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康爱民被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爱民,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七年多的迫害中,多次受到当地公安警察的骚扰、抄家、绑架,经济勒索,强制送看守所,非法劳教、酷刑迫害、暴力毒打等等邪恶至极的迫害方式。下面是她亲身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冬,康爱民進京上访,在信访办门前,被警察送往驻京办事处,兜里二百多元的现金被警察强行收走。然后她被送往佳木斯看守所。家属着急上火,多次找分局要人,向阳分局与西林派出所借机合谋勒索钱财,让家属交钱后才放人。警察还去单位要钱,单位被逼付了几千元钱,单位受此牵连,借故将康爱民开除工作,包括从康爱民工资中扣出的养老金都不给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西林派出所警察石宏伟多次上门骚扰,开着警车守在楼门口蹲坑。有一次,石宏伟進屋就翻桌柜,看见师父讲法带就要拿,康爱民不让拿,石宏伟打电话给所长,所长让康爱民去派出所,并说:“不去,抬也得抬去。”欺骗康爱民说:“没什么事。”到派出所填票子就把康爱民送入看守所,身份证强行扣留,家属多次要也不给。所长及石宏伟又向家属勒索钱财后才放人。

一次,石宏伟开着警车,在康爱民家门前蹲坑,康爱民一出屋,便被三名警察不由分说拽上车,强制绑架到向阳分局。康爱民在向阳分局走脱,从此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二零零二年,康爱民与同修,在偏远山区讲真相,被人举报,被桦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身体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家属多次要人,在佳木斯劳教所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放人。

二零零二年,康爱民与同修讲真相,被友谊路派出所绑架,勒索家属三千元钱后放人。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深夜,康爱民与两个妹妹在一住处,被警察绑架,当时几十名警察撞开屋门,象地震了一样,发疯似的蜂拥而上,有的拿手电,有的拿手提探灯,恶警们连推带拽,强行把康爱民三姐妹绑架到110巡警支队,当时正值深夜,她们只穿内衣,绑架时外衣都不让穿,光着脚。在市公安局,恶警把康爱民三人都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宿。这些恶警,恶毒诽谤大法师父,把大法师父的照片放在地上,强行抬着她们的脚去踩(被大法弟子制止),然后将她们非法送到看守所,强制非法教养康爱民二年,送到劳教所。

在佳木斯劳教所,康爱民遭受了严重的迫害。首先,恶人把康爱民关進严管队,关在小屋,几个月不让出来,强迫听诽谤大法师父诽谤大法录像,康爱民不听,恶人便把她铐在床上,吃饭上厕所只给开一只铐子,不允许洗脸刷牙。当时正是夏天七月份,天气酷热,康爱民被折磨得浑身长着疥,奇痒无比。铐子被恶警使劲勒進肉里。当时中队长刘亚东亲自安排的这一切。铐了一周后,又逼迫坐小凳,一直坐到半夜。

二零零二年,劳教所开始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转化,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三楼一间屋子里,男女恶警几十人手持电棍、警棍等刑具,把法轮功学员围在一块见方的瓷砖内,坐小凳(凳面的螺丝高约一厘米),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晚上十点钟,并找茬毫无理由的延长时间,只要一闭眼,就加长时间,有时被加到半夜十二点多钟。这些恶警们动不动就无故打人。大法弟子坐着的时候不准出线(一块地砖的地方),两手平放在膝盖上,当时还有一名大法学员已经六十八岁了,但恶警仍不放过。一次,恶警让念诽谤大法的文章,康爱民不念,一个男警察把康爱民拉出去,恶警穆振娟上来就踢,一脚就把康爱民踢倒,随后上来四、五个男恶警,手拿警棍把康爱民从地上拽起来问念不念,康爱民说:“诽谤大法文章不念。”一帮警察上来又是一顿毒打,她被打的身上都是青紫,疼痛难忍。事过几天,恶警们又一个个把这些大法弟子带下楼酷刑折磨,强制扣铐子转化。

康爱民被带進一个屋,恶警李秀锦、周佳慧、孙丽敏,还有几个邪悟者拿来纸和笔强迫康爱民转化,康爱民坚决不写,并劝说他们不能这样做,恶警们不由分说,上来连推带拽,将康爱民用“大背铐”铐在铁床上,疼得康爱民豆粒大的汗珠直往下掉,真是撕心裂肺、骨断筋折的疼。恶警们中午吃完饭,把铐子打开,让康爱民写,康爱民坚决不写,恶警再一次将康爱民上“大背铐”酷刑。这样反复铐,那种加剧的痛苦,当时就把康爱民疼的昏死过去。这时恶警们把铐子打开,强行按着康爱民的手在纸上划了几下,说是写完了,然后他们把康爱民抬到床上。她被折磨得几天不能下地。事过几天后,康爱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作废,恶警李秀锦当即给康爱民一个耳光。

六、七月份,正值盛夏炎热季节,恶警们让几个大法弟子在院子里走个不停,有时走半天,有时走一天,不让進屋,晒得头晕目眩,两眼发黑,恶警刘亚东还恶毒的说:“你们身体不好,晒晒。”

康爱民被他们迫害的心脏病发作,恶警还逼迫康爱民干活。有一次,恶警李秀锦还揪着康爱民的头发用拳打,用脚踹,象发疯似的一个猛劲把康爱民撞到墙上,康爱民便被撞昏了,脑袋被撞了一个大包,好长时间才下去。

恶警们还以各种借口,给大法弟子加期迫害,刘亚东给康爱民加期一个月零七天。

恶警让康爱民写诽谤大法的作业,康爱民不写,恶警李秀锦就把康爱民用“大背铐”铐在铁床上,直到康爱民抽搐了,才放开。

高杰谩骂大法弟子成性,脏话、流氓话,语言极其下流。

劳教所的这些警察外表冠冕堂皇,身着警服,头戴警徽,看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比流氓有过之而无不及,比黑社会还霸道,比法西斯还残忍,比暴徒、强盗还邪恶……你看那些警察表面上笑呵呵的,内心里包裹的是什么?肮脏的灵魂,整人治人的变态心理,伪善、欺骗的两面嘴脸,是谁把这些警察教唆成象魔鬼般的僵尸工具——共产邪党。

认清共产邪党的罪恶本质势在必然。在此奉劝那些警察,不要再继续充当共产邪党的替罪羊,停止一切对大法弟子的参与迫害,为自己留条后路。

二零零六年三月末,康爱民与二名同修讲真相,在一超市被售货员举报、顺和路派出所所长宋立新开警车领一帮警察将康爱民等三人强制绑架到看守所。在此期间老父亲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病故。家属多次找市局及派出所,希望让长女康爱民看父亲一眼,办案警察勒索钱财,见钱不到位,就是不让见,此次康爱民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家属多次要人,耗费大量人力、财力,被逼得拿现金才将人放回。

天灭中共近在眼前,奉劝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警察,悬崖勒马,立功赎罪,珍惜机缘,停止对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抓紧退出党团队,为自己、为家人选择一个平安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