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三)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接上文)

“二零零二年我十八岁,被绑架到邪恶的南马洗脑班,恶徒刘爽用橡胶棒反复使劲打我的臀部,恶徒朱建华说,你一天不‘转化’,就一天别想过安稳日子。我的臀部全部被打成黑紫色,不能躺在床上睡觉,只能趴着,不能坐椅子,只能站着。就这样,我在压抑和恐怖的气氛中被折磨半年,后恶徒向家里勒索一笔钱才把我放回家。”

23、松林店镇房树村村民方静:二零零二年方静十八岁,在镇上的一个复印部工作。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这天,镇司法所王文华来复印迫害法轮功的材料,方静心里很厌恶,就让另一个人给他复印。结果他问方静为什么不复印,追问了方静很多事情,并说他前两次就发现方静不愿意印,这次是来试探,果然发现有问题。后来他就和另一个司法所的人陈永健一起来复印部盘问方静,方静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不要迫害法轮功。王文华又把方静骗到镇政府,说什么事都没有,去了就把方静扣在那里。他们给方静家里打电话,叫来方静的父亲,跟着方静的父亲去他们家非法搜查,搜出十几张真相资料,一本手抄师父讲法。依据这些,把方静送到了派出所,后连夜转送至拘留所。在拘留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被拘留十五天,并交饭费一百八十元。方静问派出所警察,“我在单位上班,你们找到我非法审问搜查,我怎么成了扰乱社会秩序了?”他们说凡是法轮功都是这个罪名。

就在第十五天晚上,拘留所副所长让方静用他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让父母明天来接人,方静就和家里联系好了。谁知第二天早上,镇政府吴笛带着另一个人提前一步到拘留所,把方静送到了邪恶的南马洗脑班。到了那里,先把方静铐在大柱上七、八个小时,铐得很紧,手腕都起了水泡。在那里,邪恶的管教人员很凶,很苛刻,不准学员们互相打招呼,不准说话,用眼神打招呼都会被骂,站着不准动,坐着不符合标准都会招来大声训斥责骂。每天早上军训,然后看诬蔑大法的光盘或管教拿书讲,完后让写心得体会,大小事都要请示,进门都要先打报告。有的老年学员忘记进门打报告,恶人就会从她身后揪脖领的衣服把她揪出来,让她从新进。晚上要戴着手铐子铐在床上睡觉。

有一个老太太同修血压高,说胳膊抻着头晕,能不能不铐,恶人王雷便说你到外面挑一棵树来(意思是铐在外面的大树上不让睡觉了),老太太还想说说道理,恶警王雷就大声喊出来挑棵树来。还有一个老太太同修被铐在树上,恶人高学飞问她邪党不让炼为什么还炼,老太太没说话,高学飞就拿橡胶棒一鼓气地连续打了她很多下,那时是晚上,别的学员都被锁在屋里铐在床上休息,听到老同修凄惨的喊叫,心都碎了,恶人杜永禄还用手扇她大嘴巴。这样的事很多。由于一开始,恶人高学飞认为方静年龄小,好“转化”,于是保证说不强制“转化”方静(即不打她),但是他却在背后唆使别人打方静,他装不知道。

一次她们排队上厕所,故意让方静最后去,等到别人都走了,方静刚进厕所蹲下,恶人刘爽就用脚乱踢乱踹她,还骂她,把方静的头发揪乱了,还不让解手,午休三个小时,方静憋了三个小时没让去厕所。还有一次,晚上别的学员都关到宿舍里睡觉,把方静叫到会议室,恶人高学飞、杜永禄、王桂军等几个人一开始是劝她,看没有结果,便让方静先去趟厕所。回来后,就大声喝斥方静,吓唬她,王桂军揪着方静的头发使劲扇嘴巴,问一句扇一个。后来又拿橡胶棒让方静蹶着打臀部,看还没结果又把她反手铐大外面的大柱子上,使劲铐才铐上,拽得胳膊很疼,铐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放回去。

