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马艳芳、孟庆波、杨永兰、刘桂春四位教师被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马艳芳、孟庆波、杨永兰、刘桂春这几位热爱生活、善待同事、爱岗敬业、业绩可嘉的好老师,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相继被非法抄家、非法劳教、非法关押、酷刑逼供;并被扣发工资、剥夺工作的权利,甚至被学校无理开除工职,有的在学校的有关人员骚扰下被迫离婚,流离失所。看一看她们这几年在迫害下是怎么生活的?

马艳芳老师遭迫害的经历

马艳芳老师以前是全校出名的病号,求医问药无效。最后炼法轮功炼好了。2002年3月14日,马老师下班后在家做饭,两名警察两名居委会的敲门,挤进屋后就开始翻东西,翻出几本法轮功的书,一盒磁带,两个随身听(一个已坏),说是挂树上的小广播,就把马老师和爱人带到派出所,把马老师铐在二楼的铁床头上,爱人被铐在一楼的桌子腿上。

十点左右,二道公安分局来了五、六个警察对马老师非法刑讯逼供,非法审马老师的警察让她立正站在他面前,问她还认识谁炼法轮功。马老师说不认识。因为3月5日长春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是自焚还是骗局”,江泽民知道后给长春六千个名额抓法轮功学员,并威胁执法人员完不成任务就地降级、下岗、扒皮。为完成任务,这些警察每抓到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要非法刑讯逼供。非法审马老师的警察一听马老师说不认识,就一拳打在她的太阳穴上,当时把马老师打的脑袋嗡的一下,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之后就站不住了,浑身发抖,非法审讯的恶警逼迫马老师跪下,并踹倒在地,直到踹累了,才在晚上十二点把马老师铐在铁床头上。

在那时也非法审讯了马老师的爱人。马老师的爱人和他们据理力争,并揭露他们绑架逼供的罪行他们不但没有审了马老师的爱人,反而被马老师的爱人把他们训斥了一顿,使他们哑口无言。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二道公安分局又来了几个警察,其中有一个叫马俊的恶警,一进屋就气势汹汹的拿起地上的一个老式木制板凳,对着马老师的头就砸下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马老师双手铐在铁床头上,只好向后仰,并抬起左脚去挡凳子,没挡着,凳子腿正好砸在马老师的额头,脸上,一连砸了好几下,顿时满脸剧痛肿胀,马俊反而诬陷说马老师踹他,放下凳子抬起脚,从马老师左腿的大腿根一直踹到腿脖子,边踹边说要把马老师这条腿踹折,马老师疼的泪水汗水顺着脸往下流,到看守所检查,整个左腿全是青肿的。这还不算,马俊又顺手把马老师双手带的手铐按到了最紧,手铐切到了肉里,顿时两手就肿了起来了。之后一年多还两手发麻,大拇指外侧无知觉。然后马俊又拿起床上的枕头打马老师的头,枕头被打坏,里面的糠飞落马老师满身满地。马俊还像疯了一样拿起报纸向马老师脸上打。这就是江氏集团所说的,“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残酷密令的体现,完全是一个土匪法西斯。

打完后,马俊对另一个警察说“她就这样了”,意思是逼不出供了,就说要羞辱马老师,让马老师今后没脸上班。他就让马老师双手戴着手铐,由马俊和另一个警察押着到52 中游街,当时正好下课,全操场都是学生,马老师教的两个学生向马老师问好,一看不对劲,就问马老师怎么了,被警察撵走了。到南楼找校长不在,就到教务处,很多老师看到了马老师的惨相,并指着马老师的脸问,他们打你了?然后又到北楼马老师的办公室,马俊把马老师的办公桌翻了个底朝天,又叫人把马老师女儿从班里找出来,女儿看马老师被迫害这样也吓哭了。马俊又把马老师女儿叫到一边,问你爸妈是否炼法轮功。

