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汤逊湖洗脑班部份恶警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洗脑”是中共用以愚民的一贯手段,针对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中共利用了其无所不在的组织,以各种形式和借口在全国各地办“洗脑班”,用以在精神和肉体上摧残法轮功学员。武汉汤逊湖洗脑班就是一例。正如本文结尾所说,这些参与“洗脑班”迫害大法学员的人,也许并不满脸横肉,也不凶神恶煞,可能有着“花”一样的外表,但却充当了迫害善良的可悲的人物。

恶警:龚科长,中年男子,话语毒辣,是负责策划并实施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也是邪恶所谓的坚定的党徒。一直以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其人不听任何大法真相,排斥有神论,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表现出咬牙切齿的仇恨。龚在长期与善良的法轮功群众打交道的过程中,积累了一套“丰富”的整人经验,美其名曰“心理战”、“疲劳战”等,并将其在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时的残忍,描述成将学员“先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的一种暂时痛苦。

恶警:刘成,男,中南政法大学毕业生,却在洗脑班负责以各种欺骗伎俩摸清学员底细,并与犹大合谋“如何击垮学员自信”,“如何骗取决裂书”之事,其主要负责威胁、恐吓学员,软硬兼施,并喜欢为“转化”后的学员唱歌,貌似真诚的祝他们早日达到“一身轻”。其人在大法真相面前无动于衷。因也读过一些法轮功的书,常利用法中自己不理解或不相信的部份,攻击师父,取笑学员,让自己年轻的生命在无知中犯罪。

恶警:何伟,男,31岁左右,中南政法大学毕业。其负责对“转化”前的学员出言不逊、横加指责,负责给“转化”后的学员上法律课,布置“作业”,并强制学员反省自己做了哪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及承认自己在家里打坐、看书、上明慧网都是非法的等。其人无视于道德水平提高后的法轮功群众给中国社会风气带来的好转,却大谈特谈江氏集团为一己之私所制定的祸国殃民的法律,因受党文化影响,不相信修炼之说,经常诽谤师父,诋毁明慧,并对说自己是“地狱的小鬼转世”之话耿耿于怀。

恶警:刘琼,女,个子瘦小,声音较细,曾当过小学教师。在洗脑班,刘琼研究心理学,负责给“转化”后的学员上“心理课”,同时负责组织学员参加一些文娱活动,并询问学员心理状况,用所谓的关心政策,对“转化”后的学员進行思想“巩固”洗脑。其人明知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的今天,法轮功的传出让无数人找到了生活的真谛,身心都得到了健康发展,也明知这场迫害让学员身心饱受摧残,却甘愿为恶党服务,从所谓心理学角度出发,试图让那些明白了真理的修炼者脱离法轮大法。

恶警:江黎丽,女,28岁左右,某警官学校毕业,受恶党谎言及犹大所迷惑,打着“爱国”的旗帜,默认且跟随邪恶迫害良知,并用自己狭隘的思想给学员讲“做好人的标准”:如遵纪守法等,同时负责与“转化”后的学员交谈,给予关心劝导,组织他们跳舞、打球、做游戏,甚至为他们过生日,目地在于让受迫害中的学员,在认识上将自己所承受的痛苦扭曲成认为是炼功造成的,最终放弃修炼,甚至对恶党充满感激。

还有明慧网提到过的恶警孙某(女,当过女兵)、曾某、侯某等,除龚姓恶警外,这些干警都很年轻,年龄大约在26岁至33岁之间,他们不承认自己是恶警、是伪善,常在学员面前对这一说法深表委曲。他们既不满脸横肉,也不凶神恶煞,有着“花”一样的外表,正如《九评》所言,他们也具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在人中,他们或许是好父亲、好妻子、值得信赖的好朋友。可遗憾的是,他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一个真正的邪教组织——共产党。他们将信仰“真、善、忍”的人们说成是“中毒”,将强行改变别人的意志说成是“对学员负责”,将歌功颂党的人说成是“思想進步”。

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大法弟子慈悲讲真相的今天,他们固执的选择了“不相信”!一味的与宇宙大法为敌!在各地学员“严正声明”大量出现,共产党“假、恶、暴”被中国老百姓逐渐认识的今天,他们依然助纣为虐,在汤逊湖洗脑班,日复一日,书写着中国历史上最荒诞、最可耻的一页!这才是一群真正让人痛心的受害者!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