有一次因为方静坐着没坐直,恶人彭亚娟说她,方静说就这样,晚上她便和刘爽一起打方静。刘爽抡圆了胳膊扇方静的嘴巴,彭亚娟又踢她又拧她,逼方静承认错误,折腾半天才放她回去。后来不知从哪调过来一个帮教,叫朱建华,申请做方静的“转化”工作。一天中午,他把方静叫到会议室,还有刘爽和彭亚娟。先对方静好言好语,当她说想好了不“转化”时,他们立刻让方静站起来,紧接着刘爽和彭亚娟便开始劈头盖脸的打。恶人刘爽用橡胶棒反复使劲打臀部,直到方静疼得摔倒在地上他们才住手。恶人朱建华还对方静说,告诉你,你一天不“转化”,就一天别想过安稳日子。又把方静铐在椅子上半天。方静的臀部全部被打成黑紫色,不能躺在床上睡觉,只能趴着,不能坐椅子,只能站着。就这样,她在压抑和恐怖的气氛中被折磨半年,后恶人向家里勒索一笔钱才把方静放回家。

21、涿州市防疫站职工刘爱荣: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因散发真相资料,被坏人举报,涿州六一零恶警把刘爱荣绑架到拘留所,后又转到南马洗脑班。在洗脑班呆了五天,勒索四千元钱后放回。

22、林屯乡林屯村村民李淑芳:她是九七年七月份有幸得法的。以前身体多种疾病,修炼后一身轻松。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李淑芳被林屯派出所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进行“转化”。不“转化”就进行迫害。恶人高学飞、王雷多次拿橡胶棒打她身上、打脸,打得身上青紫。晚上用手铐铐在床上睡觉,连上厕所都失去自由,不到时间不让去。不“转化”时不时就挨打,挨骂,被铐在树上,对待她们苛刻邪恶。非法关押四个月后放回。在李淑芳被绑架期间恶人上她家抄家,什么都拿。家里有六块大洋,他们也顺手拿走了,像土匪一样。

23、林屯乡林屯村村民刘桂芝: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她被恶人绑架到公安局。因身体有病,没地方收,只好放回家。她不修炼的儿子替母亲说了句公道话,被拘留半个月才放回家。二儿子说母亲没有错,被邪恶之徒打得浑身是伤。

24、涿州市大法弟子崔天河、蔡树青、贾文娴遭迫害事实: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崔天河、蔡树青、贾文娴等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走路,江氏中共恶警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都说是,结果就被恶警强行带上警车,关到天安门一处的铁笼子里。里边关了好多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有的被打的鼻口出血。那天涿州的有十几个大法弟子,下午被遣送涿州公安局。在警车上一恶警说回去狠狠的罚,狠狠的打,打死白打。到了涿州公安局,恶警把大法弟子带上二楼,在楼道里打开窗户,脱掉外衣冻着,一个一个的审问,拳打脚踢,棍棒相加,不让站着,走路让跪着走。

蔡树青被打得最厉害,恶警的几根木棍打断,最后剩一尺多长,用木棍打脸,当时蔡树青脸红肿象小盆一样,嘴张不开,下半身打的全是青紫的,坐、躺都不行,非法关押十五天,并罚款一万元。

崔天河也是被恶警棍棒相加,让跪着走路,在拘留所又对他用电棍迫害,非法拘留十五天。公安局罚款一万二千元。矿山局单位降一级工资,扣除工资和住房公基金,加上罚款近两万元。

贾文娴在公安局被恶警恐吓,在拘留所被恶警审问,到北京干什么去了。她说向中央领导反映,他们修“真、善、忍”是修心向善做好人,恶警上去狠狠的打两个嘴巴,顿时眼睛火冒金星,脸上五个大手指印,非法拘留十四天,罚款一万元。当时贾如娴只发二百元工资,上有老,下有小,可想而知生活状况。在以后的日子,到敏感日矿山局就找,监控,夜里电话骚扰,弄得家里人非常害怕,生活不得安宁。

25、居住在涿州市五街的大法学员宋德华,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被涿州中共恶警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六天,罚款一千元。

26、大法弟子王会兰是涿州市四街居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标准作真正的好人。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被涿州国保大队杨玉刚等恶警从门店房强行绑架,非法抄家,关押七天,罚款一千元。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