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图)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26日】吉林监狱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120多名,它们利用各种古今中外都不曾见过的酷刑,残暴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具体事实如下:

一.利用刑事犯人做恶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一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监狱,就立即分散送至各监区(大队),每个监区10人左右不等。然后再由监区分到各分监区(小队)。分监区管教指定刑事犯人负责看管、“转化”。一天24小时分白班、夜班,每班3至4人轮流值班。吃饭、上厕所、洗漱和睡觉都有专人跟踪监视,不允许与别人说话,不允许随便活动。除吃饭、上厕所、洗漱和睡觉,其余时间都是“坐板”,有时晚上“坐板”到10点多或半夜,“坐板”期间看管的刑事犯人可随意打骂、体罚、侮辱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王贵明2002年被非法关押在原七监区,2004年初被转到四平监狱。王贵明在七监区期间,被强奸犯孔庆刚(绰号恐龙,2004年出监)打折两根肋骨;原四监区刑事犯高国兴(绰号猩猩)迫害法轮功学员阴狠至极,高国兴用手捏学员的睾丸,用手指弹学员的眼球,取名叫“满天星”,高国兴还洋洋自得到吹嘘“我用的手法谁也受不了”,并到其它监区介绍经验。

这样的迫害在各监区比比皆是。2002年至2003年达到最邪恶程度,监狱为了鼓励刑事犯人加大迫害,每“转化”一人奖励5分,“转化”不好的扣分。至此,这些被指定专门做“转化”的刑事犯人,就变本加厉的积极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吉林监狱还实行株连监管方式,组成“互包组”,对“转化”工作做的好与不好,奖分、扣分,直接与“互包组”每个成员挂钩,它们将这种封建社会“株连九族”的腐朽遗臭拿出来监管犯人,还取个美名“链条式”监管办法。目前,国内各监狱都推行此办法。

二.利用罕见酷刑施暴

吉林监狱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它们利用严管、小号和矫治中心来残酷施暴。具体酷刑:

(一)“坐板”

在吉林监狱,是进严管、小号和矫治中心的,都必须经历“坐板”这一体罚。

何为“坐板”?就是:两腿盘坐,双手放平于膝上,脖颈、后背、腰与床板平面成垂直,床板不允许垫任何东西。“坐板”时身体不允许晃动,始终要保持一个姿势,为防止晃动,将“坐板”者的后背衣服用手捋出一条直线,直线如果没了,就证明你晃动了,轻则挨骂,重则拳脚相加或上“抻床”。“坐板”时间从早5点开始到晚8点结束,中间扣除两次小便10分钟,两次大便30分钟,两次喝水10分钟,三顿饭40分钟,共计约1小时30分钟,一天“坐板”达13个小时之多。

由于“坐板”时间长,很多人两脚外侧踝骨都硌破化脓,大小便便在裤子里也是常事。严管队管事的犯人叫徐志刚(绰号大刚),六个犯人做零工,一天24小时分三班,每班8小时,两人一班,轮换值班。零工负责监视“坐板”、上厕所、睡觉和打饭,并充当行刑的打手。

(二)“抻床”

吉林监狱的“抻床”是机加监区制作的,分可移动和固定两种。

固定“抻床”:人仰面躺在木板床上成大字形,木板床上有四块钢板固定在两手腕和两脚脖处,每块钢板30cm见方,厚1cm,上面钻有带螺丝扣的密密麻麻的圆孔,用以固定手和脚扣子的。4个大铁扣子,每只手脚各一个,铁扣子由两个半圆形的环构成,分上下两个半圆,两个半圆由两根螺丝杆连接,下环半圆有立柱,立柱有螺丝扣,插入钢板孔内,起固定作用,并与床板离开距离,起到“抻”的作用。扣子的立柱插入钢板不同的孔内可调节“抻”的松紧程度。

恶人行刑时,先将被抻人一支手腕套入铁扣子内,紧上螺丝,再将另一支手腕套入铁扣子内,按此顺序将两脚也依次套入铁扣内,使人体成“大”字形,因铁扣子下半圆有带螺丝扣的立柱插入钢板的密孔中,故身体与床板离开距离,使人“腾空”。“腾空”后全身自然呈被“抻”状态,人的体重越重,“抻”的力度越大,没有松动余地,全身关节充分“抻”开,有古代“五马分尸”的状态。