游完街后回到派出所,才把铐在桌子腿上一天一夜的马老师的爱人放了,给马老师照完相后,押上警车送往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昨天还在讲台上的马老师,一夜之间成了囚犯。马老师被非法关押后,家里就无法生活了,马老师的工资被全部扣发,瘫痪在床八十岁的婆婆没人照顾,女儿上初二不会料理家务,爱人下岗打工经常出差,这一家老小就成天以泪洗面,马老师出来后爱人告诉她,他当时也不想活了,他说这是什么世道,天理何在?再看这一老一小,他要死了,这一老一小怎么办,没办法,他白天就出去托人借钱,晚上就一家老小聚在一起痛哭,吃不下,睡不着,等老人孩子睡下后,他就摆扑克,每摆一次他就想,这次能摆开就能把她整出来,不开就不能,就这样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失望,有时不知不觉摆到了天亮,就又出去为马老师奔忙,仅一个多月,人瘦了二十多斤。

马老师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在一个有六、七十人的号里,吃的是喂猪的苞米面做的不熟的发糕,没有油的萝卜汤,每天两顿饭,睡觉时象摆刀鱼一样的立板形式,两平米大的地方得睡十多个人,枕的是穿的衣服,盖的是棉门帘子,多人盖一个,白天在铺板上成行成列的坐板,准备随时提审。马老师从被非法关押后两次被非法提审外,其余的时间都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号里煎熬,每天听到的只有犯人号长和管教的骂声。马老师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越想越冤枉,炼功身体炼好了,能上班了,给国家和家里省钱了,还进监狱了,马老师就绝食抗议,警察就把她拉到医院灌食,插鼻管注入奶粉,插鼻管使人非常恶心,注入的奶粉都吐在了脖子的两侧,警察就拽着马老师穿的衣服去擦,边擦边骂,说马老师吐的多。灌完后苏科长指使犯人,给马老师戴上手铐脚镣,手铐脚镣中间在拉一起,使人不能直腰,不能自理,就把她扔入小号迫害。

马老师被绑架后,校领导被谎言蒙蔽,煽动群众仇恨马老师,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曾在学校大造舆论,说在马老师家搜出许多传单,在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的配合下,马老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一个多月后,家人借了几万元把马老师买了出来。

出来后马老师多次找校领导要求上班,他们之间互相推诿,一个多月后,刘校长让马老师写“决裂书”才能上班,马老师说:“我没犯法,我是在家里被绑架的,信仰自由,我病炼好了全校都知道。”就这样马老师被撵出校门,工资全部被扣发,从此马老师家的生活雪上加霜。此后派出所,居委会又多次到马老师家骚扰,踢门踹门,一天去好几次,还想把马老师抓去凑数,他们好得到奖金,委主任扬言说:“我就不信敲不开她家的门”。并派人在马老师家蹲坑,致使马老师家无法正常生活,最后只得全家流离失所。

那次长春大抓捕,不到十天,就有五千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就连七十多岁的刘大娘在医院住院,都被绑架了,那次大抓捕刑讯逼供至少有八人被打死,有的被劳教判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四年多,马老师搬了多次家,每到一处,都不敢和邻居说话,不敢轻易开门,怕见熟人或警察跟踪,晚上不敢点灯,不敢大声说话,更怕有人敲门,给交水电费造成很大困难。这还不算,学校派出所,公安局一直把马老师定为重点人物,上边一有黑密令他们就想迫害她,公安分局曾跟踪马老师上高中的女儿,绑架马老师,派出所还多次到马老师原住处骚扰。2003年8月,学校由逯书记带队开车带人到马老师家去绑架她,欺骗同事说是让她上班,实际是去抓人。其实马老师早已有家难归。2006年7月20日左右,派出所打听到马老师爱人的手机号,又打电话骚扰,让马老师拿照片到派出所去。学校也一次次把马老师报到局里。马老师生存自由的权利被限制,工资被全部扣发。

