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利用病号监区强制洗脑转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的所谓“攻坚大队”2006年10月24日从食堂的四楼搬迁到病号监区(十监区楼下)一楼。队长王雅丽、陶丹丹自从迫害开始至今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进行强制转化,其手段卑鄙毒辣。恶警们把大法弟子单独一个人隔离,把屋里的门、窗都用报纸、不干胶封上,用给犯人减少刑期的高分,来唆使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打骂、不让睡觉,就连它们利用的犯人都不许与别人说话,不允许接触任何人。

据分析可能是被曝光后的所为,病号监区那里没有监控设施,而且又远离人群。详情还有待了解。

2006年10月3日早7:30左右,大法弟子刘丹在床上静坐,遭包夹恶人韩英毒打3次,至今头痛,绝食抗议半月多无人管。在灌食期间,恶人韩英不断的辱骂师父、骂大法、骂大法弟子刘丹,组长田雅芝(原绥化市委书记马德之妻)非但不管,还帮腔。每天执行强制灌食的犯人商晓梅更是如此,其野蛮迫害大法弟子无数,监狱绝食的大法弟子都由她来灌食。这里的犯人打骂大法弟子,干警假装不知,狱警田闯、于英民亲眼看着犯人打大法弟子也不制止。原来与刘丹同屋的大法弟子黄彦珍(今年60多岁,家住双城)发生同样被打的事件。刘丹(佳木斯医学院毕业,家住鸡西市,31岁)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身体被迫害的极为虚弱,被转到病号监区迫害。

所谓“攻坚大队”成立于2006年4月,队长王雅丽、干警陶丹丹进行大扫荡,拆开被子、海绵垫子搜索经文,强制在衣服反正面写上“犯”字,其它物品无一幸免。坚定的大法弟子除了上厕所、洗漱外,不许踏出房门一步。一个屋六七个人,一个法轮大法弟子,从早5点被强制坐到晚上九点,无休息,中午由两个人看着,其他人午睡,大夏天的中午想闭几下眼睛,也只能是恶人换光盘的时候。

洗漱时间,早晨5分钟,包括上厕所、刷牙、洗脸;晚上15分钟,上厕所、洗澡、洗衣服。其它时间方便,六七个人“护架”监督,而且其他屋马上关门,根本看不见其他未“转化”的大法弟子;两个人站在厕所蹲位两侧监视。“攻坚大队”这些苛刻规矩,职务犯都望而生畏。

恶人沈淑艳经常打骂大法弟子张秀英(67岁、家住齐齐哈尔),这个沈淑艳每个月都比其他犯人分高,她恶的有名。大法弟子张秀英,只因有要学法炼功的举动,已被包夹犯人多次打骂,9月10日在走廊与大法弟子张桂兰说话,犯人沈淑艳阻拦,张秀英没听,沈就骂人,张秀英喊“法轮大法好”,沈就揪住张的头发往墙上撞。大法弟子张桂兰以绝食抗议恶警、包夹如此对待大法弟子,并要求撤换包夹,恶警嘴上答应,结果非但没撤换,月末评分沈却得了比平时还多的分(以前4分,当月5分),致使发展到,沈不让张秀英在床上盘腿,闭眼睛,稍不顺意,沈就骂师父骂大法。10月22日,张秀英在床边上坐着,腿在床下,就遭到沈的谩骂,张喊“法轮大法好”,沈就去捂张的嘴,并用力把张的头往床上撞,恶警、组长都不管,张秀英绝食抗议。

职务犯桑力强制60多岁的大法弟子刘景珍(音)早5:00起床,晚12:00才可以睡觉,每天做打包工作。2006年7月犯人乔青艳(已出监)在2004年、2005年负责强制洗脑,曾把房间、门、窗全用报纸糊上,与几个打手陶红、郭淑华等把大法弟子吊起来、拔毛,让大法弟子大冬天在走廊全天看电视挨冻,一楼的门时常开着。恶徒郭淑华曾得重病,不能行走,人说“报应”。恶人李桂香、李慧荣、赵海波、李敬敏经常打骂大法弟子曹迎春、贾世荣。

大法弟子解淑萍(69岁,家住富拉尔基)2006年9月末被劫持到监狱,在集训监区遭到十七天的转化迫害,这是个迫害严重的监区,每天不许睡觉,强制站到后半夜2点,也不许坐,腿肿得老粗,而且还拳打脚踢。恶徒们对这样高龄的老人如此,可想而知那里的年轻大法弟子更是遭受摧残,有的经不住折磨,被强行在它们设计好了的书上违心签字,恶徒们认为这还不算完事,又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巩固组”,逼写揭批、骂大法,卑鄙到极点。

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610头目:肖林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监区(原病号监区,4楼东侧)
恶警:赵英玲(院长)、于英民(队长)、张秀丽(教导员)、田闯、冯雪、季娜、曲华、张晓颖、姜婷。
以下是搞强制转化的犯人名字:
集训:贾杰
巩固:王凤英、李春艳、桑力、孙玉梅、李淑香
攻坚:马淑华、孙雪娟、李秀华、张金华、张丽芳、徐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