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的“转化”黑幕(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中共江氏集团“六一零办公室”操控全国一切机构,使用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功,对外宣称“春风化雨”的“转化教育”,掩盖其秘密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吉林省女子监狱(又称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残暴、残酷难以想象。

黑嘴子女子监狱分为两个部份:生产区和所谓的教育区。刚刚被送入监狱的大法弟子被分到生产区,被强制从事体力劳动的同时,还要在被威胁、恐吓的气氛下被迫接受强制的“转化”洗脑。如果在生产区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会被强迫送入所谓的教育区强制洗脑,在这里受到残酷迫害。对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迫害就发生在“教育区”(当然不是说生产区就没有发生迫害)。在“教育区”,劳改犯和大法弟子住在三楼和四楼,刚刚进入的大法弟子通常被分到四楼,在威胁恐吓的气氛中,警察和劳改犯观察大法弟子十天左右,如有害怕而被迫“转化”就留在四楼,而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就会被转到三楼,“上大挂”进行强制“转化”。所以,“下三楼”成为一个非常可怕的字眼。而在这里被强迫“转化”的大法弟子,还会被送上四楼,被迫违心的开始写“思想汇报”、写“正与邪对比”、讨论会等形式攻击法轮功,同时被强制参与迫害其他未“转化”的大法弟子,直到期满出狱。

大法弟子关佩霞(女),五十多岁,被非法判刑六年,在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被插管灌食迫害,十一月十四日被带到三楼实施更为残酷的迫害。请大法弟子正念解体邪恶迫害。

下面简短的介绍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

(一)强制洗脑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入监狱后,就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强迫洗脑。这种洗脑通常有几种方式,一是被强迫阅读、学习、观看攻击法轮大法的光碟、书籍,进而强迫写思想汇报、观后感、日记;强迫学习台湾某法师的东西,强迫写思想汇报、学习心得、日记;播放所谓“佛道”录像和法轮功对比,强迫写观后感、讨论。而以上这种学习和写心得必须有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内容,否则被认为“没有学习好”,占用睡眠时间而延长学习,直到达到目的。

二是强迫所有大法弟子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攻击的语言不够狠毒就不能过关,就会以其它方式如延长学习时间加以惩罚。

三是利用劳改犯和被迫“转化”的大法学员以贴身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方式、两三个人进行所谓的“帮教”;对于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侮辱和谩骂是经常事。

(二)“上大挂”

对于坚持法轮功信仰的大法弟子,恶警就会背地里安排劳改犯对大法弟子强制施行酷刑──“上大挂”,同时给“上大挂”的大法弟子“洗脑”。所谓“上大挂”就是用四条一寸宽的白布带(用缝纫机码边)将被上刑的大法弟子的手脚分别绑住,拉开后绑在上下铺铁床的上铺的四个角,使被上刑者身体呈弧形悬抻在上铺和下铺之间,臀部不着下铺铺板,手脚够不到上铺,就这样悬空拉挂着,除吃饭时将上肢解下(下肢继续吊挂)。因长时间吊挂,吃饭时拿勺都拿不住,二十四小时都这样吊挂着,大小便解开裤子,由专人用脸盆接着大小便。

示意图

据曾经被上大挂的大法弟子说,“感受到皮肤和筋都被拉紧到极限”、“手脚都是黑紫的”“过后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干活使不上劲”,里面的狱医诊断说这是“筋被拉伤”。

在被“上大挂”迫害的大法弟子中,长春大法弟子王丽萍因坚持信仰,被吊挂一个月,是该监狱吊挂时间最长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孙丽红,被“上大挂”后,绑的最紧,同时恶人剥光她的衣服,还在其身体上压上被子增加重量,异常痛苦。曾经健壮的孙丽红被迫害的瘦得露出了颧骨;宋维香,这位入狱几年未改变信仰的大法弟子被“上大挂”时(在冬天)连痛带冻的几次抽了过去,根本无人理睬,第五天被折磨的被迫说违心话时仍然吊挂到第八天。大法学员李娟,曾患糖尿病,“上大挂”时疼的直喊,被刁拴云从厕所取来抹布塞嘴。