马老师在岗时,开始学校不知道她炼法轮功,没有报到局里,后来经一同事告发,领导就对她进行迫害,由教择校班到教学区班,由教多个班到教一个班,最后还扬言说,有必要一个也不让她教。她每天中午回家给婆婆做饭,学校就说她天天中午回家炼功,并派人监视,跟踪,人身自由受到严重侵犯。马老师被绑架后,她教的学区班的学生哭成一片,集体罢课,有的学生找到她的女儿,要求马老师回来给他们上课,有个不爱学习的男生说,你妈要再教我们,我一定好好学习。其实刚开学就有学生说,换哪个老师都行,就是不许换马老师。可是他们哪里知道马老师正遭受这不白之冤、被残酷迫害。

刘桂春老师遭迫害的经历

刘桂春老师坚信“真、善、忍”做好人,七年来遭受着非人的迫害,在单位受到严密监视,每天门卫要把她出入校门时间汇报相关领导,午休时间有两、三个领导监视行踪,不许任何人与她接触、说话,校长曾多次对某某老师发火,你再与刘老师接触,就扣你工资,让你下岗,威胁临时工说“你再跟刘老师说话,就辞了你”,以造成对她最大限度的孤立。

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还经常给刘老师的丈夫打电话,说刘老师要上北京、法轮功又有什么活动、要闹事,无中生有,挑拨是非,还到刘老师丈夫单位骚扰,丈夫承受不了这精神和多方面的重压,提前病退回家看着她,宁可每月少开几百元,这样在家中她也失去了人身自由。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每一个电话,每一次对刘老师丈夫的骚扰,刘老师都要挨丈夫的打。2000年8月刚开学,学校公布让刘老师下岗,但还让她在实验室工作,工资扣发百分之三十,刘老师丈夫知道后,立即暴跳如雷,让刘老师领女儿立刻滚。这一天正是教师节,却是刘老师和女儿最伤心的日子。那时是抓捕法轮功比较疯狂的时期,唯一能安身的地方也失去了。这时刘老师真正体会到文革时,在恐怖高压、株连迫害下夫妻反目的情景。她的精神几乎崩溃了,领着女儿租房暂且存身,第五天,丈夫又找到刘老师的住处去打扰,房东吓坏了,当晚房东就逼她们母女搬家,那天晚上,刘老师领着女儿跌跌撞撞走在街上,只觉得天旋地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泪如泉涌,她感到了生命的绝望,那一刻她想到了死,可是她又想到:“我们信仰“真善忍”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那么,再艰难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在刘老师与女儿漂泊的日子里,她爱人也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他冷静后,日不思饭,夜不成寐。像疯了一样到处找她们,好象精神出了毛病,担心刘老师和女儿的安全,说刘老师是难得的好人,找了一个月才找到,那时一家人都被折磨的瘦的变了样。

2002年8月,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工会主席带着教育局党委书记杨某,多名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到刘老师家去抓人,刘老师丈夫义正辞严的质问他们:“刘老师已经被你们逼的有家不能归了,她犯了什么法,为什么抓她,她的工作表现怎样。你们说,她犯了什么罪,拿出罪证来,你们这些干部最能撒谎,整人,你们要都像我老婆那样就好了。”就这样他们灰溜溜的走了。爱人原以为病退回家看住刘老师,就可以免于灾难,然而邪恶之徒照样找上门来迫害刘老师,刘老师被迫流离失所后,从此工资全部被扣发,其丈夫精神崩溃了,决定与她离婚。对刘老师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精神,经济双重压力,让她透不过气来,她对他说:“我同意,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明白,我们都是受害者,法轮功是受迫害的,这种痛苦是他们给造成的,我说真话没错,做好人更没错,我不连累你跟我受苦。”最后丈夫终于没有那么做,他是被逼得实在想不出解脱的办法了。

