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阳三位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莱阳市谭格庄镇政府协同派出所对所有有大法弟子的村庄不断的骚扰,非法抄家,逼迫大法弟子写各种“保证书”,而且在所谓敏感日就把大法弟子非法抓走,送到镇派出所迫害。

下面是三位莱阳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的事实。

1.我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九八年得法。二零零零年冬,我们九个人写好横幅一起到北京去讲真相,我们在天安门前街被便衣非法抓進北京周边派出所,因为我们都不报姓名、地址,被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三天。

我们在拘留所里有老同修背法给我们听,天天炼功修心性,绝食八天,被强制灌食一次。后因为身份证,暴露了身份,被当地驻京办事处接回镇派出所。在回镇的途中,它们不断拿手电筒打、骂我们,还抢走我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

回镇派出所,恶人们又非法审问我,因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就打我、踢我,并将我铐在外边铁柱子上,冻我七天。因我们坚信师父,坚信法,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都挣脱了手铐,被同修营救回家。

2.我是九八年春天得大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诬陷之后,全国民众听信了江鬼及恶党的一言堂,掀起了一场对大法的迫害,特别所有公安、派出所干警做了江及恶党独裁者的急先锋,不分善恶,失去理智的疯狂打压法轮功。由于我对法理不认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摔了许多跟头。下面我把被迫害部份事实和恶党恶警的罪恶写出来。

有一次,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入我家,不由分说五、六个恶警将我拉到门外,戴上手铐,拉到镇派出所迫害。在非法审问时,因我不配合,它们就拳打脚踢,还用脚踩手指。另有一次,恶警把我铐成十字式,再用电棍电。还有一次,去北京证实法,被恶警带回镇派出所的空屋里,它们把窗玻璃砸碎,给我脱去棉衣,让我对着窗口冻了一夜。还用电棍电嘴唇和其它部位。七八个恶警轮番打大法弟子,还烧了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我被勒索人民币五千元,才让回家。

莱阳谭格庄对所有有法轮功学员的村庄常常不论白天黑夜,不分时辰,就去随便绑架大法学员,采取拳打脚踢、电棍电、抓头发撞墙、地上拖、不让大、小便,搞的有大法学员的村庄,鸡犬不宁,人们坐卧不安,恐慌万分,人心惶惶。

恶警所长徐希收对有的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用手捏乳头、电全身,单独迫害女弟子。有一女弟子被踩手指、踢断肋骨。大法弟子们被绑架少则四、五天,多则四、五十天的非法关押。

3.在证实法中,我多次被绑架到镇派出所里被电棍电、拳打脚踢、抓头发撞墙、夏日铐在烈日下暴晒、冬日脱去衣服泼冷水、不让睡觉和上厕所等。在一次与同修交流中被恶人举报,我们十几人遭绑架,我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因炼功被拘留所所长依某唆使七、八个犯人大打出手,从炕上打到地上。

依某不但不管,还叫嚣说,抬到院子里摔死他,结果我被七、个人抬高过人头高,往地上狠摔,连续摔四、五次。如果我是一个不修炼的人,摔不死也得骨折,可我却感觉地上有象棉花一样的东西垫着我,根本就着不了地。过后,我才悟到,这就是师父在保护我。

因我在拘留所绝食,又被送往莱阳145医院精神病科遭医生野蛮灌食。还被依某叫到办公室打倒在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浑身乱踢,直到踢的浑身疼痛站不起来。它们利用各种方式迫害大法弟子,恶警所长徐希收、恶警赵万全、依某、扬某、镇政府办恶人邵某还调集政府各部门人员,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非法翻墙入室、砸门、破锁等绑架、勒索钱财。一次多达五千元,有的弟子家没有钱,就用物品折价,如:电视机、拖拉机、耕地的牛、家里的粮食,甚至是种庄稼用的化肥、种子也得顶上,给大法弟子和家属及邻居造成极大的伤害。

我们没有违反任何国家法律,只是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社会上做个好人,于人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大法遭此诬陷,大法弟子遭此迫害,天理何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