(三)暗中下不明药物

据劳改犯讲,大法弟子班慧娟(四十岁左右)因坚持信仰被劳改犯暗中下不明药物,服药后经常嗜睡。劳改犯私下议论,总这样吃下去怕出事,后停药;停药后班慧娟反应迟钝,见人就躲,怕见生人,说话结结巴巴;后慢慢恢复;因仍在狱中,具体情况不明。

在生活上,黑嘴子女子监狱每周洗澡一次,一周免费,一周自费,交替进行;免费洗澡时常就被告知锅炉“坏了”,停止洗澡,不花钱大概一个月能洗澡一次;而自费时锅炉几乎没有“坏过”。饮食上早上是玉米面发糕,中午米饭和白菜、萝卜、土豆汤,晚上馒头和白菜、萝卜、土豆汤;二零零六年六月,因食用长了很长芽子的土豆而导致女子监狱犯人的大部份食物中毒,上吐下泻,多人打吊瓶;而狱方却以多打消毒水为幌子转移食物中毒真相,欺骗犯人及家属说饮食要注意卫生消毒,和对外宣传的“宛如人间天堂的监狱”有天壤之别。

(四)强制被酷刑“转化”的人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监狱给这些被迫“转化”的人的主要“改造任务”就是批判法轮功和“转化”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目的也是进一步摧毁这些违心“转化”的大法学员的修炼意志。这些大法学员入狱后,被长期强制洗脑和酷刑折磨直至被迫放弃信仰,又被迫参与迫害其他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使人的思想和行为慢慢的、不知不觉中发生畸变。由此可见迫害的程度。

邪恶狱警以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了解,利用其人格弱点和心理弱点,胁迫她们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被迫“转化”后又被胁迫迫害他人,形成了迫害怪圈。参与迫害的形式有语言的和行为的,她们的被迫害后又被胁迫迫害他人的非人的言行让身在狱外的亲友们都感到震惊不已——一个如此善良的人怎么能蜕变到如此地步。可见迫害造成的后果!

在迫害大法弟子孙丽红(蛟河人,四十二三岁)时,由于孙丽红拒不“转化”,这个被酷刑洗脑“转化”后的项晓敏因无法完成“转化任务”获减期而怀恨在心,告诉心狠手辣的新包夹陈艳梅(也是被“转化”的):“下楼(上大挂)给我报仇”。由四个包夹推搡着孙丽红下楼,二十分钟后,陈艳梅告诉项晓敏:“仇替你报了!”此时孙丽红已被四个包夹陈艳梅、吕秀琴、劳改犯张文杰、劳改犯王丽新掐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

(五)安排劳改犯迫害法轮功

在黑嘴子女子监狱,劳改犯的劳改任务就是“转化”法轮功、监督大法弟子一言一行、迫害法轮功。她们被安排到“互包组”,“包夹”大法弟子,要学习诬蔑大法的材料,以此来“转化”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她们被安排要监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包括一天上几次厕所,什么时间;和谁说过话,时间地点;思想动态,饮食多少等等;谁监视的详细、彻底,谁就比其它劳改犯更有机会获得减期;和劳改任务直接挂钩。迫害大法弟子,她们是邪党人员的喉舌和打手,一切都由她们出面,邪党人员充当幕后角色迫害法轮功。如给大法弟子“上大挂”,没有警察会出面说给某某“上大挂”,都是警察背地里安排劳改犯去做这件事情,由劳改犯给大法弟子“上大挂”。大法弟子在酷刑下承受不住而被迫“转化”后,警察才出面恶毒的说:“我们可没有强迫你啊,是你自己要写(保证)的啊,转化了就好啊……”

而在监狱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劳改犯也有一定的组织结构,她们当中有一个头目(班长),负责和邪党人员沟通,执行邪党人员的迫害指令;同时,汇报所有大法弟子的一切情况;而其他人则具体执行迫害指令。比如,在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区,史传霞(三十五岁左右,经济犯,一米六五左右,在逃犯,曾在山东等地流窜)就是劳改犯迫害法轮功的头目;阮春娜(二十三四岁,一米五五左右),商万芬(三十岁左右,盗窃犯,一米六五,长春人)、刘春阳(三十五岁左右,一米六七,卖淫类犯人,白山人,无期徒刑,该人下手狠毒)就是迫害的具体执行犯人。在监狱里,迫害法轮功根本就不用语言,一个大法弟子只要说和大法相关的话,转化者只要一个眼神,迫害指令就已经传出,迫害即开始执行。