2003年8月,书记逯某亲自带队,开车带一帮人到刘老师家抓人,家里无人,就打电话对刘老师丈夫说要找刘老师谈谈,什么材料也不写。刘老师丈夫说,我信不过你们,你们最能撒谎。逯说:我和刘校长用人格和脑袋担保,让刘老师到学校和刘校长谈谈,要不你约个地点谈也行,谈完就开支。还说了许多冠冕堂皇的话。后来刘老师丈夫去了学校,逯说,让刘老师写个材料就给开支,刘老师丈夫说:“你不说什么材料也不写吗?怎么又让写,你们说话不算数,你们说给开支是假的,为了迎接中共开代表大会让写六书,要政绩是真。”说完就回来了。后来,逯书记又打电话叫刘老师丈夫上学校,这次他和局党委姚书记唱双簧说“你只要让刘老师写一个材料,我们就网开一面,让刘老师提前一年退休。”并给刘老师丈夫一个表。回家后,丈夫逼刘老师写材料,刘老师告诉他是骗局,他不信,还打刘老师,刘老师说你看表上写的是什么,丈夫这才去看哪个表,原来是“自动离职表”,多么阴险,刘老师丈夫问她们为什么骗人?她们说:“哎呀,拿错了,你再来一趟吧。刘老师丈夫又去换表,她们言行不一,反复多变,去了多次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后来刘老师丈夫就要找刘校长谈,可是刘校长总是躲避,后来知道他们就是为了抓人。刘老师丈夫亲自见证了她们的欺骗和伪善。

几年来就因为刘老师不写决裂书,学校把刘老师从课堂撵到实验室,又有的领导造谣说怕刘老师搞爆炸,就把刘老师撵出实验室,每月正常上班,只开200元。有一次书记孙桂珍说:就因为你炼法轮功,咱们学校年终就评不上先进党支部,800元奖金得不着。

孟庆波老师遭迫害的经历

几年来,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孟老师,受到精神上、经济上的双重迫害,真是用语言难以描述。

2000年4月中旬的一个周末的早晨,孟老师去公园散步却被恶警绑架,说是扰乱社会秩序被非法关押十五天。那时孟老师女儿才12岁,校服发下来裤腿长没人给缝。孟老师的丈夫上夜班时,孩子自己不敢在家,孟老师七十岁的老父亲只得跑来跑去跟孩子做伴,孟老师出来后,女儿对孟老师说:“你被非法关押后,我和爸爸几次去拘留所看你,进不去,就在拘留所的墙外转,转啊,每次都是很失望的回家,回家时我和爸爸边走边哭。”孟老师那70多岁的老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也病倒了。孟老师出来后,学校从此把孟老师撵出课堂,正常上班,每月却只开200元。

2001年末的一天下班后,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校长宋某到孟老师家,要将孟老师弄到洗脑班,对孟老师说:“洗脑班可好了,进去两个月就改。”孟老师说:“那是监狱,好你去呗。你们不要往死里逼人。”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孟老师仍然无怨无恨,照常上班,干零活。而书记孙桂珍却多次组织材料,把孟老师列为重点人物进行上报,这样上面一有风吹草动,孟老师就是迫害对象。后来也许是领导们累了,也许是这样嫌麻烦,把人关起来就省心了。于是书记孙桂珍连同派出所两次到孟老师家抓人,孟老师被迫不能上班,全家被迫流离失所。工资也全部被扣发,孙桂珍就到孟老师婆婆家抓人,没抓到,又想去孟老师娘家抓人,因不知住处,没得逞,就到孟老师丈夫的单位去骚扰,施压,叫孟老师丈夫停止工作去找人。

在全家流离失所后,在孟老师女儿幼小的心灵中再也承受不了这压力,说什么也不想上学了,对孟老师说:“妈,我宁可去死,也不愿到学校去上学”。孟老师当时心如刀割,孟老师是当老师的,孩子却无法去上学,没读完初中,成了至今无法弥补的遗憾。

居无定所的日子里,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每次到婆婆家,婆婆担心他们随时闯进来抓人,不敢让孟老师多呆一会。看看别人家晚上灯火通明,可孟老师家却从来不敢开灯,一有人敲门全家人就吓的胆战心惊。

