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学员遭当地恶徒迫害的部份事实(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在看守所,李凤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看守所恶警指使四名刑事犯人强行撬嘴灌食,把李凤春的嘴弄破。看守所所长、狱医程某和一些犯人,用很粗的管子从鼻孔直插到胃中,强行灌食,致使李凤春呼吸困难,吐了很多脓血。”

* * * * * * * * *

14、吴建忠,男, 四十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二街村民。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但自己的身体好了,孩子的哮喘病也康复了,而且家庭和睦了,全家受益非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X出于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使他的家庭受到了严重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大法弟子吴建忠和另五名大法弟子正在家中观看真相光盘,崔黄口派出所教导员张海等一行三人突然闯入家中,然后通过手机叫来十多个人,不由分说,非法将六名大法弟子绑架到崔黄口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刘卫民揪着吴建忠的头发拽下车,三、四个恶警揪着吴建忠的头发,将他的胳膊倒背过来,拳打脚踢,推到屋里,铐在暖气管上,协勤队长王振国打吴建忠两拳。因吴建忠不配合邪恶,拒绝签字,恶警张海凶狠的打他两个嘴巴。家人送的食品也被派出所警察吃喝了。当晚,被非法送到武清看守所关押。七月二十日下午武清国保陈开述、片警李水等人进行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一台、师父大法像一张、法轮图两张、大法书籍十余本。

在武清看守所,吴建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一直到第四天昏迷过去,看守所仍不放人,强行送到武清区医院,让医生灌食,医生给吴建忠打了一针,拉回看守所(后来,勒索缴费三十六元)。由狱警崔伟贤和狱医程某及一些外牢人员用管子从鼻孔直插到胃中,强行灌食迫害。看守所指使犯人用塑料瓶子强行灌玉米粥,拳打脚踢,逼迫其就范。吴建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关押在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五年九月八日,吴建忠从劳教所回家半个多月,崔黄口派出所教导员张海、副所长李俊明、片警李水和另两名协勤人员五个恶人上午十点多闯入家中,吴建忠妻子李凤春和另一名大法弟子也在家中。恶警张海把吴建忠的胳膊倒背过来,李水强行闯入屋中。非法将三位大法弟子绑架到派出所。吴建忠的母亲和邻居到派出所说,吴建忠刚从劳教所回家,身体极度虚弱,再扣押有生命危险。晚上十点多,三人回到家中。

15、李凤春,女,四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二街村民。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但自己的身体好了,孩子的哮喘病也康复了,而且家庭和睦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使她和她的家庭受到了严重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十一点,大法弟子李凤春和另五名大法弟子,正在家中观看真相光盘,崔黄口派出所教导员张海等一行三人突然闯入家中,然后通过手机叫来十多个人,不由分说,非法将六名大法弟子绑架到崔黄口派出所,大法弟肖文霞的钱包掉在床上,也被警察抢走。当时,两个恶警将李凤春向警车上拽,李凤春向围观乡亲讲真相,恶警莫忠勤一拳将她打到车里。刚到了派出所,恶警张海、恶所长刘卫民把李凤春从车里揪着头发拽了下来。刘卫民狠狠的抽她的耳光,边打边骂。中午家人送来的包子和矿泉水也被警察吃喝了。

当天下午武清国保队长陈开述、派出所片警李水等人进行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一台、师父大法像一张、法轮图两张、大法书籍十余本。当晚,六名大法弟子同时被非法关押到了武清区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李凤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看守所恶警指使四名刑事犯人强行撬嘴灌食,把李凤春的嘴弄破。这样,一直到第六天,看守所恶人采用了另一种方式,看守所所长、狱医程某、和一些外牢犯人,用很粗的管子从鼻孔直插到胃中,强行灌食,致使李凤春呼吸困难,吐了很多脓血。同屋的犯人马上喊来了狱警崔伟贤,崔伟贤恶狠狠的对她说,“你要是吐了还灌你”。凭着对大法的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到被关押的第八天,李凤春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

