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大法弟子耿怀淑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徐州大法弟子耿怀淑曾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尤其是三十年的肾病,看了多家医院,医生都说“治不好”了。可九七年初她有幸得大法后,不但肾病好了,身上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全身轻松,真象师尊说的一样。她尝到没有病的滋味,从此以后,她就下定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她们全家十几口都走进了大法。

然而,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非法镇压法轮功后,耿怀淑和全家也遭到迫害,多次被骚扰和抄家。

在九九年十二月九日晚,同修在她家看《耶稣传》。十日早上九点多钟贾汪夏桥派出所的两个民警突然闯入她家,将她劫持到夏桥派出所。从早上九点多一直到夜十二点,恶警不停的逼问和恐吓她,夜里十二点多把她拉到新工区关到了铁笼子里。同时被关的同修有陈东林、耿怀普、孙经福、孟庆泉、赵忠亮等。所有被关的同修都遭到了夏桥民警杨洪伟、刘泉、耿兴思、刘燕等的毒打。三天后,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晚,贾汪公安分局把耿怀淑送到了徐州北山看守所刑拘;陈东林,孟庆泉,孙经福,赵忠亮送到了三堡看守所;耿怀普被送到了贾汪看守所刑拘。在同时耿怀淑的家一天被抄了两次。

耿怀淑在北山看守所受到了贾汪夏桥派出所所长郝××、耿兴思的逼问和恐吓。同时贾汪检察院的人和不知名的记者也跑去逼问和恐吓。在拘留所的监室里,她被强迫背监规,不准和别人说话,更不准向监室的人讲法轮功的事,否则就关小号。三十多人关在一个监室,吃、喝、拉、睡都在里面。十二月的冬天,都是用冷水洗脸、洗脚、洗澡,就是冷水也限制用。由于人多睡觉挤的都不能翻身。耿怀淑在北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九天。

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夜耿怀淑刚到家,第二天(元旦)早上,夏桥派出所的民警杨洪伟等两人又把她拉到夏桥派出所关了两天两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关的同修还有陈东林、孟庆泉、孙经福、赵忠亮。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耿怀淑与家人到北京去证实法。在十月十三日被北京的警察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接着贾汪610头子范书友带着几个人来到派出所把他们的身份证都搜走(身份证至今未还),十四日早上五点多把他们拉回了贾汪。刘怡戈、耿怀浩、耿卓、姚秀芹被送到贾汪老矿派出所进行迫害;耿怀清、施忠玲、耿怀淑、王平、施忠志、单立海被送到夏桥派出所进行迫害。恶警把他们分开单独进行审问和打骂,打手有恶警杨洪伟、刘泉、刘燕、耿兴思等人。整整一夜,他们被逼蹲马步,被电棍电击,带手铐,遭恶警拳打脚踢还边打边骂。刘泉还对施忠玲施以酷刑,铐起来后用大头针扎施忠玲的手指头。施忠志被电棍电的昏了过去。他们在夏桥派出所整整被折磨两天两夜。当耿怀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修炼人时,恶警竟说对待你们,什么刑罚都可以用,打了白打,骂了白骂。

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左右,夏桥派出所又把耿怀淑、耿怀清、施忠玲、王平、施忠志、孟庆华、鹿丙林、孟庆泉、牛淑侠、高传银、单立海等十几名同修骗到派出所灌输诽谤大法的歪理邪说,所长郝××对他们大发脾气,并辱骂他们,污蔑师父和大法。

在二零零一年元月五日晚九点多钟,夏桥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把耿怀淑骗到夏桥派出所,谎称610头子范书友要给传达文件,十分钟就能回家。耿去后却被关进铁笼里一天一夜,到六日晚八点多又把他们拉到鹿庄洗脑班。被骗去的有施忠玲、鹿守华、王景香、薛涛、王广平、魏兴社、阚忠臣、陈振东,非法关押他们长达七个月之久,其中王广平被非法送到方强劳教所迫害一年半;王景香被送到江苏镇江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当时610头子高桂华、区政法委的吴建是洗脑班的主要策划人,利用各种手段灌输诽谤法轮功的邪说。徐州610的廖××和贾汪610头子范书友等多次到洗脑班做“转化”工作。七月二十五日贾汪公安分局派了七、八个恶警把施忠玲和魏兴社绑架到臭名昭著的睢宁洗脑班,七月二十六日把鹿守华送到丁楼看守所关十五天。七月二十九日贾汪国保大队张凤全到洗脑班对耿怀淑进行威逼和恐吓,企图“转化”她。

在洗脑班期间儿媳要生孩子,耿怀淑要求回家照顾,洗脑班以耿怀淑“转化”为条件,否则不准。在她强烈要求下,才同意她回家一个月。在这期间,高桂华多次到耿怀淑家做“转化”工作,由于目的没达到,一个月后又把她弄到洗脑班。

贾汪大泉食品站扣发耿怀淑十个月的工资,借口是耿怀淑到北京去上访。贾汪610逼耿怀淑的单位贾汪食品公司派人去找她,往返的车票及费用强迫由耿怀淑承担,还有在洗脑班雇来监视她的人的工资及生活费也强加到耿怀淑身上。

耿怀淑的母亲(耿大娘)、二弟耿怀浩、大弟媳施忠玲都已被邪恶迫害去世。

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那些违背天理昧着良心还在做坏事、害好人的人赶快清醒吧!不要再去做害人害己的坏事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