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拘留所恶警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6月7日】吉林省榆树市拘留所自99年7月20日以来,为了讨好上司,积极配合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在拘留所所长魏福成、看守所所长宫铁的带领下,不但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还对这些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它们采取的方法是:野蛮灌食、往身上泼污水、冷水,固定在床板上(用手铐锁在床板上面的铁管子上)戴死刑犯才戴的刑具、暴力殴打,等等。

下面举几个例子,叫善良的人们看看这些披着警服的人干的什么。

2000年春天,榆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十名大法弟子。2月22日上午,大家凑在一起学法被管教滕××看到,滕就把一桶拖地脏水从大家的头上“哗的”倒下来,大家被浇的头上、脸上往下淌黑水,衣服都弄湿了、脏了。滕还蛮横的抢走了大法书,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之后,这些大法弟子被转到拘留所关押。陆陆续续的拘留所共关押了二百多人。每天清晨,大家都静静的起来,炼功,不影响任何人,可是警察在邪恶所长魏福成的唆使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它们看到大法弟子炼功,先是闯屋里用塑料管子(小白龙)抽打,再叫大家趴水泥地,赶到外面冻,每天几乎都这样折磨。

大家绝食抗议。它们白天叫大家出去背雪,每天变着法折磨这些学员。一天,年仅19岁的小姑娘刘金凤被管教高勇叫去强迫她脱掉棉衣坐在雪堆里冻,那天天特别冷,下着小雪。不一会,刘金凤的两手就被冻紫了,冻了两、三个小时,回屋里时,两只手象馒头似的,嘴唇青紫,浑身哆嗦说不出话来。它们还对鞠冬梅等四个大法弟子(坚持炼功的)罚蹲小号,两手伸着固定在床板上边的管子上不让动。

这样也挡不住大家,它们把它们认为坚定的都集中到“八号”拘室。这里又湿又冷,棚顶上、墙壁四周都往下淌水,床板湿漉漉的无法躺下,大家只能坐着。二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左右,一部份功友打坐炼功,被值班的杨志飞发现,一下子叫来了几个手持小白龙的恶警,它们是孙井付(大孙子)、张福学(大有子)、张志军、小韩子(司机),不由分说,它们把炼功的弟子按倒床板上就打,没头没脑的噼里啪啦,走廊老远就能听到打人的声音。它们还把这些大法弟子外衣扒掉,只穿内衣内裤毒打,拣最疼的地方打(脚踝骨、大腿里侧)。司机小韩子打一个大法弟子一气就打了二百棒子,打完后几天它自己的胳膊都抬不起来,走路都象散架了似的,打人者都累成这样,那么被打者会是什么样呢!它们打着嫌不够劲,又换上了软三角带之类的东西打,还有一个长袋状的里面装着沙子,打到身上特别疼。打了约二个多小时,又把这些被打得动不得的大法弟子扔雪地里冻,当时大法弟子只穿内衣内裤,有两人立刻就昏过去了,大家要往屋里抬,可恶警徐久飞却说:“不许往屋里整,看谁抬的,死几个不要紧,每年还有3个死亡指标呢。”还说:“我们这些管教不是吃素的。”陈耀国也附和着说:“没事,我们有两、三个死亡指标呢。”后来大家坚持把这两个大法弟子(朱峰、柴秀芝)抬进屋里,其余的人冻了约半小时才允许进屋。白天一看,个个腿都是黑紫色,上厕所只能半蹲,两腿几乎没一块好肉,比《明慧网》上登的照片还要严重的多(遗憾的是当时没法照下来)。有一人的腿上至今还有被打留下的硬结;有一人回来后,手指甲冻的全部脱掉重新长出。那天早晨被严重殴打的大法弟子是:柴秀芝、刘庆杰、朱峰、任春英、刘淑娟、郝淑芹、周其玲、刘金凤。后来大家才知道,这次警察对大法弟子残酷殴打的幕后指使人就是邪恶所长魏福成,头一天魏曾对手下说:“明天再炼,给我使劲打,留一口气就行,整外面冻着去。”

它们把大法弟子害成这样仍不罢手。白天,恶警高勇又逼迫刘淑娟、周其玲脱掉棉衣站到阴冷的后房檐下面向墙壁站着,冻着,刘淑娟不屈服,就给刘淑娟戴上死刑犯戴的重镣、手、脚铐在一起,有几十斤重,走路蹶着一步一挪,高勇还用细绳绑在刘淑娟胳膊上,一手牵绳一手拿小棍抽打刘淑娟,其他人在四周跑步,强迫刘淑娟在中间“走”高勇说:“这是走猫步”。几天后,公安局把其中七人劳教,劳教所看伤势严重不收,它们央求劳教所收下。

当时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几乎人人都挨过打。一次,大孙子打大法弟子孙中芝,叫孙中芝脱掉外面裤子,孙中芝不脱,说来例假了,可孙井付却说“这里没假”,逼迫孙中芝脱掉裤子,毒打她。盖淑芹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一次因炼功,被按倒在床板上打。在潮湿的八号室,一次大家背经文,被管教焦淑侠看见,她强迫大家趴水泥地上,然后往大家身上浇凉水,大家浑身都湿透了,这次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有四十多人被非法劳教,其中三人(韩玉珠、王先有、岳凯)被迫害致死。

这里除了毒打、冷冻、泼水外,还对绝食的大法弟子野蛮灌食,2001年7月,大法弟子张秀丽等被非法关押,为了抗议这种暴行,张秀丽绝食,副所长李X带领从看守所找来的狱医,和恶警大孙子和几个男拘留人员对张秀丽野蛮灌食,把半碗细盐面(精盐)加少量水和成糊状,给张秀丽往嘴里灌,张秀丽不喝,大孙子揪住张秀丽的头发,拳打脚踢,用硬物撬着嘴,强行往里灌,灌的满身都是盐面子,这时上级来一个参观的,李X所长对参观的说:“灌的是淡盐水”当面说谎。大法弟子郭淑学一次坐在床板上发正念,被魏福成看见,除大骂外,还罚郭淑学面向墙站着。

拘留所对大法弟子除毒打外,还在伙食上克扣,每天吃两顿饭,每顿每人只分得一小块半生不熟的苞米面发糕,一碗黑乎乎的冻白菜汤,可每天却收几十元钱的伙食费;小灶每天吃两顿大米饭,家常菜,每人每天只收二十元钱,有的大法弟子绝食,十几天一顿饭不吃,放人时,仍然朝家属一分不少的收伙食费。小卖店卖东西特贵,一般用品的价格都是外面的二、三倍,上下都赚黑心钱。

这里揭露的只是榆树市拘留所、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小部份,参与打人的恶警除了上面提到的张志军、孙井付、张福学,司机小韩子、高勇、徐久飞、陈耀国外,还有杨志飞、王飞、安彦国、焦淑侠、赵春艳,看守所的滕庆玲、宫铁、狱医等。

据知情人透露,近两、三年来,榆树拘留所大部份警察都患上了乙肝,其中较重的焦淑侠已出现肝硬化,丈夫又因诈骗被判刑;孙井付本人得了乙肝,妻子患病,孩子因偷车被判刑。其实,不用多说,有头脑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尽管有的人认为自己也做了很多坏事,可目前不是好好的吗?不信有什么“善恶有恶报”,那就等着瞧吧,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人改变不了天意的。奉劝那些仍执迷不悟的人,尽快收敛,悔过自新,别再跟着江氏流氓集团跑了,否则,身败名裂遭殃的不只是自己,还有妻子(丈夫)、孩子、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世世代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