回到家中,李凤春到崔黄口派出所找到教导员张海,要求无罪释放丈夫吴建忠,归还电脑,并告诉张海:“法轮大法是正法!”张海凶狠的打了李凤春两个嘴巴,让警察和一名协勤(二街治保主任苏建海)把李凤春推出派出所。当天下午,李凤春又到武清区公安局,坚决要求无罪释放丈夫吴建忠,归还电脑,状告恶警张海打人,耐心和公安局的人讲真相,一个警察说:“张海打人你有证人吗?炼法轮功比杀人放火还严重。”(在李凤春的一再坚持下,二零零四年九月份,才从武清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取回电脑,但电脑硬盘被天津“六一零”盗走,至今未还。)

自从李凤春从看守所回到家中,崔黄口派出所片警李水、镇政法委书记高柏臣、村治保主任苏建海、妇女主任李凤荣等人经常上门骚扰,干扰了她的正常生活。村治保主任苏建海还对李凤春说:要是出门到外省市去得向他汇报。

二零零五年,办理所谓“第二代身份证”,崔黄口派出所非法扣押了李凤春和她儿子的身份证。李凤春找到村妇女主任李凤荣说:“孩子要找工作,需要身份证。”李凤荣到派出所索要,所长刘卫民、教导员张海。副所长李俊明接待了她。不但没给身份证,事隔两天,片警李水带一名警察又擅自闯入李凤春家中,拿微型照象机四处乱照,企图找所谓证据,意欲绑架。母子俩身份证至今未还。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多,崔黄口派出所教导员张海、副所长李俊明、片警李水和另两名协勤人员五人闯入李凤春家中,李凤春的丈夫吴建忠和另一名大法弟子正在家中,那时吴建忠刚从劳教所回家半个多月。张海把吴建忠的胳膊倒背过来,李水把李凤春从门口推开,闯入屋中。非法将三位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吴建忠的母亲和邻居到派出所要人说:吴建忠刚从劳教所回家,身体极度虚弱,有生命危险。恶警才在晚上十点多放三人回家。

16、冯玉英 ,女,五十二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大曹庄村村民,一九九七年十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使她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处处与人为善,家庭和睦、邻里和谐、祛除疾病、身体健康。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时,邪恶的迫害发生了。这场浩劫使她及她的家庭遭受到严重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后,家中的电话被监听,出门得打招呼,上街、赶集村干部在身后跟踪,每逢五一、十一、过新年时,村干部、片警杨永立不管白天、夜晚上门骚扰,有时派出所开车在夜里十至十二点上门骚扰,打扰了她家的正常生活。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上午,冯玉英正在家做家务,村干部龚秀海、张振朋、张振宝(已遭报车祸死亡)上门骚扰,要她放弃修炼,要她交书,下午一点多,村书记李长生、镇政府干部陈玉华把她骗到镇里说开会,(全镇很多大法弟子都在),会后采取威逼、恐吓、打骂等方式强迫每个大法弟子都表态让放弃修炼大法,写保证,否则不许回家。直到次日,冯玉英和十多名大法弟子仍然坚持修炼大法,白天遭围攻、晚上推到院内,每人对着一棵树,任由蚊虫叮咬他。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日上午,冯玉英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证实大法,遭到恶警的围攻,强行把她拽到上车,送到北京市顺义县张喜庄派出所五、六个恶警用电棍(其中一个恶警是所长)是恶狠狠的用电棍电她的脖子,不让吃饭,直到后天半夜被送到顺义县看守所。