(六)伪善的迫害、虚假的欺骗

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狱警,个个都是“国家一级演员”,她们对前去探视的大法弟子家属,表现出一幅温文尔雅、善解人意的面孔:“我们从来都没有打骂、惩罚你们的亲人”。对监狱内的大法弟子,身为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区大队长曹红(女,四十岁左右,一米六,面白,长脸,身材瘦,近视,有时戴眼镜)胡说:用酷刑摧残的手段“转化”“像治病动手术要遭受痛苦一样”,这种做法直接导致了迫害大法弟子辱骂和酷刑的出现。

为强制“转化”,达到转化目的,给大法弟子“上大挂”说成是“为了大法弟子好,为了避免大法弟子被强制‘转化’而‘出意外’,是‘为了个人安全考虑’”;对外却宣称她们(因无法承受酷刑迫害而被迫“转化”的人)感谢“党和政府的慈悲挽救”。

黑嘴子女子监狱的所谓“学习课程”全部造假,分为两个部份,一部份是语文、数学、英语、地理、历史、哲学、心理学、社交礼仪,这部份教材大多数是幌子,只有检查团来才摆到桌面上应对;另一部份就是攻击法轮功的东西,这也是平时真正强制学习的东西,检查团来时才将这部份材料收回。

二零零五年,黑嘴子女子监狱给联合国人权组织写签名信,表明“在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黑嘴子女子监狱如何有人权和监狱内对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的批判。当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征签时表明是自愿签名,遭到拒绝。随即该大法弟子被单独谈话,威胁警告“别给自己找事,想让我们帮教到几点啊?”

为彰显吉林省女子监狱“转化成绩”,监狱胁迫被迫“转化”的赵桂凤、马也驰、刘哲、相晓敏、刘敬丽、左燕、王丽分为两组,搞批判法轮功的“辩论”,录像并刻成光碟,向全国各地迫害机构兜售。监狱教育监区每两三个月就印刷一期小报(《归航导报》),用以刊登被迫“转化”后的大法学员的所谓“心得交流”,为“转化”政策贴金,掩盖“转化”的暴力恐怖和对人性的摧残。

宋维香出狱前一天,教育区大队长曹红,特意串班开所谓的“欢送会”,曹红声称“政府对大家都是不打骂的、依法管理监狱……”。其用心是全体大法弟子、劳改犯和狱警所共知的:不要将这里发生的残酷迫害说出去!劳改犯更是忧心忡忡,担心宋维香出去后清醒过来,那样,黑嘴子的“转化”就失败了,说者的意图是劳改犯的减期就彻底泡汤了。

黑嘴子女子监狱恶人:

武泽云,吉林省女子监狱监狱长,四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五八左右,面黑,中等身材。这个主抓所谓“改造”的所长曾发出口号:吉林省女子监狱百分之百转化法轮功!经常带领全省乃至全国各地“六一零”、监狱、劳教所等迫害机构参观交流迫害手段。

曹 红,黑嘴子女子监狱所谓的“教育区”大队长,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左右,面白,长脸,身材瘦,近视有时戴眼镜,是“教育区”迫害法轮功的直接负责人。

赵某霞,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区副大队长,四十岁左右,面白,方脸,中等身材。

倪笑红,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区思想改造”带队队长,三十多岁,圆脸。

吉林省女子监狱(0431)邮政编码:130000 1048信箱
徐广生 监狱长 5375001 宅2725199 13704362518
高明雅 副监狱长 5375003 13604425882
王 杰 副监狱长 5375002 宅2842148 13504482003
武则云 副监狱长 5375003 宅8694030 13604449573
赵希军 纪委书记 5375000 宅7908699 13604362560
办公室 5375038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