(图一)


(图二)

更加残忍的是:“抻”20至30分钟,待四肢没有知觉后,放下来,暴徒一起上来给揉搓手脚,待稍有知觉再“抻”,它们管这种“抻”法叫“冲锋”。严管队管事犯人“大刚”曾对人说:我在严管队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看到谁能挺过三次“冲锋”的。(抻床见图1、2)

(三)是可移动的“固定床”

这种“固定床”是在一个长2 M的木板两端各镶有一块钢板,上面有一排孔,用以固定手和脚扣子的(见图3),“固定床”除有“抻”的功能外,主要是固定作用,人被固定时身体与床不分离,不腾空,四肢松紧程度要比“抻”时松。固定时除大便下来,小便和睡觉都不下来,有的被固定几个月时间。


(图三)

在严管、小号、矫治中心被如此残暴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其中:张宏伟,从2002年开始被非法关押在10监区,在严管、小号被迫害长达近两年,多次上“抻床”;梁振兴,2002年被非法关押,在矫治中心上“固定床”两次,2004年转到四平监狱;曹洪燕,从2002年开始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2003年10月在矫治中心上“固定床”20多天;王洪亮,被非法关押在5监区,2003年10月被上“固定床”10多天,2004、2005年严管4个多月;史文卓,被非法关押在1监区,2004年5月被“抻床”30分钟;刘景新,被非法关押在1监区,05年1月在严管上“抻床”3天,现已出监;被非法关押在7监区的雷鸣、刘歌群、刁树君都进过严管,上过“抻床”、“固定床”。

更加严重的是被非法关押在5监区的大法弟子刘成军、被非法关押在7监区魏秀山,他们被迫害致死。

三.利用世间小丑帮凶

吉林监狱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监狱教育科就一刻没停过,开足马力,采取各种手段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谈话”是其中手段之一。它们冠以与法轮功学员建立所谓“语言沟通平台”,无休止到逐个轮流找法轮功学员“谈话”。2002年至2003年监狱教育科和省6.10办公室派人来直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一段时间之后,“转化”效果不佳。于是它们就在2004年拉来几个一心想在法轮功中捞取好处而没捞着,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世间小丑、帮凶做“转化”工作。帮凶们被分成两个小组,每组4至5人不等。

在教育科李永生、王元春两个恶警的带领下,恶人们不分白天、深夜,随心所欲,无所顾忌,想什么时间找法轮功学员就什么时间找,想谈多长时间就谈多长时间,想用什么方式就用什么方式,想送严管上抻床,就送严管上抻床,侮辱人格,强奸意愿,摧残肉体,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的史文卓在严管时上抻床,心脏病犯了,从医院打完针后,仍旧被抬到严管关押。被非法关押在7监区的刘歌群被严管,在抻床上脚筋抻伤,仍强迫他陪着一拨又拨学员“谈话”,时间长达三、四个月之久。

这些小丑们在“谈话”中利用看到的点滴法轮功书中的话,断章取义,歪曲邪悟,恶意攻击法轮功法理;并用污言秽语、抠摸捏挠、讽刺谩骂法轮功学员;气急败坏之时就纵容恶警将学员送严管、上抻床相威胁;它们对恶警极尽阿谀奉承,端茶打饭,捶腿敲背,拔罐子,倒洗脚水。帮凶们谈完话,深夜回到监号里还不甘休息,分析、研究明天对付法轮功学员的办法,给恶警出谋划策,助纣为虐。

据不完全统计,4年多从“谈话”中直接送严管上抻床的法轮功学员不下10几人。就是这样一座罪恶累累的监狱,还年年被省、部领导部门评为“先进、模范、一流”等单位,奖状、锦旗排满墙,各种光环美名在外。

监狱自己摄制的录象片中也恬不知耻到自称是“坐落在吉林市西南的一颗璀璨明珠”,是“没有高墙电网的花园式监狱”。每到夏天,上级领导、各级部门、企业、学校学生都络绎不绝的到监狱参观,人们看到的是鲜花锦簇,绿树成荫,楼台亭阁,机械轰鸣,劳动繁忙的一派“盛景”。善良的人们哪里知道这里是中共恶党政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就是恶党当年宣传的国民党的渣滓洞、白公馆的刽子手们见了也会自愧不如,为之汗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