十二月三日下午,崔黄口镇派出所警察杨永利,崔伟贤,村书记李长生把她接回崔黄口镇派出所,让她在所里院内脱下棉衣冻着罚站,其中杨永利打冯玉英,连耳光带脑袋打多少下记不清了,直到他打不动了才停手,其中所长幸灾乐祸的在一边笑,还把笼子里的恶狗放出来恐吓她,一直到凌晨,又被关入武清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天天在那里干活,强行让她按双手手印,每天早晨八点半恶警一上班,他们就检查各个房间,嘴里骂骂咧咧的。在看守所她被拘留了半个月后,又被派出所劫持的镇政府强行洗脑。

在镇政府里关押十多名大法弟子,他们白天被强制劳动(擦地板、拔草、搬东西等)晚上叫在院子里冻着,不让穿棉衣然后挨个被带入三楼一间不开灯的房间里,恶人凶狠的毒打大法弟子,逼迫她们放弃修炼。(为首的是镇政府武装部部长张树山、政法委书记刘良)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晚,冯玉英被恶人带到镇政府三楼北屋,四、五恶人叫她跪下,她不跪,刘良气急败坏的命令手下几个恶人凶狠的打冯玉英,一直踢的她的腿站不住了,摔在地下,恶人们又开始毒打冯玉英,打耳光、踢后背、打头,打的眼前直冒金星。后来两个人把她从屋里拽出来,到院子里冻着。然后又迫害其他大法弟子,就这样持续迫害到十二月二十九日,政法委书记刘良、镇副书记高文龙强逼她们违心的表态,强行叫人交三千元 “保证金”后,由村书记保回家。(“保证金”至今未还)

从这场迫害开始时,镇政府、派出所、村干部对她及她家庭干扰持续了两年多。

17、刘淑英,女,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大曹庄村村民,一九九九年二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使她灰暗的生活充满希望,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祛除了很多疾病、身体健康,家庭充满祥和、快乐。就在这时邪恶的迫害发生了。这场浩劫使她的家庭遭受到严重的了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日,因大法遭到迫害,师父蒙冤,刘淑英和村里的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天安门恶警不由分说,把她推上警车,送到附近派出所。三日下午被崔黄口派出所接回,在派出所罚站,脱下棉衣冻着,还把笼内的恶狗放出来恐吓,一直到深夜十二点多,关入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时被勒索交款二百四十元。

刘淑英刚到家又被镇政府恶人陈玉华、齐秀军骗到镇政府强行洗脑。刚一进去,被一个恶人打了一个大嘴巴,叫她跪下,她不跪,恶人将她踹倒跪下,晚上刘淑英被带到三楼一间不开灯的屋内,四、五个恶人强行让她跪下,拳打脚踢,恶人抽嘴巴,打的她两眼冒金花,打完后,推到院内继续冻着。直到凌晨才让休息,第二天晚上仍是让到院子冻着,深夜再次她带到三楼一间不开灯的屋里,继续拳打脚踢,恶人张树山。在镇政府强行洗脑十一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非法强行交保证金二千元,被村书记保回家。(保证金至今未还)

刘淑英回家后,村干部李西增、张振明、龚秀海、张雅臣经常到她家骚扰,不让出门,出门请假。

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六日晚,因粘贴大法标语,被武清区后巷乡派出所绑架,被恶人打骂,把刘淑英锁在铁椅子上一夜,次日非法抄家后,将她强行关入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在关押期间家中被威胁说要劳教,亲人托人找关系,送礼共花费一万元,回家时看守所勒索交费四百八十元。

18、于俊苹,女,四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邢窑村村民,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身的病态不翼而飞,通过修炼使她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处处与人为善,家庭充满祥和、快乐,就在她沐浴在大法修炼中,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时,邪恶的迫害发生了。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后,于俊苹成为被监视的对象,每天出入又村干部跟踪,进入六月份以后,她出入的村口有大队派去的村干部(刘福的、郑连祥、张秀芬等)把守,赶集、走亲戚都要问干什么去,然后在身后跟踪,每天晚上两人在她家院子内看着她学法,早晨有人盯着她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五日上午,派出所片警杨永利、崔伟贤到于俊苹家,要她交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于俊苹不给,杨永利威胁她说:不给就抓派出所去,关押她,对她进行恐吓。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上午,村长郑连祥通知于俊苹到大队开会,全村的大法弟子都被骗到大队开会,镇政府来了两个人,为首的何洪生来强行“转化”大法弟子,并播放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

