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情况补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1.陈伟君,嫩江县东凤街居民,个体商户,48岁,2001年夏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女子监狱。2002年中秋节关小号到10月末。10余天后褚淑华副狱长下令虐待大法弟子,一天三顿玉米稀糊,绝食第四天,褚淑华指挥,赵英玲院长亲自指使犯人商晓梅插食管、支口器,脸上缠胶带,灌加过量盐的玉米稀糊,场面残忍,男干警打、揪头发,铐监栏上灌食。2004年12月31日,崔红梅等7名干警10名犯人给陈伟君上大挂。2005年3月18日,超期关小号近三个月,在月经期间犯人给她强行穿囚服,2005年7月被包夹,大流血昏迷,长期被犯人监管,各种迫害损伤身体,宫颈癌晚期,取保几个月后又被嫩江公安局非法关押收监。

2.被迫害的还有毕云萍(她和王芳被迫害离世)、杨秀华、刘永娟、王淑霞等。2003年冬,白天被拉到外面冻,晚上铐水房。原七监区监区长康亚珍、崔艳,狱警肖林芝,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期间把她们整天整夜关在水房,不许睡觉。2004年7月10日被犯人王波涛、关红英(已出监)等人给上刑(上大挂),一监区长崔红梅指挥。

3.王淑霞被非法关押前在鹤岗市工农区政协办公室工作。2001年8月4日被鹤岗市公安局非法绑架。05年5月14日非法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长疥不符合收监条件,但仍收监。超期关小号一个月,期间被非法用过戒具,同年9月被原监区长张秀丽关小号49天,冻、铐地环,后10天和陈伟君一起被虐待,绝食被残忍迫害,情节和陈一样。03年5月13日,原巡逻队长王亚丽、原七监区副监区长崔艳等数名男女干警将她吊挂在双层床上,用胶布封嘴,被打、侮辱。同年10月至12月被冻。第一次整天整夜铐水房空屋七天;第二次10余日,不让睡觉,康亚珍、崔艳及数名犯人参与。

4.2003年7月30日,一监区车间电工房打吊大法弟子谢亚芹、关淑玲(出监)、张淑芬;2004年3月10日至12日,大法弟子王丽文、孟淑英、张淑芬、张晓波、范国霞、于秀英、宋青、关淑玲、徐景凤(出监)、高秀珍、高桂珍、李红霞、刘学伟、初庆芬、张静(出监)、张林文、张丽萍、姚玉明(出监)被上酷刑大挂。3月上大挂孟淑英、李红霞、宋青、张丽萍、姚玉明(出监)、高桂珍、耿亚芬,5月上大挂:张峰、张丽萍、关淑玲、张静、孟淑英、刘学伟、刘淑芬;12月21至31上大挂的:张晓波、关淑玲、张静、陈伟君。

5.2003年冬早5点晚9点,孟淑英被一监区上了三天大挂,一手挂铁椅子背,一手挂椅腿,身子搁腰,犯人满运月、王波涛、韩健英参与。

6.2004年3月,崔红梅、夏凤英、干警孙剑娟指使犯人王媛媛(已出监)、苏晓光(已出监)满运月、韩建英给大法弟子孟淑英上酷刑大挂。2005年3月14日,孟淑英被关小号,双手各铐地环一个月。在3月19日至20日之间,小号陈干事指使看管小号的犯人夏均丽、任秀丽给孟淑英四肢分开酷刑,上半身搭板铺,两脚戴镣,分开吊挂,下半身悬空,两手分开各铐两个铐子环,从下午2点至晚8点,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打开后,贴地环各手铐双铐环,坐不下,躺不了。从小号回来,孟淑英在水房背挂3天3夜。参与犯人宋晓磊、刘岩。

后在监舍,孟淑英被挂11天11夜,腿肿到极限。参与监区长康亚珍、崔艳;干警林佳,犯人刘艳萍、王剑秋、刘岩、陈桂清、薛淑华、于宣、丘霞、郭淑霞、殷丽阁、程丽荣等。

门广月,99年因抢劫判刑10年,99年底病重,哈尔滨女子监狱拒收。2002年10月看守所走后门,给哈尔滨女子监狱留钱才收人。在集训队因病十分严重,只呆了4天就转病号监区。因牢头狱霸狱警刁难不公正,她犯病三天,没吃饭,被关小号。而且被戴手铐16天16夜。《监狱法》规定对老病残禁止使用戒具,对女犯除特殊情况外也不得用。关小号后,第二天院长亲自给她去小号做心电图,留治心脏病的药,赵英玲院长说她装病,从小号调出来,不顾死活分到生产一线一监区,生活不能自理,走路必须人扶。把这一情况反映给副监狱长刘志强,可是,其人不主持公正。门广月看不到一线生的希望,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5年8月13日关小号,29号出来分下队,10月29日去哈医大二院医生诊断说是肠梗阻,腹膜结核,随时有生命危险。10月13日被用手推车拉回监狱病号监区,因修大法不给减刑,2006年7月又分到一监区。

