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前进监狱遭迫害的一些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目前,北京市前进监狱专门用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有三个:一监区、九监区和十二监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大概有150人左右。2006年1月在十二监区,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因传递经文被发现,或说了“敏感”的话被“包夹”举报,结果被关进了“小屋”。许多学员纷纷站出来说话,找警头进行交涉,有的讲真相。3月9日,监狱方面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抓走了7位学员:关智生、王为宇、王益、张健、黄剑、秦尉、武军。后来证实,7位学员是被关到了8监区,接受隔离审查。11日,马昂、马晋、唐基长(手臂、腿有残疾)等几位大法学员又被关进了“小屋”,并给他们戴上了手铐和脚镣。

以下是几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拘押、审讯或在监狱、劳教所遭迫害的一些情况。

庞有,北京人,被非法判刑8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2000年被非法关押到汉沽7分场监狱(当时前进监狱尚未建成),在关押期间,曾被戴上手铐和脚镣,手铐和脚镣又用铁链连在一起,站立行走时只能弯着腰艰难的行动,大小便时就更加困难。与此同时还连续数日不让他睡觉,睡过去就要弄醒,或者用凉水泼醒,而白天还要被用铁链子套在脖子上在院子里被牵着来回遛。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绝食抗议,恶警又给他穿上铁衣,把身体、腿、胳膊固定住,强行给他灌食,同时还用电棍在他的腿上电击。

高立军,北京顺义,被非法判刑7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在2001年被关押到汉沽,曾在烈日下被长时间罚站,一天被罚站十几个小时,两条腿都给站肿了。

王为宇,清华大学,博士生,原籍山东泰安,被非法判刑8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曾在大兴某处被非法监视居住6个月零12天,监视居住期间,受尽恶警的凌辱与折磨,恶警对他刑讯逼供,用几万伏的电棍在他身上到处乱电,几乎电遍了他全身的每一处地方,经常是把电棍捅在他身上,按着电门不撒手,直到电力耗尽,然后换一把接着电。就这样,三把电棍轮番充电,轮番换着电。还用警棍击打他的头部,甚至把警棍都打弯了。有时候恶警还用肘部击打他的头,跳起来往下砸。他的爱人也被迫流离失所,至今仍有家不能回,无法联系。

徐化全,北京人,北大硕士,原籍湖北,被非法判刑8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曾在被海淀派出所抓捕后遭到酷刑的折磨,被五、六个恶警抻住两条腿和两条手臂,用打火机在他的左胸部烧,留下了巴掌大的一块疤,乳头已经烧没了。他在团河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时候,曾被扒光衣服站在烈日底下暴晒,浑身都晒起了泡。据他证实,在团河劳教所里还有其他学员曾被双手、双脚捆在床的两头,凌空吊起,嘴里插上筷子,往里灌凉水。

姜海,北京延庆人,被判刑9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在被拘押刑讯过程中,曾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据他本人形容,除了两个眼珠子,没有没被捅过的地方了。他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2年,释放后仅仅三个月就离开了人世,时间是2005年4月。

张彦宾,北京人,军人,副营职,被非法判刑8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在前进监狱被关“小屋”期间,因为不配合邪恶,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每天被长时间罚坐达二十多小时,晚上睡眠很少,往往凌晨3、4点才让睡,而5点就得起,中间还常常被弄醒,直至被折磨的神志不清。有时,几个犯人在狱警授意下(否则不敢,怕扣分影响减刑)还抓住他的腿脚和肩臂,把他的臀部使劲的往地上墩。或者,一个犯人抻住他的腿,一个犯人架住他的上身,另外一个犯人用牙刷去刷他的小便处。

前进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是严密的监控,它们所统一采用的监控方式是:除了普遍的每个监室内都有监视探头由狱警监视外,还对每个法轮功学员派定一个犯人随身进行监视,这些犯人称为“包夹”。十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起主要作用的狱警有四人:指导员陈俊(警头)、指导员孟凡国、中队长陈红宾、中队长张洪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