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广州洗脑班近期迫害法轮功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位于广州石井(镇)槎头西洲北路五十六号的“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成天紧闭大门,门前的小马路通到珠江边的一个小码头,小码头对面是槎头小岛,上面是臭名远扬的“市女子劳教所”。窄窄马路对面的小卖部的店主时常看到警车、面包车往洗脑班里面送人。

这所成立于二零零一年四月的“学校”,据说是在原公安部门旧办公楼的基础上再装修的,系统内部称广州市法制教育管理所,不是什么学校,属市劳教局编制,然而市司法局、市劳教局、市六一零都有人员参与其中,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其实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制造红色恐怖气氛

洗脑班一楼值班室对面写着“机房”的门,还贴着“非工作人员勿进”的牌子,让人感觉是电脑室,其实是监控室;一楼正门左侧靠山的一溜房间,最早是办公室,室内有很大的玻璃窗,改成单间后,又多改成禁闭室,恶人赖某、田丽辉等二零零五年夏天去武汉臭名远扬的“洗脑班”学习后,就把一一零、一一二、一一四禁闭室搞得更加恐怖,禁闭室靠后山的窗户不只是焊上铁栏杆,铁盖板都封住,不让里面的人往外看,外面的人往里看。整个房间黑黑的,只有排气扇的孔透进一些光线。

二零零六年年初,洗脑班又安装监控设备,其中一楼、二楼是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三、四楼是办公室、会议室、档案室。楼上也多次改装,据说这次又报批五十万元装修费,拿百姓上交的钱,迫害有良知的百姓。

在洗脑班,监室都装了监视器,房门的玻璃窗都贴上纸,只留下一个小孔可以看到室内的情况。洗脑班整天把学员关在房间里的,饭是门外的保安送进来的。不写三书就不让家属探访,家里的人送来了衣物时也不让看望,并还骗学员说,你家里没有人来看你,或人不理你了,丢下给你带来的衣物走了等。很多学员还得被迫每个月上交六百元的住宿费。

邪恶洗脑班不准炼功,不准自己出房门,逼看攻击、歪曲法轮功的书、影视带,逼写揭批材料,在监室里站、坐、上床都要听安排,否则就是“违规”,多次“违规”就要关禁闭室,不写揭批书也要禁闭迫害。

恶警赖鉴锋喜欢晚上整人,他喜欢抬来超过1.6米高的血红的代表恶党专制的“国徽”来助阵, 作为他实行恐怖的道具,要学员面对血红的徽章站着。

禁闭室没有床,空空的房间,门后是当马桶用的黑色塑料桶,墙壁上的四周、地下都贴着诬蔑大法的标语、相片,强迫学员去踩,不给床睡,要睡就给睡贴满相片的板,学员被迫只好站着。房间内和走廊里都前前后后都布上了监视器,它们记录下了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过。

上边来人检查时,都不让看禁闭室,有时还把被迫害得的精神疲惫的学员转移到其他房间,把见不得阳光的床板、国徽也抬到其他杂物房内藏起来。等到来检查的走后,就又恢复原状,继续迫害。调查学员时,只找一二个“转化”的人违心的说一些违心话。

酷刑折磨逼写三书

恶警赖鉴锋、杨永成指挥几个保安迫害学员,刚开始时每天只让学员睡二、三个小时,几天或一、二星期下来,就把好些人整得精神不振,面色憔悴,深夜了就私设公堂,指挥几个保安来,把想炼功的大法学员的脚或手绑住、体罚学员。等学员身心疲惫时,召集几个人深夜把学员的双腿交叉叠放,捆绑与一起,脖子上套绳绑到腿上,这样绑一阵,腰部、脖子、双腿都剧烈的疼痛,难以忍受。很多学员承受不了疼痛就被迫违心地写了“三书”,恶警还要学员交待经常和谁联系,炼功的历史等,还要求揭发自己和他人。曾被捆绑迫害的学员有王铿、汪宏发、邓怡、李建忠、吴秀花、陈雪馨、张利等等。晚上深更半夜经常传来惨叫声。

大法学员李建忠炼功,不写所谓的三书,恶人就晚上不让他睡觉,一个星期下来,就把好些人整得精神不振,面色憔悴。保安龙某就叫来邓新军、李波、孙涌林等人,对李建忠拳打脚踢,打得 “咚咚”响,隔着房门站在走廊很远的人都听得到,都知道里面在打人,外面值班的恶警邓权、赖鉴锋都不管。