学校停发孟老师的工资她没有哭,被迫有家不能回她没有哭。2003年9月末,这个让孟老师刻骨铭心的日子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时学校新来了个逯书记,到单位去找孟老师丈夫说,以人格担保让孟老师回学校上班,不抓人,上班就开支,孟老师丈夫一看一个堂堂正正的党支部书记能说谎吗?就信以为真,非逼孟老师去上班,孟老师说那是骗局,孟老师丈夫不相信,就非要跟孟老师离婚,孟老师从婆家出来,坐上公交车不知道还能去什么地方,只得中途下车,任秋风拂去泪水。她在想,我信仰真善忍失去了工作。又被四处抓捕,现在又失去了家庭,我有何过错?为什么苟且活着的权利也不给我,这难道就是人权最好的时期吗?说真话有罪吗?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罪吗?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才痛快?后来孟老师丈夫托人打听知道,学校确实是配合610抓人,才如梦方醒,孟老师的家才免于破碎 。

几年来,孟老师吃粗茶淡饭她没觉得苦,未添一件衣服她不觉得委屈,她觉的她的丈夫、孩子、公公、婆婆、父母在迫害中承受的太多,她没办法去尽一个女儿、媳妇应尽的孝道,她没办法给孩子一个安定的学习生活环境,她没有办法让丈夫安心工作,这都是谁造成的呢?所有参与迫害的都难逃干系。

杨永兰老师遭迫害的经历

杨永兰老师过去患有心脏病,十二指肠溃疡,结肠炎,风湿性关节炎,美尼尔,血热等多种疾病,求医问药无效。炼功后,疾病全除,精力充沛,胜任繁重的初三毕业班工作。在校时杨老师是教研组长,曾是长春市部份学科骨干带头人,98年她们学科组创出了建校以来最佳竞赛记录。

由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99年末,杨永兰老师把竞赛尖子生送进考场,风尘仆仆去北京,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问警察信访办在哪,警察就叫来一辆警车,把杨老师劫持到派出所,然后把杨老师关进看守所,九天后非法押回长春,杨老师身上的钱被警察骗去,说是买卧铺票,结果硬座也没有,杨老师双手被铐在椅子边上,回长春后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市公安局非法提审时让杨老师蹲马步,两臂平端,直到杨老师站不住,浑身哆嗦为止。出来后,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到杨永兰老师家,问她炼不炼,炼就开除工职,

杨老师不知道炼功犯了什么法,病炼好了还被开除工职了。2000年4月杨老师又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非法押回长春后关在拘留所。

杨老师无法理解这样践踏法律,蔑视公民权利。开始绝食抗议,第九天就在她极度衰弱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刚进六大队办公室,没说几句,恶警大队长朱某拿电棍上来就电,送到小队,没等坐稳,一个女流氓上来就踹她一脚,说不许瞅别人,不许说话,三个月后,到二大队,那时干活是超负荷的,早4点30起床到晚10点多,五六十岁的也的上楼扛书页子。打页子,每天规定产值,胳膊不停的挥动,手指磨出血胳膊肿了,胸痛,稍一停被看见了,就要挨骂,管教打人骂人是经常的。

杨老师在度日如年的迫害煎熬中度过了一年。回来后,回学校上班,结果局里不让安排具体工作,把她安排在教务处让大家看着她,局里也不让给她开支,上班四个月没开到一分钱,因上班远没钱坐车,她只能骑自行车上班,有的单位执行规定,非法劳教期间给生活费,可五十二中和局里不执行规定,上班也不给开支。

2002年3月,长春大搜捕,杨老师于3月11日又被绑架,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被恶警逼供,坐铁椅子、手指夹子弹头、背铐、拳打脚踢,又被戴上眼罩、蒙住头、反铐双手,关入净月潭地下室用刑,头被蒙着绑进地下室,固定在铁椅子上,腿脚铐在铁椅子上,反背胳膊经过椅子背使劲往下拽,好象胳膊要从肩上拽掉的感觉,撕心裂肺的疼,电棍还在身上乱电,脖子脸上都是泡,迫害了一夜,衣服被泪水汗水浸透,致使小便失禁。胸上被电的糊疤一年才好。还有一次半夜非法提外审,也是在净月潭地下室用刑,电的脸上,脖子上都是泡。

