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的残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9月1日】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从2002年至今一直对修真善忍的好人长期迫害,从2004年至今被称为“转化基地”,由干警甲交军、犯人齐春艳组织了一伙长的高高大大、充满魔性的犯人专门对付大法学员,张嘴骂人,抬手打人,不准睡觉,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强行转化。从2002年春对不写四书的大法学员强迫的所谓“走步”,从春天一直走到冬天。2003年对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学员,每个大队都轮番的强拉出去交给男干警用小白龙、电棍、拳脚相加,进行迫害。在冬天轮番的拉出去冻,几天不让进屋,按到地上扒屎堆,有的大法学员被冻坏了手脚。被用脏袜子捂嘴的、用牙签往手指盖里扎的经常发生,长年被吊在床栏杆上的,整个月被锁在更衣库里过夜的,多少天扔在水房里过夜的。上大挂一上就是七八天,有的大法学员被挂的失去了知觉,近似瘫痪,被送小号的几乎每天都有,至今被隔离的,被灌食的每天都在发生。

大法学员郭美松,女,40岁,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从2002年开始一直到冬天和其他同修每天被逼着所谓的走步。早6点走到中午,从午后走到晚上,每天不停的走。在长期的迫害中,她的肺部出现了问题。每天走步都直打晃,恶警也不放过她。有一天她实在走不动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经检查肺出现空洞,瘦的更是皮包骨头。监区才通知她父亲把其接回,只用一个布单包上就抱走了,人只有几十斤重,回家没几天就含冤离世。

大法学员蔡密,女,25岁。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由于不蹲报,不点名,不配合邪恶,被大队长指使犯人龙娟、杨晶,关在更衣库里整整打了一宿。有人看到她被打的面目皆非,认不出来了。在不屈服的情况下,被送小号长达8个月之久的折磨。

大法学员冯海波,女,40岁,被关押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因学法、炼功,不配合邪恶,从99年大法被迫害至今,每年都多次被关押小号,最多一次长达10个月之久,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大法学员燕秀华,女,52岁,被关押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由于2003年至2004年在长期不让吃饱饭,不让买任何食物的折磨下,牙肉全部流血流脓、牙齿松动、陆续脱落。2005年4月,又被专门看法轮功的所谓贴身刘波,强行突然按倒压在身上,导致腰间盘突出,给原本修真善忍身体健康的好人,造成极大的痛苦。

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从2002年冬天开始又强迫大法学员背五人连保(四个犯人看一个大法学员让背犯人名)强迫报告政府,不报告者,不准接见,不准接电话,不准与家人通信。董林桂就因不报告被送强迫出劳役,小号1个月之久。不配合者挨打、罚蹲、送小号。当时郑杰任大队长,从2003年末,罚32名大法学员坐陶瓷地,早6点刚擦过的湿地让大法学员席地而坐,一直坐到晚11点,从3月末一直坐到10月1日。开始每天拉出一名大法学员,采用捆、打、罚蹲等方式强迫出劳役。大法学员制止迫害,不准拉人,郑杰气急败坏的请两名男干警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当天就被送小号四人,有刘昆、姜敏善、杨宝珠、冯海波。大法学员正念强,从此以后再没敢往外拉人。再往下恶警又对大法学员从饮食上迫害,本来只有一两半的馒头,每餐只给大法学员半个,从四月份一直到十月,持续了半年,这期间没让买一分钱吃的,大法学员的身体受到严重的伤害。

2004年春监舍搬家,新的一轮迫害又开始了,强迫大法学员出工、不配合者,用四个犯人强行抬走、打、送小号。大法学员集体绝食反抗,遭到灌食的残酷折磨,邓连梅一口牙都让开口器给掰活动了,牙陆续开始掉,灌食时,他们把食管插进去拔出来、再插再拔、五六次之后,灌进去的全吐出来了,实质也就是在搞迫害。

夏天,九监区改为转化基地,拉出来20名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剩下的用欺骗的手段没收钱,半年没让买东西。这两年期间,几乎每一两周就翻一次号,搜一次身,没收大法学员手抄经文、《转法轮》、没收大法学员铺盖、写字的衣服,有的给收的一件都不留,邪恶至极。

2005年4月监狱又准备强行”转化”,被大法学员正念制止,当天没敢拉人。第二天用欺骗的手段,强行拉走。不配合者,强行用犯人打、送小号,调动近20名干警,手持电棍,在大厅两侧,新的一轮迫害又开始了。原本是强迫出工,这次又强行收回来在各监舍码坐,由专门犯人看管,所谓的贴身。2004年拉去20人”转化”了一年也没全”转化”,2005年拉出去10人,只”转化”了2人。

2005年8月,实在”转化”不了的分到各大队,只留了10名大法学员,加重了迫害,连续10天都不让上床、不让睡觉、不让洗漱,折腾了两个多月,一看实在动不了,又全都分到了各大队,从新从各队抽人,继续迫害。

病号三楼,一直隔离大法学员,玻璃用纸糊上。被隔离的大法学员,不让洗漱,不准换衣服,不让上床睡觉,24小时轮番看管,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目地是强行洗脑“转化”。

大法学员巴丽江,女,38岁,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七监区,因学法、炼功、不配合邪恶,长期被隔离迫害,玻璃用报纸糊上,全天24小时派犯人看着,受尽了折磨,从2005至2006年,长期被灌食折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