七月十八日下午,村长郑连祥通知于俊苹到镇政府开会。全镇每个村的大法弟子大部份被骗到镇政府开会。会后以政法书记刘良为首的七、八个人强行要每个大法弟子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不放弃的就叫家人又打又骂,逼迫学员写保证,才让回家。

七月十九日下午,镇政府派人由村治保陈少才领着镇妇女主任非法抄了于俊苹的家,强行把三张师父的大法像抄走。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六日,于俊苹和本村大法弟子安良被非法关入崔黄口镇政府洗脑班二天,政法委书记刘良在洗脑班强迫她读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文章和写所谓的“认识”。强行让她“转化”。不“转化”就威胁恐吓。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上午,村长郑连祥通知于俊苹上派出所,在派出所拘押着十多名大法弟子每天对着墙站着,中午不让回家,还强迫她们扫地、扫院子、擦车、擦楼梯,打扫满院子积雪,最后非法关押七天才让回家。(白天去,晚上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腊月二十五日上午,村长郑连祥通知于俊苹和本村大法弟子安良去镇政府,那里已经去了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着,每天让扫雪、打扫卫生。到了大年三十仍不让回家,并且不让吃饭,不给水喝,不让穿棉衣,还要在雪堆里罚站,就这样到了年三十,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过年。这天,于俊苹刚到镇政府,恶人张术山就让她在雪地里站着,不让穿棉衣,不准说话,一直站到下午两点钟,恶人张术山,齐秀军,镇长何洪生吃完饭,喝完酒。把在院子里冻着的于俊苹带到一楼会议室,齐秀军说先交二千元押金,防止入京,说两个月不入京就把钱还给本人。于俊苹没有钱,恶人张术山、何洪生说,别跟她废话,于是就让她站军姿,然后过去抽嘴巴,用手抽不解恨,又用五十公分的塑料尺狠命的抽,打得于俊苹两眼冒金花,不知打了几个小时,嘴巴打得肿出三分之一,打完还骂十几句脏话,把于俊苹推到电话机旁让她和家人要钱,没钱去借。何洪生和张术山、齐秀军强迫于俊苹表态,说违心的话。直到晚上十点多钟,让大队村长保人,并叫家属交二千元钱“保证金”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七日上午,村治保陈少才领着派出所副所长卢建,上门骚扰、恐吓于俊苹。

19、曹秀云,女,四十二岁 天津市武清区大黄堡乡东八里庄村人 ,当她看到疾病缠身的姐、妹都因修炼法轮功神奇般的痊愈时,从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身心得以净化,家庭和睦。谁知江鬼由于个人的妒嫉,滥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开始了邪恶的、疯狂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多,曹秀云等十余人正在家中学法,突然闯入来七、八个大黄堡乡政府的人,其中有董志海、蒋学石。他们说了几句诽谤大法的话后,就叫曹秀云和学员们签上名字走了。第二天早上她们炼功时,大黄堡乡政府来了几个人在一旁看着她们炼功,并且把辅导员于俊元强行带到乡里去了。一直到十九日,天天有人监视。

七月十九日晚,乡政府的几个人抄了李亚富的家,把所有大法的书、录音带等全部抢走,连踢带踹的将李亚富、于秀萍、李秀文三人绑架到乡政府。在乡政府三人被轮班看守,二十四小时不许睡觉,深夜打开窗户,任蚊虫叮咬他们。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大黄堡乡派出所所长吴某某和乡政府的蒋学石、董志海、冯巨朋等人,挨家挨户到大法弟子家中搜查,强迫交出所有大法的音像资料。七月二十二日,大黄堡乡政府开始举办为期一周的 “转化”班,强迫全乡所有大法学员参加,大黄堡乡书记葛某某、乡长李某某、派出所吴某某等强迫他们诽谤大法。之后,三天两头到每个人家中骚扰、恐吓,使大法弟子每一个家庭都受到严重的伤害。