劳教所的劳动是超时间,超强度的,有时做工艺品小人,半月出口一次,干活时流水作业,给小人穿衣服,手得使劲抻,从早抻到晚,天天如此,大拇指抻伤了,肿胀,疼痛,不敢回弯,不敢碰,产值上墙,完不成任务随时遭管教辱骂。有时活少了,或江氏一伙下黑密令了,管教就强迫转化写几书。恐吓,加期,电棍,打骂,罚站,干活找茬,强迫看电视,学习污蔑法轮功的内容。

有一次,恶徒刘连英逼杨老师写五书,用电棍电她,当时她不行了,摔倒在地,他就让杨老师含救心丸继续电,杨老师每天处在死亡线上。

每当节假日,法轮功学员被集中起来看管,包夹监视的人形影不离,脖子直挺着,一坐一天,放几天假坐几天,变相体罚,那些犯人有管教撑腰,看管她们形影不离,不许随便说话,走动,上厕所,有的大小便便到了裤子里。看见瞅谁了,都要招来一场灾祸,互包组长随时汇报。

三年非法劳教到期后,妹妹妹夫开车来接杨老师,办完手续刚出劳教所大门,就被早已等在那里的二道区610办公室,区公安分局,教育局、学校领导一帮人,强行把杨老师劫持到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杨老师已五个新年、四个农历新年都在非法关押中度过。

杨老师80多岁的父母三年多因身体不好,未见女儿一面,望眼欲穿。这一打击致使二老卧床不起。十多天后,老母强支撑起来,非要到洗脑班看杨老师,她哭着说;“我再不去看她,恐怕见不着了”。

洗脑班都是单独囚禁,门上一块玻璃,外边随时监视里边,里面看不到外边。严密限制人的自由。腿直着放坐一天,有一次杨老师把腿盘上休息一下,警察进来就说是炼功,让把腿伸直。杨老师说:“其实各种坐姿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腿盘着坐就犯法了?”实在是人类的荒唐,这只有中国人才会有。

在杨老师被剥夺自由、备受迫害的漫长岁月,这飞来横祸,对她丈夫的打击极大。丈夫惦记在外省读书的孩子,又想到杨老师在里面受迫害,身心交瘁,孤独中,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他吃不下,睡不着,回到家中,他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电视开着,胃病很重,需要手术又没钱。失眠也越来越重,睡不着他就一人上大街走,直到走不动了才回家。后来他自己实在生活不下去了,精神几乎崩溃了,身体难以支撑,被迫提出离婚,杨老师在没有人身自由,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为了丈夫能从困境中解脱出来,照顾好孩子,度过这最艰难的时期,答应了丈夫的要求,并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丈夫和孩子。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拆散。离婚后,一次放寒假,丈夫领女儿来看杨老师,为了能在一起说几句话,吃顿饭,买了60元的合餐,刚吃几口,就围过来几个警察侮辱杨老师,围攻杨老师,把丈夫和孩子都吓跑了。这暂短而珍贵的相见被恶警剥夺了。

杨老师从2000年到2005年,基本没开几个月的工资,这些年,家里生活全靠丈夫承担,杨老师多次被非法关押,丈夫供孩子读高中,上大学,还要经常买东西来看杨老师,因孩子上大学拿不出万元学费,他就主动提出献血,50岁的人了,身体又弱,严重的胃溃疡能献血吗?实际就是卖血,两次得了一千元,给孩子筹集学费。

