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湖南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魔窟,从江氏流氓集团九九年迫害大法以来,这里一直关押着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恶警坏人极尽迫害之能事。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受着各种酷刑折磨。以下只略举几例。

曾昭秦,五十多岁,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入劳教所(先在A区)就被逼迫写“三书”, 写揭批法轮功材料,曾向姓何的队长讲真相。讲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并说:“我死都不会写的。”何恼羞成怒,调来几个吸毒人员:一个夹控组长,二个夹控,一个值班的。轮流逼写“三书”。不写就罚站,身体笔直站立,双手紧贴双腿。手、腿之间夹一纸片,纸片一掉就会招来拳打脚踢。无休止的体罚,使他无法忍受。半月后,在身体无力支持下,由两夹控抓其右手,拿一份事先准备好的材料,逼着抄了一份“三书”。以后曾还受到各种酷刑,短短几个月,已被折磨的不象人样,难以站立,要靠手扶持东西才能慢行。

有一老年弟子以同样方法逼写了“三书”,调入A区,关押在一监房,内有五、六个大法弟子,每人各由一夹控陪着,互相之间不能说话。否则夹控们就会蜂拥而上拳打脚踢,把人往死里整。此大法弟子看到床头卡上写着“罪错:法轮功”,偷偷把“罪错”二字擦掉,后被发现,遭到辱骂。虽是逼迫写的“三书”,他觉得对不起师父,有一天,他向姓豆的副大队长讲了:“三书”作废。豆大发雷霆,马上要他写检讨。不同意,就受一种坐小凳子的刑罚。该凳坐上很难受,时间一长臀部会坐烂。要水喝,不允许。还说:“你不是说‘三书’作废吗?喝水作废”。要方便时,不允许。“你不是说‘三书’作废吗?方便作废”。夹控三班倒,除晚上四点到六点睡两个小时,其余时间不许睡觉,长时间折磨,使他困倦得吃饭时稍放松就马上睡着。七天七夜后,无法忍受下写了检讨书,才能见着恶警豆队长,多日后才放回A区,历时半月。

张先兆,六十多岁,在放自焚假案以及邪悟转化录像给大法弟子洗脑时,不配合,写观后感也不配合,被从B区调到C区。该区最邪恶,是专门整大法弟子的。房间中无任何东西,只能站脚,张在罚站二十多天后,无法忍受下写了观后感,放回到B区,一直迫害到放回家。

有一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就喊“法轮大法好”,被邪恶掐住咽喉,几乎窒息而死。咽喉肿大,长时间不能進食,生活不能自理,屎尿在身,耳朵被扯烂,被害成残废,最后只剩下一口气,靠输液维持才被放回家。

一辅导站长,四十多岁,被非法劳教二年,现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站立不稳。

刘和清,三十多岁,二零零三年曾由此正念闯出,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又被非法劳教,绝对不配合邪恶,喊“法轮大法好”,被邪恶拳打脚踢至晕死,抬到禁闭室里,醒后在禁闭室里大喊“法轮大法好”,开餐时也呼喊不停,邪恶把他吊铐,用拳击胸部、腹部等,把牙齿全部打光了,用棒打,电棍击,刘和清还在喊“法轮大法好”,邪恶用一长针刺穿舌头,用线吊一铁砣穿在针上,使他无法说话,最后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失常。

以上几个案例,只是根据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回忆而整理的,其实里面的大法弟子相互之间被隔离,了解的也相当有限。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他们的残暴又岂是一个正常人所能想象得了的。希望所有大法弟子发出强大正念,彻底铲除各劳教所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也希望世人能感受到我们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那份坚韧。正信永远不会被打压下去;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善恶有报,这是天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