农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多钟,曹秀云正在家中学法,听到有人敲门就去开门,派出所的李某某等三人闯了进来,不由分说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当时想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曹秀云坚决不配合。第二天,曹秀云到派出所去和他们讲真相,看到大法弟子李亚申被关押在派出所。曹秀云和李某某讲真相,所长刘福生从外面入来恶狠狠的说:“把她铐外面的铁架子上冻着”。一直冻到天黑才把她放入屋,刘福生拿出一张纸,让她在上面签字,说她犯了“扰乱社会治安罪”,曹秀云坚决不承认。刘福生上去就给了她一个嘴巴,说:“你不服从也得服从”,随即将曹秀云和李亚申一同推上警车,关入了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家人交了四百八十元钱后把她接回家。回家后得知,原来武清区“六一零”勒索了她家五千元钱。

曹秀云回家后,邪恶也不放过她,每到敏感日期,派出所所长刘福生,片警李某某、乡政府的曹永祥等人就上门骚扰、恐吓,给她及家人的正常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

20、郑志红,女,四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大黄堡乡八里庄村民,一九九八年七月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使她的身体及家庭都受益匪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大法,对真、善、忍的迫害日益加剧。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七那天晚上十一点多,大黄堡乡派出所所长刘福生、张伟等人到郑志红家进行非法抄家,恐吓不许炼法轮功,炼就抓她。腊月二十九 早上,大黄堡乡大搜捕,所有炼法轮功的家挨家挨户问 “还炼不炼法轮功” ,因郑志红没说不炼,恶所长刘福生狠狠的打了郑志红一个嘴巴,然后就把她强行绑架到大黄堡派出所,当天晚上没有法律依据,就把郑志红关入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一月后看守所强迫家人交四百八元钱,才把她放回家。

从此以后大黄堡乡政府、派出所等人多次到郑志红家进行骚扰,叫她写保证,给她的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21、温德玉,女,五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大黄堡乡曹家岗村村民,一九九八年年底修炼法轮大法,以前身体有很多疾病,尤其双眼几乎接近失明,去医院花了近六千元也没治好,通过学法炼功使她的身体疾病全无,眼睛看大法的书籍非法清楚,家庭都受益匪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流氓江泽民出于妒嫉,残酷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八(阴历),温德玉去康刘庄讲真相,被康刘庄村书记高万金和刘某举报,被崔黄口镇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在崔黄口派出所关押两天后,被关入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看守所强迫家人交二百四十元钱,才把她放回家。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恶人电话:
原政法委书记刘良: 宅电:022-82121280
原武装部长张树山: 手机:13820540476
张树山妻子李东梅在崔黄口镇崔小教学
派出所协勤队长王振国: 宅电:022-29571783
手机:13820338236
崔黄口镇派出所电话:022-29571330
所长室: 29571656
大黄堡派出所电话:82241039

崔黄口镇政府电话:
政府办:29571005
镇政府:29574706
党委办: 29571185
政法办: 29572095
武装部: 29571439
书记办: 29571106
农经委: 29571454
计生办: 29571236
镇长办: 29571235
副镇长办:29571332
经委主任办:29571333
人大主任办:19571234
崔黄口镇东粮窝村委会电话:29571045
崔黄口镇东高坑村委会电话:29571077
崔黄口镇大曹庄村委会电话:29571010
崔黄口镇苏搂村委会电话: 29571047
崔黄口镇西坑村委会电话: 29571565
崔黄口镇邢窑村委会电话: 29571533
崔黄口镇二街委会电话: 2957139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