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徐秀辉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徐秀辉是吉林榆树五棵树开发区人,一九九八年春因病得法,修炼后,曾患过的子宫癌、肾小球病、骨质增生、头痛等病全都好了。

因为徐秀辉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野蛮迫害。以下是迫害事实。

在江氏流氓迫害法轮功后,徐秀辉遭到多次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当地警察多次到家骚扰,半夜两次到家搜查。吓的她小孙子都尿了裤子。小孩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又有先天性心脏病,可片警刘小峰和所长阎丛杰等人根本不管他人死活,多次夜间非法入室骚扰。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六日,徐秀辉和同修去农村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回家途中被榆树市前进乡派出所的李玉所长等人将她两人绑架到榆树市公安局。另一同修被非法劳教。而徐秀辉家里被勒索了六千元钱才被放回来。其中政保科要五千元,说是给举报人三千元,不交钱不放人。加上好烟好酒等人情钱共六千元。十五天拘留期间,家里送的衣服和吃的东西都被拘留所恶警私自扣留。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晚上,徐秀辉和两个只有五岁的孙子、孙女在家,当地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进家门象土匪一样乱翻,抢走了大法书和录音带,当时吓的两个小孩大哭,哆嗦着,到后来都不会哭了。就这样丢下两个小孩强行将徐秀辉绑架。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让徐秀辉在劳教票子上签字,票子上写的是劳动教养一年,徐秀辉和其他大法弟子都不签,四月四日就强行送到了黑嘴子劳教所。在检查身体时,政保科长张德清拿着教养票子说:“徐秀辉一年”。到劳教所三、四个月后,二大队一小队的管教尉旦又告诉她教期是二年。徐秀辉说,我教期是一年。可管教尉旦说:“现在晚了,过了三个月就不好使了,入所时我就提醒过你,你没在意。”后来,徐才知道,是另外一个同修的教期是二年,她们家花钱买通了五棵树派出所所长阎丛杰,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及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所长、管教,共同篡改,把徐秀辉的教期改为两年。是另一同修的家人私下里办的。大法弟子无罪,被非法关押是无理迫害,希望另一同修能勇敢的站出来揭露榆树市公安局、五棵树派出所这一恶行,将它们的罪恶曝光于天下。

劳教所是人间地狱

管教尉旦是从监狱借的,此人手段毒辣、险恶。经常使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大队长刘连英为了转化大法弟子,经常使用电棍,入劳教所的当天,徐秀辉就被刘连英等人用电棍电,有的大法弟子承受不住高压电棍就被吓的说不炼了,徐秀辉被电昏了,刘连英就电她的脚心看有没有反映,第二天,又电了徐秀辉一上午,同时多个电棍电全身,脖子、肚子,第三天又接连使用电棍。想用残酷的暴行使徐秀辉转化,徐秀辉当时说:“我不能配合邪恶,我不能放弃修炼,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没错。”刘连英、尉旦、郭管教等人将徐秀辉电昏死,然后拖到走廊一侧水泥地上,让人给徐秀辉灌速效救心丸,等了几个小时徐秀辉才清醒过来,她全身抽搐很厉害。这样还不放过她。第四天尉旦派四 、五个打手,犯人,有万艳、王东玲、何换萍、李静萍、张士春等人把她弄到一间装东西的空房子扒光她的衣服,毒打一上午。在徐秀辉的内衣、外衣上写上字。说她扰乱社会,诬蔑陷害。打的身上有严重的伤痕。头顶上打的象盖个大盖子,沉沉的,脸肿的吓人,乳房、胸部严重受伤,当时起来时咽下去一口热乎乎的东西,可能是血吧。这次严重殴打,致使徐秀辉二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过后邪恶还骂她,说是象脑血栓病人走路。她全身重伤,管教所无人管,她只好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管教和大队长利用犯人骂她,诬陷她,还把她绑在死人床上多天,不让上厕所,毫无人道,让同修给她接尿,洗小便,在死人床上遭受很大的痛苦,腰、腿、肚肠子都痛,动不了。

灌食时,一帮人按着强行灌,鼻子都灌出血了,眼泪花花流,痛苦极了。这样折磨她十四天。因她的心脏病犯了,血压升高,经常抽。劳教所逼家人拿钱给治病。明明是被迫害的造成身体严重损伤劳教所却不管。一百五十斤体重的她,只二十多天就瘦的不象样,不能走路了。家人来时,只能是几个人用床单抬着去接见。亲人们吓的痛哭,孩子告诉她,因为妈妈遭受迫害,致使他们上不好班,整天提心吊胆,给妈妈带的东西劳教所不让给,只好在半路上扔了,因孩子的爸爸去世的早,所以孩子们特别惦念妈妈。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关押了她两年,亲人被折磨两年,在这两年里,超时间劳动,加班加点,经常干到深夜,乳白胶过敏,又染上了疥疮。痛苦可想而知了。回到家后,她和很多同修遭受的迫害,被好人给上网曝光了。

二○○四年七月的一天,地方派出所受政保科的指使,到徐秀辉家中骚扰,还把她女儿带到政保科,原因是调查遭受迫害是谁给曝光上网的。在邪党统治的天下,只许恶人们行恶,不许百姓说话。迫害的事实是真的,后来没问出来,一天后才把她们母女二人放回家。

二○○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也是晚上九点多,地方派出所所长阎某,片警刘小峰和另一人到家骚扰,抢走了大法书,并往国保大队打电话,就是当初的政保科,开车把徐秀辉抬到车上,同时抢走了录音机、书、资料等东西,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把她绑架后,家里只剩下小孙子王大宝,这样,又把她判了一年劳教,家里花了很多钱,才办个所外就医,没被送劳教所。

二○○六年九月十一日,因徐秀辉在车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站前派出所绑架,正念走脱后,十六日又一次遭站前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在榆树市拘留所,十一天后,才被放回家。(写稿时详细情况还不清楚,等到以后会陆续曝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