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贵州女子劳教所“小屋”里遭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从99年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后,贵州女所得到国家拨款和平时榨取劳教学员超时奴工劳动的血汗钱,改建了楼房,全封闭式的住楼。在这里,干警张口就是脏话,处处造假;打骂学员是家常便饭,管理方法违背法律制度,学员每天超体力劳动达十七、八个小时,因上级来检查的次数多了,才压缩到十五小时。四队还要加班至凌晨二、三点钟,甚至有通宵的。生病了如果没钱和没有完成下达的工作任务,就得不到及时医治,无法律保障,没有人权可言。

对法轮功学员更是严重的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被分开关押在不同的小屋里,门窗用床单、被套遮住,全封闭的,这种屋子被称为“攻坚点”。当时迫害法轮功的“攻坚点”设在二大队三中队,后来改为四大队(几中队不清楚)。在小屋里恶人随意迫害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恶语相加。

2003年我被非法送贵州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2005年又被关押在这种“小屋”里。

一.暴力洗脑、不许睡觉

对恶人的安排我不配合。两个恶警就在我面前诽谤大法。我说:“你们不配说大法。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叫包夹人员(专门监视法轮功的学员)把我拖到她们面前,我反抗,喊着“法轮大法好!”她们用手捂我的嘴。我拉开她们的手还喊,她们就用毛巾蒙我的嘴。恶警转身走了,包夹人员就把我摔在地上,另一个打了我一耳光。恶人说我顽固,要治我,就不许我坐,罚我站,还要我背监规,我说:“我修大法没错,没犯法,不该被劳教,这是迫害,不背。”她们就连续五十四小时不许我睡觉。

过了一段时间,恶人见我不动摇,就变着花样来迫害我,叫已“转化”的人轮番来迫害我,我问她们:“你们是在大法中受过益的,你们以后知道现在自己做错了,会后悔的!你们这是帮助邪恶?”包夹人员就骂我,不许我说话,只准她们说。后来,包夹人员就改用轮换读诽谤大法的书,读累了,就改放光碟企图对我精神洗脑我,对我进行精神迫害。

前两天,一天只让我睡三个小时:午饭后睡一小时,晚饭后睡一小时(用餐只有几分钟),凌晨三点后睡一小时,都是在破沙发上睡。其它时间是站着看光碟和听她们读书。当然我是不看不听的,只是在心里发着正念。她们要我写认识,我就写维护大法的认识。她们看后破口大骂,我向她们讲真相,她们也不肯听。

又过了一段时间,恶警邓郡(中队长),下令要加大对我的迫害之后,每天就只许我睡一小时,有时不到一小时,我没有时钟,我是从她们交换班来知道时间的。她们晚上当班时在做手工,绣鞋面,快的一张要用四十多分钟。她们叫我睡时,刚开始绣,叫我起来时,这张鞋面还剩三分之一没绣完。所以我知道我大概睡了多长时间。她们整天用放光碟、读书、“转化”的人来迫害我。我不配合,她们就扭我的头,用手指掰开我的眼睛,还说:“实话告诉你,你今天进了这专管队,不‘转化也得要你‘转化’,否则,别想出这门。”我很平静的告诉她;“法轮大法我是要定了,跟我师父也跟定了!”

二.长期体罚、侮辱 出现严重病态

三个多月又过去了,邪恶见没达到目地。恶警焦霞(管教中队长)找包夹人员,给她们施压,指使她们对我进行更残酷的迫害。她们接到指令后,就变着法儿的迫害我。用半腿高的凳子,担起我的一只脚,用另一只脚站着,不准换脚;或用布条拴着我的一只脚,她们拖着布条让我单腿跳着走,另一个人还把我的手反背背着按住;有时把我按在沙发上用冷水喷我的脸,并在我耳边尖叫、狂叫等等。

由于长时间的被迫害,我的身体开始浮肿,精神恍惚,出现幻觉,自言自语。整天站着都是睡意迷糊的感觉,她们不准我合眼,不停的用冷水喷、摇、拍打、用书摔我等等。由于精神恍惚,正念不足,用了人的思想想问题。邪恶利用了我的人心,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写了所谓的“三书”。

三.严正声明洗脑作废 抵制迫害

恶人还在小屋里继续关押我,要“加深认识”。让我睡觉时间延长到二、三个小时,我开始理智的想问题,想到师父说过:“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我在法上悟,用师父的话加强了自己的正念。经过二十多天的向内找,找出自己是在求宽松的心带动下,向邪恶妥协的。去掉执著,正念正行,就写出郑重声明:在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写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坚决维护大法,坚定走下去。

我声明一出,恶警奖金没了,包夹人员减期也没了,就更加疯狂的迫害我。我守住心性,坚定大法,坚信师父,不断发正念除恶。一个半月后,我被调出“专管队”,转到其他大队关押。坚定的大法学员被邪恶转移到其他各个大队分开关押。在那里失去人身自由。

四.一周姓大法学员在“专管队”受迫害 下落不明

有一位好心的在押人员向我透露,有位姓周的大法学员在“专管队”被迫害期间,每天早上天没亮。她第一个被叫起床,到晒衣区整天站着,吃饭也在那里,晚上是最后一个叫她去休息,那时已是凌晨二三点钟了。有一天,突然这位同修身体出现异常,恶警把她送到所内医务室后,就没有回来过。之后,恶警就把曾经包夹过这位同修的学员全部调离“专管队”,分散到各个大队,从新改写记载着周同修被包夹的包夹本,目地是想掩盖迫害真相。

五.恶人弄虚作假

恶人们在“攻坚点”迫害我时,也是有两本“包夹本”,一本是如实包夹本,一本是造假包夹本。现在“专管队”已经解体,与新大队合并了。可是那里法轮功学员仍在遭受着残酷的迫害。

善良的人们,请来了解法轮功真相吧!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