恶警赖鉴锋真是象鬼一样,十一、十二点,大家都睡了,他就出来,睁着布满血丝的眼,出来训斥人。有时是深更半夜出来假惺惺跟人谈心,其实是利诱,欺骗、恐吓学员。

李建忠站了几天脚都肿起来了,就不想再站了,孙涌林过来拳打脚踢,龙丁泊朝脸上打,打得李建忠鼻血直流。龙某叫来几个保安用很宽的胶带把李建忠的双腿捆绑缠绕在一起,让他不能弯腰和下蹲,只能被动地站着,李建忠站不住,差点就整个人摔在水泥地板上,这回把李建忠折磨了两个星期多。

大法学员汪宏发和邓怡被非法判劳教两年,期满后就又劫持到洗脑班。邓怡不写三书,绝食抗议,被恶警指挥“助教员”强制灌食,恶人杨永成领头,用筷子、钢勺等来撬邓怡的牙齿,找人来捏鼻子,抓住手脚,紧摁两颊,撬的邓怡满口是血,撬开后,就使劲灌,邓怡绝食三、四个月,被灌食很多次,时常因为呛,都被喷到脖子里,衣服上,或顺着脖子流进了身上,嘴里的牙齿都撬松了,并忍受全身窒息般的痛苦。邓怡有个五岁儿子,正需要父母的照顾,只好放在武汉老家中的让老人来照顾了。

有几位奶奶辈儿的大法学员如梁雪芳、陈雪馨、陈雪卿、陈爱玉、林秀金、徐赛英都过六十岁了,仍被劫持到洗脑班。李素珍奶奶已七十多岁,走路都有些不便,高低不平的路还要人扶着走,却也被强行关入洗脑班。

谁向邪恶妥协了,就让睡床铺,睡有窗户的房间,让到室外活动,到外边的食堂吃饭,让见家人。

洗脑班有时伪善给写了“三书”的人过生日,让原单位领导或家属来参加,吃水果,唱歌,关键是拍拍照片,向外宣传,并把这些照片贴到宣传栏上。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有:

男大法学员:潘燮飞、施雷、李建忠、范威、王铿、李琼光、汪宏发、周敏桐、赵敬安、冯璜。

女大法学员:赵睿宇、李侠、严槿、覃彩荣、梁雪芳、梁雪英、李红霞、苑明、林秀金、卢慧敏、范海琴、陈爱玉、黄敏庄、 庾瑞君、张利、邓怡、陈雪馨、陈雪卿、陆羡明、吴碧云、李青、李素珍、李秀琳、张晓云、陈穗玲、司兵、吴秀花、徐赛英。

唆使、操控保安参与迫害

洗脑班的恶警还招外地的无知打工者充当“保安”,训练成帮凶。恶警赖鉴锋、杨永成、邓权、陈富民、李志强、 田丽辉等制定的迫害计划,逼“保安”帮着实行。

洗脑班把这帮大部份从贫困地区来的文化程度较低的打工者称为“助教员”,他们的任务是监视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三班倒的夹控大法学员,记录学员几点几分在干什么,几时睡几时起床,几时上厕所,几时“违规”。 恶警还向保安施压,谁值班时,大法学员有违规的,就扣谁的工资。很多助教员为了‘工资’不受损。有的就积极协助恶警私设公堂,体罚、捆绑大法学员。这些“助教员”由于要时刻监视学员,不能随便外出,很受约束,所以,很多干了一年半载就走了。

破坏大法 现世现报

孙涌林,男,一九八二年生,自称是湖北十堰市竹溪县人,九九年去海南当了两年兵,还混上个邪党党员,在家乡找不到好工作,于二零零二年年上半年来到了洗脑班,为了一千元的工资,还希望有所晋升,只知听从恶警赖鉴锋的命令,却不知自己成了老赖的帮凶,在洗脑班干了一年,二零零三年其父亲就突然爆病死亡,孙某不知是做了坏事的报应,不知醒悟, 就在社会上混了一年后,二零零四年八月又回到洗脑班,继续为了自己一点收入而出卖良心。真是不值得。

