其放回家中。

事隔两天后的晚上7点多,殷等三人又开车至本街炼功点,进门边骂边要大法书,不给就带人乱翻,大法弟子阻止,殷仍不停手,翻得满屋底朝天后,找到三本大法书。找到书后,殷振海便魔性大发,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抓住50多岁的女学员头发,对其大扇耳光,将其打昏在地。见其昏倒后,用力按其人中,还要用针扎手指,待其苏醒后将其非法押至派出所。到派出所后将其戴上手铐,对其非法审讯,之后两次大打出手,揪住头发向砖墙上猛撞,还对师父大骂,说:你师父好,怎么没来救你?你骂你师父,我们就放了你。见大法弟子不配合,他又大打出手,前后近两个小时。

到晚上10点多,殷等不断对学员折磨后,将其扣在派出所的床头。直到次日早8点多,其家人赶至派出所,写了“保证书”,并找人担保,还被勒索后才放其回家,之后殷还往学员家里打电话骚扰。

2003年3月4日晚,殷振海又开车至炼功点,搜出大法书后(当时家人不在,找人看家),向看家的60多岁的残疾老太太要钥匙,老太太不知道,殷便用手电筒用力打其肩部,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并将其带走。由于连打带吓,到榆树后老太太因心脏病发作,又被送回红星乡,家人抢救后才脱险,花掉医药费400多元。

殷振海自7.20后迫害以来,对红星乡大法弟子迫害不择手段,每逢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子,都要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并派人监控,半夜三更踢门,用尽各种流氓伎俩,闹得四邻不安。还时常夜里打电话干扰。

殷振海在这些事件中,捏造借口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殴打学员,以达到逼迫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干涉了公民的合法权益,是执法犯法的行为。

殷振海在这几年中对大法弟子干了许多坏事,如其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等待他的会是可怕的下场。

2.恶警张士臣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张士臣因懒惰,离开派出所他就啥也干不来,难以维持生活,所以,派出所里低三下四的事、敲诈老百姓的各种收费都是他要。之所以被利用专门监视大法弟子,他说:“大法弟子是我的敌人,是反动派。”张经常当面辱骂大法弟子。

99年6月份,在大法未遭到迫害之时,他就到炼功点辱骂师父、诽谤大法。(因反对其妻子学法炼功),半夜向炼功点院里扔砖头,有时酒后到炼功点大哭大闹。

7.20以后,张心甘情愿的当起被江氏集团利用的爪牙,加之恶习难改,编造谎言。2003年正月初六,张谎报事实,说有外地大法弟子到炼功点发资料,其实,是邻居家亲戚串门,有时张还用电话骚扰大法弟子。

2002年期间,他还敲诈大法弟子说:你暗地里送给我一笔钱之后,我就把你家的2个大法弟子的名抹下去,再也不找你家(麻烦)了。还向大法弟子家多要暂住费。红星乡的老百姓没有不骂他的。

2002年8月,有外地大法弟子到红星乡串门,顺便在街里发了几张真相资料,后被恶警张士臣听说,马上骑摩托追捕。当时正值暑天,人们都在午睡,张未看见二位大法弟子,便四处乱追,还是没有发现。又往派出所打电话,所里派了一辆车配合他一起追,直到下午六点,张终于发现了两名大法弟子,不由分说将她们带至派出所。

到所里后,张大施淫威,对两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当时附近的人们听到屋里不断传来女大法弟子的惨叫声。之后晚9点半,被送至榆树市。第二天有人问他打人的事,他撒谎说“没碰人一个手指头。”张编造谎言,欺骗百姓,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尽管张从来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他还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当年耀武扬威的张士臣现已变成了满身疾病,干枯、黑瘦的病老头,治病花去了四、五千元了,还是医治无效。在这期间张晚上随所长办事,遭到报应,当时摔倒在地,昏迷不醒。几天后张感到身体不适,越来越糟,各种疾病缠身,痛苦难当。可是派出所对张士臣置之不理,张拖着一身病,支撑余日,对自己所犯的恶行后悔莫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