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大法弟子任宝和家人惨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任宝和,辽宁葫芦岛人,今年63岁,以修理自行车和修锁为生。96年修炼大法。妻子和三儿媳也修炼大法。1999年7月江罗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全家人多次非法被抓、被打、被判刑、被抄家。一个原本幸福的三代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骨肉分离。

99年11月20日任宝和及妻子和三儿媳因不放弃修炼大法,被连山派出所的恶警们抓去。任的大儿子(不修炼),因不满恶警无故非法抓人与之理论也被非法抓走。恶警靳宝忠和恶警(指导员)宝凤喜对他们拳打脚踢,把他们的脸打出血来,身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任的大儿子当时被踢的连走路都不能走,在家休养一个多月才好,脸也被打肿了,家里人都辨认不出来了。两恶警打完人后,还不罢休,硬说自己的眼镜坏了,叫他们给赔400元钱才算了事。当时任的妻子身上的1400元钱是准备交取暖费的钱,被恶警强制勒索去400元以后,交取暖费的钱就不够了,当年就没有交上取暖的钱,2000年暖气改造就没有给安装暖气。至今他家仍然没给供暖,挨冻了7年。

2004年3月8日,因恶人徐义(打扫卫生的)的告发,正在任家几名大法弟子和任的妻子、儿媳,和任宝和一共9人被恶警国保大队的刘士军、赵连双等人非法强行闯入任的家中把他们抓走了。同时还抢走了电视机一台、录像机两台、收录机三台、VCD一台、照相机一个、助听器一个、修锁工具箱子和工具一套。并抢走现金9400元和9人身上的1500元共计10900元人民币。这些钱相当于任修车就算不吃不喝也得攒两三年。整个抄家(抢劫)的过程,没有家人在场,没有任何旁证,没有给出任何手续。

后来任宝和被非法劳教三年;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至今还在沈阳大北监狱受尽折磨;儿媳也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留下了6岁小孙女没有人照顾,一家人从此悲惨离别。

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是一个恐怖的人间地狱,是一个邪恶的黑窝,这里关了很多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在这里他们受到了非常人所能承受、所能想到的虐待。任宝和在这里也不例外:肉体的折磨、精神的迫害、家庭破碎的打击使任宝和的身体每况愈下,心脏病、高血压、胃疼、手不自主抖动、半个身子不听使唤,人瘦的皮包骨了。就这样恶警们也不放过对他的任意打骂。

2005年正月初七,任在牢房里闭目坐着,被普教人员谢义德(化工厂工人、四十多岁)告发。五大队副队长孔令文象疯了一样闯进来,一脚踹在任的腰上,接着没头没脑一顿暴打,打的任宝和满脸是血,当时就打掉了三颗牙,惨不忍睹,并且把任扔进了“小号”继续折磨了三个月。正月十三的晚上查号时,管理科副科长吴扬故意找茬问任:“你为啥不转化”,任说:“我不转化,我往哪转呢”?吴暴怒,举拳就打,抓起任就往床上撞,把任打得胸部疼了一个月。

到2005年底,任宝和的身体越来越差,人瘦得只有皮包骨了,站立都不稳了。到了十一月二十号,任发高烧四十二度,血压180/160mmHg,人事不省。在狱中大法弟子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同意在狱中给任打吊针,输了几天以后任仍不好转,高烧退了血压不减,任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狱警在12月15才勉强打个“120”送市医院医治。在市医院治疗了五、六天就花了四千多元,到了12月21日那天,监狱恶警怕给任治病会花很多钱,就把任给了家属,他们也不管任的死活就开溜了。就这样任才恢复了自由。任的妻子仍然被关在大北监狱,身体也不怎么好,人很瘦。监狱方面还不让家属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