刘丹红,女,家住广州沙河顶附近,原是居委会请她来夹控当地女学员的,其人泼辣,个大,积极参与洗脑班的迫害活动,被洗脑班留下来,后来招募为公务员,为了每月拿几千元的工资,此悍妇干了不少坏事,多次参与捆绑迫害学员的恶事,其人甚至还认为自己为人还不错呢。直到家里头出了事,请了长假,不久就离开洗脑班。

龙丁泊,男,原来是男保安队长,听从恶警赖鉴锋暗中指挥,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在他迫害李建忠后没几个月,龙某玩篮球,没走几步就把一只脚的踝关节给扭了,两个月都没好,拍x光片,结果脚部骨头有裂纹,花费了两千元还没好,脚好一点后还不敢使劲,被人称“龙拐”,才二十多岁,就留下病根,多不值得呀这回保安队长也当不成了,还被同僚讥笑,年底就卷起铺盖走了。还是走了好,干什么都比跟着邪恶作昧良心的事强啊。

李俊杰,男,保安队长,陕西人,五十多岁,好色之徒。是陕西某煤矿企业的电工,五十多一点就退休了,本来是当门卫的,恶警深更半夜给学员灌食、捆绑学员他也来积极帮忙,还帮忙吆喝,龙某撤下,他就升任保安队长了,本来腰就有点毛病好不了,这回每整完一个学员,腰就疼得要命,只好整天带上宽宽的保健腰带。不断的干坏事,这腰怎么也好不了。

李雪珍,女,广州洗脑班第一任政委,曾在广州市槎头劳教所任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双手沾满大法弟子的鲜血,她本人和其女儿经常遭恶报,多次出车祸、遭抢劫。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地址:广州石井(镇)槎头西洲北路56号 电话: 020-81730867 (注:其公函上地址是广州市槎头西洲北路48号,邮编是510435,都可以用)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参与迫害的部份人员名单(近期更新)

现任所长潘锦华020-81730648
政委丘陶标
副所长刘志雄
恶警教管部长赖鉴锋,其子在市第四中学读初二。020-81730646 13302213938
恶人杨永成,小灵通是020-81730322。
恶警:田丽辉(原槎头小岛女子劳教所的恶警)、邓权、陈富民(原花都第一劳教所的)、李志强 、李凯华(女)、医务室的恶警邓梅青、医生彭莉英、刘国壮、赵嘟嘟(司机)、张伟平、廖伟东、邓锦侦、柯太清、龚渊文、李仲斌、钟毅明、,唐勤恒、卓健敏、邓顺权、李忠斌、孙文辉(020-81730867)、李健伟(020-31787194)、杨柳(其夫是610的)、周丽(女)、周静(女)、施文茵(女)、邓权(男)、李东斌(男)、符某(李东斌之妻)、陈某(左立志丈夫的姐夫)、李志强(负责验收)、孙某(男,负责验收,拍照拍录像)、李某(女,以前在槎头劳教所当医生)、鲜怡(女)、段月玲(女)、傅同英(女)、杨小惠(女)、王晓燕(女)、李景平(女)、吴芝莲(女)、陈素莲(女)、谭曦(女)、邓昱(女)、周静(女)、苏敏(女)、黄琳(女)。

男保安:李俊杰(队长,陕西人)、孙涌林(队副,湖北人)、陈小殷、李波(湖北的)、张先展(潮汕口音)、邓新军(湖北的)、李建辉、魏金、甘志阳、吕芳、董金玉、王衡、(龙丁泊,彭飞勇已离开洗脑班)。

女保安:李婉霞(队长)、梁美容(曾是队副)、李海燕、李岩(湖北)、左立志、
田礼鹏、彭珍、郑楚云、黎敏娟、温金云、张伟平(客家人)、谢翠、龙飞娥、鲁颖、黄晏莉、欧阳婷、李伟萍,陈佩佩、林清梅、刘丹红(曾为队长)、赵付花(湖北悍妇)、李军霞(山东的)等已离开洗脑班)、王军霞(020-33031105)、李妍(020-33565678)、田礼鹏(13450246228)。

电工苏绍平、修草工郭环(女) 、食堂:庞雪萍(女)、朱雨霖(女)等。

目前,还有两名女邪悟者长期在该洗脑班自甘堕落,领取邪恶工资,她们是:李淑婷、李红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