这些年,丈夫操尽了心,吃尽了苦,过去杨老师身体不好,为了能有一个好身体,早晨她出去炼功,他在家做饭,照顾孩子,大部份家务活被他承担,20多年对杨老师和女儿精心呵护,杨老师炼功病好了,有充沛的精力工作生活,家人少了负担,本是于国于家都是好事,可杨老师又被关进监狱,如果没有这场残酷的迫害,她做梦都不会想到她的家像今天这样。他们虽然被迫拆散,但杨老师也非常感激丈夫,这六年多,是丈夫供女儿读高中,上大学,念研究生,如果没有这场迫害,现在杨老师的病炼好了,他们会多么幸福,这都是江氏集团的迫害,毁掉了无数的家庭,迫害了无数的好人。

2001年7月19日,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对刘老师和孟老师说:“二道区各校炼法轮功的老师都去四家子旅游,都必须去,到那一看,只有刘老师和孟老师她们俩。这是局、校领导采取欺骗软禁的非法手段。几天后,局党委周呈春去了,这两位老师要和他谈话,他不谈还恶语相加,她俩说:“随便软禁是犯法的,我们要回去。”周呈春说:“走就开除工职”,周呈春、孙桂珍就拼命往回拽,孙桂珍就这么一拽,从此胳膊就抬不起来了,身体也越来不好,直到现在卧床不起,她当书记这几年,积极追随参与谋划迫害学校几位炼法轮功的老师,如果能早日醒悟,也许她今天不会这样。几年来,由于局里的施压,孟老师,杨老师应自然进入高级职称也被迫取消了。

这些年这四位老师的工资被大量扣发,上边把工资拨到学校后,局校联手扣发她们的工资,最少的也有近四年被全部扣发,经济上,精神上的双重压力,使她们这些年过着非人的生活,可是这和那些被非法关押,迫害致死,活体摘取器官出售,焚尸灭迹得法轮功学员来讲,这是冰山一角。所有参与实施迫害法轮功的执行者,当你们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氏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导演,是为非法镇压大造舆论时你们就会知道,这些年你们就是它们手里打人的一根棍子,也就会明白它们为什么不敢把文件写在纸上,只能口头下黑密令的阴谋了。

99年7月20日以前,哪个单位没有炼法轮功的,当时中国就有一亿人在炼,现在有八十多个国家在炼,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褒奖,支持议案和会函超过2592项,为什么五十二中的老师能遭到这样的迫害,就因为五十二中的领导积极配合江氏集团不是文件的文件,口头传达的所谓文件,因为江氏一伙明知镇压法轮功是违法的,怕留下作恶的罪证,只能口头传达“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失”的残酷文章。

当然,我们知道在这“文革式”的悲剧中,五十二中学书记孙桂珍以及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都是受蒙蔽的,但如果我们每个人都站在公理正义的一边,客观公正的不带有个人观念的看待眼前发生的一切,善待身边的一切人和物,悲剧又怎么会发生?以致延续至今呢?人做什么事从来都得自己承担。在那艰难的日子里,有许多善良的老师,能说句公道话,给我们以同情和安慰,这对于我们和她们都是难能可贵的。有句古话“善有善报”因为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啊!我们相信善良正义的人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52中的各位老师们,曾和你们共事多年,朝夕相处的几位老师,你们是最了解她们的,为人善良,诚实可信,敬业爱岗,她们是好同事,好老师。你们可曾想过吗?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七年来,除了毁掉成千上万炼功人的幸福家庭,致使几千好人酷刑迫害而死,给国家民族带来巨大损失,江氏集团失去民心民意,人们听到看到的只有谎言残暴,邪恶至极。

谁没有父母妻儿,谁没有兄弟姐妹,谁不懂得自由的可贵,谁不向往幸福的生活,她们并没有犯罪,也没有跟谁对着干,是良知使她们在正与邪,真与假,善与恶之间选择了前者,请坚信人间终有正义,决不能再听信江氏集团的欺骗与谎言,去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如果你暂时还不能相信善恶有报,也应知道尊敬别人,信仰自由,不能漠视对善良的迫害。预言警示,当古罗马大瘟疫重演的时候,能否成为幸存者,取决于每个人的选择,真心祝善良人都有一个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