胡云罗在小号被迫害3个月后于9月末被转到“攻坚队”迫害。刘志强下令,2005年8月小号虐待不许吃饱饭。贾士荣(病号监区)吕英华(原八监区)谢亚芹和王丽文(一监区)都被虐待过。

徐家玉,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第一重型集团公司第五子弟高中教师。04年5月被犯人韩建英反铐一夜。03年被犯人王波涛用绳反绑封嘴。04年3月被犯人严管,严码,每天14个小时。06年5月18日开始至今又被犯人包夹、看管,上、下午码坐(现在一监区有近30人被犯人看管)。03年1月下旬集训队共100多人被冻,同年2月被体罚天天到晚12点,同月被关小号不给盖被褥,一天三顿玉米面稀糊。共10天。刑事犯对大法弟子轮流记监控笔录长达至今。

2006年8月中旬,王丽文因不堪忍受犯人欺侮,给一监区大队长写信,副大队长王晓丽不公开解决问题,还安排犯人高李严管王丽文,扯手拽腿,往她身上坐,不停的摧残逼得王丽文上吊自杀被发现。王晓丽将她关小号半个月,还不许吃饱饭,只给粥,而犯人还给戴手铐。参与迫害的犯人:高李、王晓东、张秀玉、张长发等人仍被重用,给高分,一监区用来包夹大法弟子的犯人多是涉黑的抢劫犯罪或同性恋者。

周春芝,女60多岁。2002年12月24日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当天被叫到一个办公室,让她蹲着。肖林是女子监狱610头子。他打了周春芝20多个嘴巴子,把她打抽后,抬到医务所。2006年1月20日下午2点多钟,张春华、郑杰、许盟、孙羽带着2名犯人张洪英、赵冬梅来到监舍,张洪英进来22组,把门玻璃就糊上报纸。把周春芝从床上拽下来,一边拽一边说:“我不打你是不行的,两个大队长不让,我也是为了得高分,要不然我就报不上卷。两个大队长让我打的。”赵冬梅抓头发,张洪英打周春芝的嘴巴子。打得她脸色苍白,心脏病犯了上不来气,张洪英就让她喝凉水,不喝就硬让喝,往里灌。灌得她上不来气,等稍微清醒些再接着打,打得她眼冒金星,头晕了好5、6天才好。张春华走了以后,张洪英又打了周一顿。后来同修进来问:这脸怎么了?张洪英说:“你给我滚出去,问什么?”同修说:“脸都这样了,还不能问一问哪?”她还说:“我给你打昏了,我再给你泼凉水。”她还说:“我打你谁也不知道,你说打了,谁也没看见。”打周春芝时,有两个犯人在屋,张洪英把那两个犯人都轰出去了。打完周春芝后,又将周强行按在地上戴上很紧的手铐,并铐在床腿坐在水泥地上。

汪艳萍,女,50多岁,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监区。2006年1月20日下午2点多钟,郑杰、张春华、许盟、孙羽带着刑事犯来到21组,用报纸将门玻璃糊住。乔立新、赵冬梅、虞桂芹强行将汪艳萍按倒在地上穿劳改服,并戴上很紧的手铐,铐到床脚坐在水泥地上。有一天早上,虞桂芹用条帚打汪艳萍的手;还有一次一拳打在汪艳萍的心口窝上。她一个50多岁的人,怎么经得起这样说打就打。当时兰洪英在场可以作证。

现在集训队在大队长陶平的带领下强制转化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每天半夜二点半才能睡觉。集训队大法弟子胡爱云,因不穿囚服在“小号”长期关押已有二个半月之久,每天喝稀粥,没有粥时给半个馒头(大约一两),长期戴戒具。

哈尔滨女子监狱还长期用刑事犯包夹大法弟子。张洪英,女,38岁,杀人犯。现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二监区服刑。此人行为恶劣,语言下流。在家时曾在北京开理发店,养小姐。让她包夹大法弟子时,整天污言秽语不离口。2004年春节前,有一次大法弟子闫慧娟、韩英、王秀丽被绑在办公室里罚蹲着,张洪英把鞋脱了,把脚放到闫慧娟嘴上让她闻。后来还把裤裆对着闫的嘴说让她口淫。后来竟说要脱了裤子,让闫口淫。旁边有好几个刑事犯哈哈大笑。在2006年春节前一、二天,张洪英私自翻大法弟子王秀丽的铺,把东西扔得满地都是,还扬言要对大法弟子每天翻三遍铺,搜八遍身,她是一个刑事犯,谁给她这样的权力?另一个包夹大法弟子的人是虞桂芹,抢劫犯,在二监区服刑。平时要打仗、骂人,据她自己说她从小就这样。

对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种种之事,大法弟子向徐龙江、刘志强、驻监检察院、滨江检察院、监狱纪委、监狱局、监狱局纪委、“五查”反映,结果都是个个玩忽职守,官官相护,已丧失了基本人性。2006年调查孟淑英、宋青、张静受迫害时,肖林、徐阳、徐明迪等狱警取伪证,作伪证。

另外:请本地和各地大法弟子帮助我们往各级妇联、人大、政协、公安、高法、高检投诉,给省长、省委书记等各级负责人邮寄监狱种种违纪事实,提早结束这场对好人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